•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神偷追爱

第六十一章 找茬

时间:2020-05-23 18:39:52   作者:缘尽缘灭   来源:m.ncrxsw.com   阅读:354   评论:0
  会场,是一所很宽敞的双层阁楼,一楼是大厅,二楼中空呈方形环绕着一楼,站在二楼观望,可以将一楼尽收眼底。

  这里名叫“天心阁”,紧挨西湖边,分前后两门,一门对街,一门直通西湖的两条廊桥以及新建的龙门桥。

  因为场地宽阔,风景优美。这里一直是幽州各官员操办大型事务活动的定点场所。

  由于赛诗会的限制,对街那扇门已经关闭,有差役值守,只留西湖方向那扇门对外开放。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双层中空大阁楼分南北两扇门,南门挨着街上,北门朝着西湖。

  南门现在已经关闭,只留北门开着用以接迎通过龙门桥的才子。

  陆询,于则,方远山三位大佬端坐在二楼朝着大门的位置,陆询坐在中间,于则和方远山坐在他左右两边,三人并不是紧挨着,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三人下首处则是各自的下属官员,因为古代讲究科举做官,所以三人的下属官员也全都是举人以上功名。

  其他持邀请函进入的儒学前辈以及名门之主,呈环形坐在二楼两侧。

  此次尹莫一共发放了邀请函大约三百张,其中二百多张都送到了德高望重之辈手中。

  剩下几十张则被他卖了。

  这就导致了,整个二楼原本应该都是幽州文学界论资排辈的老前辈。现在却穿插着几十个肥头大耳满脸市侩的富豪商人。

  迎着众读书人鄙夷的目光,富商们当然不会在意,读书人的清高是早就领教过的,花了这么多钱蹭进来,不就是图个接近他们的机会吗?

  毕竟,这些达官贵人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读书人出身,比如坐在三位大佬对面的宣国公徐长训。

  此时,几乎所有的富商们都围在宣国公身边借机聊天拉关系,令一旁的布政使黄征看得直皱眉。

  对面,跟宣国公这里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陆询方远山三人,所有的幽州名望之士都来参见,一起探讨着今日的赛诗会到底如何举行。

  不多会,随着一楼通过龙门桥的才子们越来越多,人声鼎沸,“铛”的敲锣声响起,众人安静下来,司仪走出来宣布:

  “喜庆元宵,文坛盛事。河北巡抚陆大人,按察使于大人,幽州知府方大人,欢迎各位才子大驾光临。现在宣布,幽州赛诗会正式开始。”

  说完便是迎来一阵掌声。

  方远山看见赛诗会都开始了,尹莫也还没见个人影,不知道又跑哪里疯去了,于是招来差役道:

  “尹莫来了赶紧命他来见我。”

  “是。”

  此次赛诗会,陆询三人为名义上的主办方。持邀请函的众人为嘉宾,也就是评委。

ⓌⓌⓌ.ⓃⒸⓇⓍⓈⓌ.ⒸⓄⓂ   因为嘉宾大多都是一些举人以上功名的前辈以及名门家主,最年轻的估计都在四十岁左右了,所以楼下参与者都是一些年轻的学子。

  这时,楼下学子们已经开始进入到赛诗会的比斗当中。

  同知高俅在差役的接引下来到二楼,因为他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年纪又长,还是幽州同知,所以被排到了方远山次席。

  众人姿态万千,陆询跑过去跟于则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方远山则在四处东张西望找人,高俅知道尹莫马上就到,所以紧紧盯着门口。其他文人嘉宾有的互相聊天,有的观望着陆询三人。富商嘉宾全都围在徐长训周围,胡吹侃蛋,时不时哈哈大笑不已,引得众文人再次露出鄙夷的眼神。

  总之,因为赛诗会还在初始阶段,观赏性不高,导致楼上的前辈们毫无兴趣,没有一个人去关注他们。

  所有人都在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身着差役服,用纸扇将脸遮住之人鬼鬼祟祟的从门口进来,只露出两只眼睛观望了一下四周情况之后,摄手摄脚的上到二楼,被差役拦住。

  “尹少爷,大老爷吩咐,您到了之后请立刻去见他。”

  “不是吧,这样都能一眼认出来?”尹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吃惊的回道。

  我擦,这差役眼神有毒啊。只露一双眼睛在外边,衣服也不是穿自己的,这都能认出来,这小子不会练了火眼金睛吧?

  差役没有回话,只是指了指尹莫的纸扇,只见上面写着大大的“尹莫之扇”几个字。

  “……”

  因为古代人都流行在自己的纸扇上留下自己的墨宝,比如“宁静致远”“有容乃大”什么的,显得自己很高端。

  尹莫不太会写毛笔字,思来想去只有自己的名字勉强能写清楚,所以写了个“尹莫之扇”。不过因为扇字写得不太好,看起来很像“尹莫之扁”。

  赶紧将纸扇换了一面,尹莫撇开差役,一路贴着墙角,鬼头鬼脑的继续朝方远山走去。

  “为何作如此打扮?”方远山看到尹莫时,皱着眉头问道。

  高俅想出言帮忙解释,被尹莫用眼神制止。

  “外面风大,找差役借了件衣裳披在身上。”尹莫胡扯道。

  “觉着风大为何还要拿着纸扇?”

  “那个,因为,纸扇可以挡风。”

  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方远山察觉到尹莫不对劲,于是沉声道:

  “将纸扇拿下来。”

  “不行,我刚涂了防冻霜,不能见风。”

  防冻霜是什么鬼?为什么擦了防冻霜反而不能见风了?

  见尹莫连这么蹩脚的理由都拿出来了,明显是心中有鬼,方远山也懒得再跟他啰嗦,呵斥道:

  “你拿不拿?”

  尹莫苦着脸,正犹豫该找个什么借口先糊弄过去,转头看见对面的小公爷徐鹏在他老爹面前哭诉,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

  妈蛋,这小龟公多半是在告状,打不过就告家长,真他吗没骨气。

  尹莫恨恨的想道。

  既然事情可能马上就要拆穿,索性也不再遮掩,尹莫拿下纸扇,露出了一张萌萌的花猫脸。

  “你脸怎么回事?”方远山瞬间就动容了,碍于四周旁人,只能沉声问道。

  “跟人打架了。”尹莫耸拉着脑袋,老老实实的回道。

  方远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就这么一会不见,这小子已经跑出去跟人家打完一架回来了,真是天生的惹事精。不过看到他脸被挠成这样,心中又极为心疼。也不好怪罪,只道:“跟谁打架了?”

  “小国公徐鹏。”尹莫心更虚了,连声音都小了几分。

  方远山听得直皱眉。

  高俅见方远山这个样子,担心他真的将尹莫抛弃不管,赶紧上前道:“知府大人千万莫要怪罪尹莫,他是为了帮我才跟小公爷起了争执的。”

  尹莫暗叫一声糟糕。

  果不然,方远山听到这话,狐疑的看了看高俅和尹莫,联想到尹莫之前的不对劲,眉头皱的都快拧成绳了。

  就像看到美丽的妻子为了别的男人出去打架,并且还浑身是伤的跑回来遮遮掩掩。

  “哦。”方远山哦了一声之后,没了下文。

  高俅急了,觉得尹莫这个义子似乎已经被知府大人放弃了,连道:“方大人,尹莫这孩子心地善良,对我很是友好,请您务必要维护住他。”

  完了,被高老头坑惨了。尹莫捂脸叹息,已经不敢去看老方的脸了,赶紧将头扭向一边。

  正好看见宣国公领着徐鹏怒气冲冲的朝这边走来。

  “方知府,今日我得来找你讨个公道。”一到跟前,宣国公就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宣国公有何贵干?”方远山朝宣国公一拱手,不卑不亢的回道。

  尹莫瞟向小公爷,见他趾高气昂的看着自己,嘴角还露出一道冷笑。

  不屑的回了一眼,朝他竖了个中指。

  小国公见这个时候了,尹莫还是一副不知死活的作态,怨毒的盯着尹莫,好像在说:走着瞧吧。

  “你之义子尹莫,今日无故朝我儿徐鹏出手,令我儿身受重伤。还望方知府仔细斟酌,还我儿一个公道。”

  “那以公爷之见,下官待如何处理?”

  “殴打王公贵族乃是大罪,我宣国公府定不会轻易放过。方知府若不想受此牵连,还请秉公处理,交出尹莫。”

  “宣国公严重了,我儿尹莫此时也是浑身带伤,并非如国公所言那般无故出手。下官觉着此事还有隐情,待我查明再回复公爷不迟。”

  宣国公见这方远山似乎并不准备交人,顿时火冒三丈,威胁道:“怎么?听方知府的意思,为了一个义子,难道还计划跟本公撕破脸皮不成?”

  方远山见宣国公居然抬出身份相逼,完全不讲道理,本就因为尹莫帮高俅出头还被挠花脸心中有些不爽,此时更是上火道:“莫非宣国公认为,你儿才是儿,我儿便不是儿么?”

  宣国公听完此话,眼神锐利的盯着方远山,似要看穿他的内心一般。

  方远山怡然不惧,当面牵起尹莫的手,与他对视,一副有种你动一下我儿子试试的态度。

  宣国公父子脸色难看起来,万万没想到,这方远山与尹莫的父子之情居然浓厚到如此地步,看这情形,老方不但要护,还要护得全须全尾,完全是一根毛都不会交出来的架势。

  尹莫看到老方为了自己居然在跟国公顶杠,满眼崇拜。看着老方高大的身影,小星星不受控制的四处乱冒。

  只差没有摇旗呐喊:好老头,真男人,给我怼死他俩!

标签:神偷追爱  六十一  找茬  缘尽缘灭  老年  农村人小说网  www.ncrxsw.com  www.69xs.top  m.ncrxsw.com  m.69xs.top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