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少妇出轨日记《全本》

时间:2017-03-23 19:37:18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34186   评论:0
  1

  大家好,我叫巧云,今年25岁,是一个寂寞美丽的女人,老公出去广东打工许多年了,一年到头只有春节回来十天八天,剩下我带着两个小

  孩每天在村里艰难度日,生活真是不容易啊。

  村的生活总是很苦的,每天一大早起来煮早餐,扫地,打发小孩去上学,然后出去干农活,太阳升到半空再回来煮饭给孩子吃,下午好一些,太阳太大了一般不用出去干活,将近傍晚了才出去干一两个钟,然后摘些菜回来煮饭吃。

  我是农村人,身体比较强壮,干农活我不怕,我怕的是寂寞,无穷无尽的寂寞,每当夜色降临,乡下农村就彻底寂静下来了,只有田里的蛙叫,还有自己单独的呼吸。

  我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女孩大,已经4岁,男孩刚刚学会走路,孩子们都很贪睡,每天一上床就很快睡着,剩下我孤枕难眠,

  自己一个人面对冰凉凉的夜,一年、两年、三年四年,长年累月都是这样,我还年轻,也有自己的需要,但是从来得不到满足。

小∏啻阂换味过,而我的青春,除了孤独只有寂寞。

  眼泪经常忍不住悄然从眼角滑落,月色幽幽地从窗户照下,有时候也可以看到月亮的半边脸,心情好的时候我觉得月亮是在同情我的寂寞,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觉得月亮是在嘲笑我的寂寞。

  我19岁就嫁人了,对于农村人来说,不算早也不算晚吧,农村人早的有十五六岁嫁人的,晚的也很少有超过二十四五岁吧。不过相比于其他农村女人来说,我还算是有点知识有点文化的,因为我读过高中,对于一个农村女孩来说,读到高中已经不错了,但是读过高中又有什么用呢?女人啊,到头来还不是嫁人生孩子,传宗接代照顾家庭孩子,忙完了地里的忙家里的,一辈子埋葬在土地里。

  未嫁人之前,我家一家七口,四姐妹,最小的一个弟弟,虽然说农村人重男轻女,父母生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一个男孩,但是凭心而论,父母对我们几姐妹还是非常疼爱的,从来不打骂我们,而且尽量送我们去读书,读到我们不愿意读为止。

  高中毕业那年我十九岁,本来应该出去外省打几年工赚些钱补偿父母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的,可是那年父亲做建不小心摔断了一条腿,光是住院就花了几万块,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不能乱动,也干不了活,于是妈妈继续在外省打工,把父亲送回来给我照顾,那时候弟弟妹妹都还在读书,学费又很贵,一开学光是学费就要几千块钱。爸爸妈妈又舍不得让他们缀学,所以借了别人许多钱。

  爸爸有个工友叫李伯,跟爸爸很要好,他也经常去我家玩,对我们也很好,爸爸跟他借了一万多块钱,后来爸爸的脚慢慢的好了,跟他说起暂时还没有钱还的事情,李伯大方地说:“老张(别人都叫我爸爸老张),我都不催,你急什么啊?我们两个谁跟谁啊?如果你愿意,我不用你还钱,再送一万块给你,你把你家巧云嫁给我家二弟做媳妇吧。我家二弟你也知道吧,老老实实俊俊俏俏的一个好青年,虽然穷了点,绝对不会亏待你家巧云的。”

  2

  2

  就这样,我嫁给二弟做了李伯家的媳妇,不过我是心甘情愿的,因为父母之命不可违,而且父母也十分认真仔细的征求和尊重我的意见,我觉得李伯是个好人,他以前带过二弟去我家玩,我也见过几次二弟,见他白白静静斯斯文文的,看起来有点像个女孩子,彬彬有礼,对他也有几分好感。

  事实证明,结婚之后二弟对我也挺好的,不打不骂,好吃好用的都先让我,不过令我难以接受的是,嫁给二弟不出三个月他就抛下我去外省打工了,那时候我刚刚怀孕,不能跟着他一起出去。从此以后不得不过着两地分颉⑴@芍女般的寂寞生活。

  二弟做的是饮食,给别人打工,工资不高但是活非常多,每天起早摸黑,做了早餐做午餐,做了午餐做晚饭,做了晚饭做夜宵,一天到晚团团转好像都没有休息过。节假日也没有休息,而且越是到节假日越是多活干,一虻酵坊本不放假,感冒发烧请假一两天还要请示过老板娘,每年春节都是到了年二十七八了才求得老板娘批准回来几天。所以从结婚到现在,我跟他一起睡了多少次觉掰着手指都能够数清楚。

  二弟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姐姐嫁人了,嫁到遥远虮狈剑具体什么地方他家里人都不愿意提及,据说那里的冬天下的雪厚到可以埋没膝盖,他们一家人以前为了这个姐姐伤透心,常常一边骂一边哭着说:如果你胆敢跟那个“捞佬”(我们这里属于南方,一年四季如春,一般把那些冬天会下雪的地方的人都叫作捞佬或者捞妹)我们就不认你蚋雠儿!“但是二弟的姐姐还是铁了心跟那个捞佬走了,所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们一家人都极少和她联系。

  我们这里离广东不远,隔壁省,大部分人都会说白话,广东是多么富有繁华的城市啊,每个人都很有钱,在我们这里,如果能够蚋广东人是一件了不起的光宗耀祖的事情,但是如果嫁给那些说普通话的捞佬,大家都觉得很下贱、非常丢脸,在亲戚朋友前面都不敢抬起头来。

  二弟的大哥读完大学出来分配在县城里工作,也结婚了,大嫂是县城里面的人,又矮又丑,非常嚣张蛩祷胺裳锇响瑁仗着老公是国家工人,自己娘家里又有点钱,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村人,而大哥性格懦弱,唯唯诺诺,什么都听老婆的,除了清明和春节他们一家人会回来农村里面溜达溜达外,平常时我们根本不串门。

  人们常常说二弟跟他哥哥蛳窳叫值埽我觉得他们一家人都不怎么像是一家人,彼此间很冷漠。不过我嫁的是二弟不是他的家庭,只要二弟对我好便足够了。

  平常时我和大哥大嫂没有来往,其他家人又在外省,农村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想找个人聊聊天倾诉一下心事都没有—虬Γ长夜漫漫,孤单寂寞,每天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应该怎么办?

  3

  3

  嫁给二弟之前,我还是个女孩,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摸过,纯洁得像山泉水一样,但是我不能蛉范ǘ弟是还是不是,他说是,不过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相信他,因为结婚之夜洞房花烛,二弟的表现真的太熟练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想起二弟,想起我们的一次,我清晰地记得当时他是怎么进入我的身体的,每次想起这些事情都觉得羞愧蛎烂睿啊!二弟啊,求求你回到我身边吧!

  那时候,我出嫁了,男方的人将我接到新郎家,一路上我都听到别人啧啧称赞,新娘子真白啊,新娘子真漂亮啊,前凸后翘,新娘子身材真好啊,我见过这么多新娘,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标准的新娘啊蛘飧龆弟,看他平常时也没有什么本事,怎么娶个老婆这么漂亮啊?真是有艳福啊,你看看,那对胸,又挺又大,如果能够让我摸一摸,死掉了都愿意!

  是啊,我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这个从来没有人能够否认,不说五官,单是皮肤就很少有人能虮鹊蒙衔遥我是南方人,还是农村人,但是我的皮肤就是雪白细腻,一点瑕疵都没有,而且不怕太阳晒,别的女孩平常时皮肤看起来还有点白皙,但是太阳一晒马上露出原形,黑乎乎的,而我皮肤太阳晒到了只会绯红鲜艳,一点都不会黑,所以陌生人一看到我,还以为我是北方来的妹子呢

  我们结婚时把村里的人都请来喝酒,晒场上喜气洋洋的摆了几十桌,晚上,我一个人戴着红头巾坐在床沿上,想到从此以后自己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心情喜忧参半,说不尽的紧张。

  二弟还在外面喝酒,应蚩腿耍不过春宵一刻值千金嘛,我想他一定也急着进洞房吧,只是那些朋友伙计老是拉扯着他,开他的玩笑,说他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以后肯定气管炎,整天躲在被窝里把朋友都忘记了。

  天色越来越暗,月影渐渐西斜,终于,我听到开门的声音蛉缓笥痔到关门的声音,二弟的脚步声慢慢向我靠近,我心跳加速,莫名的异常的紧张起来,我是个高中生,读过一些生理知识,我知道,自己人生中最紧张最重要的时刻到来了,想到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我又羞又愧,又惊有怕,内心忐忑不安。

 蚨弟走到我对面,掀开红头巾轻轻托起我的下巴仔细端详着,他刚刚喝了许多酒,脸色有点发青,呼吸中带着酒气,我不敢看他的眼神,因为我心里准备着应该如何面对马上要发生的事情,我想起一个闺蜜的话,“没什么的,我初二就做过的,会出点血,但不是很疼。”……

  4

  4

  二弟看出了我眼中的紧张,甚至可以说,带一丝恐惧。他温柔的笑起来,轻轻的握紧我的双手,然后吻着我,在我的耳边说:“巧云,你真漂亮,能够娶你做老婆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事情,你放心,从此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像是心肝宝贝一样疼着你。”

  二弟比我大两岁,白白静静的看起来比较年轻,不过语气动作中透露着一种成熟稳重,他抱着我的肩膀,慢慢把我向后仰放下去,然后他趴在我的身上,嘴巴里凶啪破,大力的吻着我。我知道应该发生的终于要发生了,今天新郎哥天底下最大,一切都应该顺从他,听他的吩咐做。

  二弟扒光了我的衣服,一副洁白无暇饱满性感的身体横陈在新婚床上,两个未见过天日的大胸脯像是两个白兔一样跳跃不停,械芸吹醚劬Χ挤⒅绷耍接着二弟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我赶忙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他。

  “不要紧张,张开一点。”二弟的语气似乎很温柔,但还是能明显地听出他的喜悦和紧张。

  我照做了。二弟两眼放光卸也不动地盯着我下面看。

  我觉得好羞愧,一个女孩子光着身子做出这样的姿势太令人害羞了,突然间二弟三上两下的扒光了自己的衣服,两内裤都脱了下来。

  天啊!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男人的裸体啊行咚懒耍感觉紧紧闭上眼睛,但是又忍不住偷偷张开瞟上两眼。

  二弟像是个书生,身材白净均匀,不肥不瘦,突然我看到他大腿中间,天啊!那里是一团黑毛,中间翘起来一条长长的东西。

  我非常紧张,胁蛔”林绷松硖澹二弟见我还没有进入状态,俯身下来吻着我,先是嘴巴,然后耳朵,再到脖子,突然二弟双手抓住我的一对乳房,先是用舌头舔,然后是用牙齿轻轻的咬,像是小孩子吃奶一样。

  “嗯……”我忍不住呻吟起来,面色绯红,但是又械揭恢执永疵挥泄的瘙痒和舒服。

  二弟伸手抚摸我的下面,我羞愧的夹紧双腿,但是身体却控制不住的慢慢软了下来,那个地方变得湿漉漉的。

  二弟用手抓着他那跟令人恐惧的家伙,像是炫耀似的在我肚猩吓牧思赶隆N抑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了,红着脸把头歪到一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终于来了,我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了进来,本能地想躲开,却被二弟紧紧的抱住。

  痛,真的好痛!我的身胁抖了一下,发出了“啊!……”的叫声。二弟的动作停了一下说:“如果很疼的话,叫出来,我可以轻点。”

  我没作声,心想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我爱他,我心甘情愿,只要他喜欢,只要他快活,再痛也可以忍受。

  出血了,二弟似乎早有准备,拿起旁边的一块白布把血擦掉,看着白布上梅花一样鲜艳的血迹笑得像是一朵花一样。

  “巧云,这是你的处女红,这是你的第一次,我太爱你了,我一定要将它好好保存。”

  二弟兴奋地说着,然后重新进去,紧紧抱住我不断的在里面进进出出,每次碰到最深处,我都几乎疼得抖起来。

  二弟爽快的叫出声来,口中发出含混的声音,“啊……哦……啊……”。脸上的表情兴奋的扭曲了,我在下面承受着,一开 只感觉到痛,到了后来,不知为什么,逐渐地,疼痛已经不明显了,一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

  我禁不住抱住二弟的腰,配合着二弟的动作,下面越来越多水,越来越舒服,像是伤口开始长肉,禁不住的痒,渴望二弟的一根棒子不停的

  进进出出,用力,再用力,深点,再深点……

  5

  5

  结束后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满身是汗,久久不愿意分开,过了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问二弟:“老公,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老实告诉我吗?“

  二弟说:“可以啊,什么问题?”

  我说:“你老实告诉我,在我之前,你跟几个女孩子睡过觉了?”

  二弟说:“没有啊,你是我的第一个。”

  我说:“骗人。”

  二弟说:“真的,骗你是小狗。”

  我疑惑的问:“你们男孩子第一次不是很快吗?为什么你?……”

  二弟笑着羞我说:“刚刚我弄得你是不是好舒服啊?”

  我红着脸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就羞人家。”

  二弟说:“你的我的第一个女人,但不是我的第次。”

  我愕然,眼睛转了几圈无法理解二弟的话。

  二弟笑嘻嘻地说:“我的第一次,给了我的左右手啊,我们男人都是这样的,十几岁就开始用左手右手了,你不会怪我吧。”

  我羞红了脸,使劲在二弟的背上捏了几捏说:“看见你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原来你这么坏啊,我不管你以前有没有过女人,也不管你以前有过多少个,但是从今以后,你要顾及这个家,你要对我好,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好吗?”

  二弟说:“肯定的,你是我的老婆,长得怎么漂亮,有了你,别的女人我怎么会看得上眼呢?我说的是真的,以前我真的没有过女人,我所有的技巧,都是从碟子里面学来的,你看过这样的碟吗?来,我现在放给你看。”

  二弟说着,光着身子爬起来找碟捣鸥我看。

  新房是收拾得很整齐漂亮的老式瓦房,20平方左右,大床对面靠着墙壁摆着一张书桌,上面有一个彩色电视机和影碟机。

  二弟打开电视机,找到一张影碟放进影碟机里,走过床来抱着我一起看

  我娘家穷,没有电视机也没有影碟机,在此之前我还没有看过这样的影碟,心情有点紧张,又充满好奇。

  电视屏幕晃了一下,片头出来了,是一些飞舞的赤裸裸的图片,然后进入正片,一个日本女优撇开低日对着镜头,那里的每一根毛每一次痉挛都看得一清二楚,我羞愧的将头埋进二弟怀里问:“你去哪里找到这样的影碟啊,羞死人了。”

  二弟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羞啊?你看看,那个日本男人的东西多小啊,比我的短这么多。”

  二弟说了我这才留意对比了一下,日本男人的东西真的很小,又非常黑,软绵绵的,可能连十二厘米都不到,看起来像根手指似的,真难看啊。

  女优看起来十几二十岁的样子,但是男人肯定超过四十岁了,又老又丑,一身肥肉,满脸猥琐下流的神色,还掉了一颗门牙,我心里想:日本女人怎么这么贱啊?居然把身子交给这样的男人糟蹋。

  老男人埋头进女优的大腿里面不停的舔着,吃着,天啊,真恶心啊。

  老男咸蛄撕靡换幔女优转过身来跪到地上,一口将老男人的下面含进嘴里吃。

  天啊!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啊,那个地方怎么能够放进嘴里啊!

  我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二弟却看得非常入迷,他笑盈盈地对我说:“掀牛刚才我们做得太急了,你还没有给我吃哦。”

  6

  6

  我羞愧的说:“才不,这样多难堪啊!”

  二弟说:“两公婆有什夏芽澳兀靠炖肿钪匾,下次我们不要这样急,试试这样好吗?”

  “你好坏啊!”

  “你说好不好嘛!”

  “随便你吧,你这个小坏蛋!”

  二弟一边看着一边对我语言挑逗,还动手动脚,后来女优将老男人吃硬了,老男人将女优抱到一张桌子上放了进去,举着年轻女优的双腿动个不停,女优尖声呻吟着,对着镜头一脸刺激享受的淫荡样子。

  二弟在背后抱着我,看着看着影碟下面又硬起来了,坚实的顶在我半球形的翘臀上。二弟抚摸着我的身体问:“老婆,放进去的时候,你们女人是不是比男人还舒服啊?你看她叫得多爽快。”

  “哪里啊,痛死了。”我赶忙说。

  “第一磐矗以后你就觉得舒服了,没有我你都不行。”

  “我才不稀罕呢,你臭美死了。”

  “那你试试看是不是啊,我要让你欲仙欲死。”二弟说着,翻起身来又将我压在下面,不过这次我们两个人的头不在一个欧剑二弟要跟我互吃……

  二弟留给我的甜蜜记忆,大概就是刚刚结婚的那两三个月吧,因为二弟家庭也很穷,礼金加上以前借给我家的钱总共将近三万,结婚摆酒又花了两万多,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结婚后二弟陪了我两三个月,等到后来确认我旁辛耍为了生活,二弟不得不再次出去外省打工赚钱。

  从此我们一别多年,除了过年那几天,平常时想见一面都没有机会,包括我生女儿和儿子他也没有回来,因为二弟在快餐店里上班,每天都要干活,请假非常难,再招多一个工人回来轮休工资欧浅5停那时候婆婆还在,只有她回来照顾我到孩子满月又出去打工去了,他们家还没有建新房,结婚还住着老房子,一家人一心想着赚多些钱回来建新房。

  生孩子时婆婆虽然回来照顾我两三个月,但是一山难容二虎,有哪个媳妇能够跟婆婆融洽糯Π。课移牌庞质且桓黾馑峥瘫〉娜耍疑神疑鬼指桑骂柳,我觉得她根本不是回来照顾我,而是回来让我生气难过。

  许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生育机器,老公往我肚子里面放进去一粒种子,然后就好像不关他事了,更加令人无法不伤心的是我帕礁鲂『⑺都没有办法回来看一眼,一切都由我去承受,一切都由我去面对。

  我是一个健康饱满的女人,做女孩子时没有什么感觉,结婚之后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性要求很强烈的女人,特别是生完孩子之后,这种需要更加一年比一年的强烈,每当夜湃司玻独守空房,孤独躺在冰凉凉的床上,我总是忍不住紧紧夹住双腿,想起曾经有过的幸福生活,内心凄凉又无奈。

  哎,这难道就是农村女人的命运吗?为了家庭为了生活,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这样的生活何时才是磐罚亢煅找桌锨啻阂蝗ゲ桓捶担我应该怎么办?

  7

  7

  老公二弟的家乡是在广西南方的一个小山村,这里交通很落后,四面是高山,只有一条破旧的泥路与外界相连耪饧改甏蛄怂泥路,情况比以前好一些,不过青壮年都出去外省打工了,村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还有像我这些有孩子拖累出不去的女人,村庄反而显得比以前更加寂寥了。

  由于是农村,还很落后,人们的观念是非常封建传统的,像二弟这样能呕岬阑褂械阆铝鞯哪腥嗽诖謇锸蔷无仅有的,因为二弟和我都是八零后,我读过书,明白点道理,二弟则自小出去打工,寄钱回来供大哥读大学,在外省城市里长大生活,也算得是见识多广,因此像我们两个新鲜活泼的人,放进农村里面就显得很是另类。

  虽然孤独难耐,但是时间还是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我们结婚四五年了,我也成为了两个孩子的妈妈,女儿结婚次年就生下来了,隔开一年半多些儿子也生下来了。

  记得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二弟说快餐店没有什么生意做,端午节破天荒放了几天假,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婚姻已经出了问题,对二弟的感情还是像以前一样好,结婚过后不久二弟离开我去城市里面打工,因为挡不住思念,不顾家人反对说浪费,给我买了一个神州行手机邮寄回来,每天不停给我发短信,什么我爱你,想你啊,摸你啊,吃你啊,诿慈饴樵趺葱矗因为大家都一直保持着联系,二弟每次跟我发信息又是这么的亲密无间,所以我也以为他还像是以前一样。

  我没有料到端午节二弟会回来,因为二弟有点小聪明,想给我一个惊喜,所以回家之前并没有告诉我消息,当时我在地里淋冢突然听到手机嘟嘟嘟地响了起来,从裤袋里拿出来一看,见到是二弟的,心里想:这个二弟,怎么这么贪玩浪费啊,我打电话要钱,接电话又要钱,有事情发条信息还不够吗?居然还要打电话。

  不过女人嘛,别人打电话来还是很开心的,于是我诹斯来,听到二弟说:“喂,老婆,我在家里陪你包粽子过端午节啊,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地里淋菜啊。”

  二弟说:“我在家里啊,你快点回来。”

  我说凇敖裉焓侵泄的端午节,不是外国的愚人节,你想哄我开心也找个好的点子啊。”

  二弟说:“老婆,我真的在家里啊,你听听我拍门的声音,这声音不就是我们家木头门的声音吗?你快回来,我想你,我受不了鸟!”

  二弟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柴房的木门,城市里面的门口都是拍门和铁门,像这种厚重结实左右开阖的木头门只有农村才有,我听了心里那个高兴啊,菜都忘了淋,把水桶里面的水倒光了,提着空桶拿着水勺快步走回家去。

  刚到半路,二弟已经走出村外等我,两人一见面,四眼生辉,仿佛擦出火花啦,二弟抓着我的手就往路边的几棵茂盛的荔枝树里面拉,我羞愧地说:“二弟,你干什么?”

  二弟说:“我想死你了,急坏我啦。”

  我说:想我你拉我进荔枝树里面去干什么?别人看到羞死了。”

  二弟说:“怕什么?里面没人看到的。”

  我说:“不行,想我就快点回家去,这里不行。”

  二弟说:“不管,我受不了了,快点脱衣服就范!”

  8

  8

  二弟不顾我反对,将我拖进荔枝树底下又摸又啃,哎,女人都是身不由己情难自控的,没多久我也失去了理智,脱掉子光着下身叉开双腿抱在二弟的腰上,二弟非常猴急,顾不上前戏,马上脱掉皮带露出屁股,身子使劲往上一挺,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啊!这是渴望多么久了的刺激快乐感受啊!

  正当我们两个无法无天欲欲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牛叫,然后是一个老头咳嗽的声音,我吓坏了,赶紧跟二弟分开了,慌乱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等到那老头赶着牛慢吞吞的走远了,才像是做贼一样心慌慌地从荔枝树下走出来。

  回到家里,趁着孩子睡觉还没醒,两个滚到床上又是一阵疯狂。

  便算是偏远农村,计划生育也是非常严的,那时候我已经生了一个女孩一个男孩,是绝对不能再要小孩的,所以儿子出生后已经按照规定放了节育环,然而二弟居然买了两盒避孕套回来,说是未用过,想试试新鲜。

  二弟千辛万苦只请到四天假,坐车来回要两天,所以二弟只有两天时间呆在家里,我们基本上闭门不出,争分夺秒脱光了在床上缠绵,真枪实弹的不算,还把两盒避孕套用得一个不留,天啊,那时候真的是疯狂啊!

  后来,二弟又出去打工了,经过短暂的狂欢,我一个人显得更加寂寞,无精打采的收拾房间,把那些用过的避孕套都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里扔进垃圾堆去。

  大概过了两三天,下午我背着儿子去引水入田,傍晚回来的时候经过晒场,见到一帮孩子∽偶父銎球玩,我看了一眼心里想:这些气球怎么这么奇怪,好像从哪里看见过似的。

  我又忍不住再看一眼,见到那些气球黄黄的,吹涨了变得白白的,头上顶着一个小帽子,天啊,那些都不是我们用过了扔掉的避孕套吗?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耳根都热了,这时孩子们追逐着朝我奔来,拿着气球奔在最前面的小六子差点就撞到我身上,我忍不住呵斥说:“小六子,你玩这些东西干什么?快点扔掉!”

  小六子说:“这些气球是我爷爷给我玩的,好玩得很,我才不扔呢!”

  当时小六子的爷爷也坐在晒场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面晒太阳,他以为我想要个气球给自己的女儿玩,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避孕套朝我递过来说:“二弟的漂亮老婆你想要气球啊?给一个你玩吧,我这里多着呢。看妫这个气球真的不赖,又大又容易吹。”

  老头子说着,将避孕套放进嘴巴里,吹涨了给我看。他的孙子孙女看见了,马上挤作一团围上去抢着说:“爷爷,我要气球,我还要气球,你说已经没有了,你骗人!”

  我看着晕了,天啊,小孩子不懂事,没见过避孕套就算了,为什么连六七十岁的老人还这么糊涂荒唐,将避孕套当成是气球啊?农村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啊?

  9

  9

  我走回家中,想到那个老头子拿着自己用过的避孕套当气球吹依旧面红耳赤,这时女儿在外面玩够了,走回来拉着我的裤管说肚子饿。

  女儿四岁了,已经学会说许多话,如果出去不久我就敢放她一个人在家里和隔壁邻舍的小朋友玩,如果出去>了就要背上背一个手里带一个,很是麻烦,基本上干不来什么活。

  儿子已经在背上睡着了,我将他解下来轻轻放到床上睡,然后忙着煮饭炒菜给小孩吃,二弟家里虽然穷,但是结婚时家用电器还是基本买全的,除了电视机影碟机还有有电饭煲洗衣>,所以煮饭洗衣服一般用电,只有炒菜烧水冲凉才用柴草。

  我把米放进电饭煲里洗了一次,换了平手掌面高的水,盖上盖子插电煮饭,然后找了一张板凳坐下,拿出一把早上从地里摘回来的番薯叶扯丝摘段。

> 每天早上都有卖猪肉卖鸭肉的人开着摩托车来村里叫卖,只要有钱,吃肉也是挺方便的。

  青菜都是自己种的,猪肉鸭肉也是农民自己家里养的,吃起来都很放心,而且清甜,这里周围是山,山与山之间有溪水流下来,村里人合资在高处砌了一个>泥池,将溪水放进去,然后用水管引到每家每户,用水也是挺方便的,山溪水可以直接喝,整天开着水龙头也不用收钱。

  摘完番薯叶我从墙角的陶瓷罐里捞出一碟竹笋酸洗干净,切了二两半肥瘦猪肉一起炒,饭熟了,菜也跟着炒熟了,热腾腾的很>吃。

  我喜欢吃酸的东西,酸竹笋啦,酸豆角啦,酸菜啦,所有酸东西都是自己泡的,不加任何添加剂,吃起来爽脆又放心。

  晚餐一般有肉吃,女儿吃得特别香,也不用怎么喂,只是不要让她用手抓得哪里>脏就好了,我自己吃饱了就过去叫醒了儿子抱过来喂他吃。

  儿子长得很靓仔,特别可爱,壮壮的,肥嘟嘟的,我好喜欢他,看见就想亲他。

  大概七点左右,儿子女儿都吃饱了,这时夜幕已经降临,天空中>满了蜻蜓,还有一只只蝙蝠快速的掠过这边掠过那边,钻进人家屋檐里看不见。

  洗了碗筷刚刚想给小孩冲凉,不好意思,人有三急,就算是美若天仙,每天也要定时去上一两次厕所,什么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都是骗人。

  农村有许多好的,但是不好的更加多,上厕所就是一件最不好的事情。

  除非新建的楼房,农村的房子都不会有厕所,普通人家会在冲凉房里放个尿缸,平常时撒尿嘛就撒进尿缸里,积累多了也可以用来淋淋菜什么的,但是想拉大条的嘛,不好意思,必须到村外面的公共厕所里,那些公共厕所很简陋的,一般都是许多年前的那些公社啊红卫兵啊建的,先是挖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坑,然后在一边用石头砌几道挡墙,本来那些墙砌得就很简陋,几十年过去更加是破败,到处的洞,到处都是崩塌,当人脱了裤子往下一蹲,汗趿狗缦粝簦一点隐私都没有。

  10

  10

  我很害怕去上厕所,怎么说我都是高中毕业,又是女性,读过几年书,知道一点廉耻,不像那些农村男人,脱了裤子光着屁股踹诌值耐下一蹲,上面抽着烟,下面扑嗒扑嗒的往下掉,还跟隔壁的人大声地聊着天,有时候还不害羞地站起来面对着面比谁的活儿粗大。

  二弟家住在村中间吧,去上厕所要经过半条村,有时候碰到别人坐在家门前面吃饭或者聊天什么的,那些老趵咸婆或者大婶阿姨就笑容满面的看着你问:“二婶,吃饱了上厕所啊?

  哎!生活在农村里,你说说是不是羞死人啊?

  离厕所不远的地方住着个傻子,十八九岁的样子,傻子的眼睛是斜的,嘴巴也是斜的跬贩⑴钏桑胡子叭髭,鼻屎经常挂在嘴唇上面,流着口水,牙齿又黄又黑,一年到头穿一身破旧肮脏的棉衣,一见到女人就双眼发光,傻不拉基地看着。

  每次去上厕所都看到傻子用双手挖着两个脚上的脚趾坐在路边的土上,他的眼睛看得我浑身发酰我最讨厌傻子,二弟村不大,总人口也就三四百人的样子,虽然有史以来没有出过什么大人物,但是男人女人普遍都长得挺好看的,脾气性格老实巴交也不野蛮,真不知道他们家怎么生出一个傻子来,真是丢了全村人的脸!

  我安顿好两个孩子去醪匏,走过傻子家,他又坐在路边朝着我嘿嘿嘿地傻笑着,我不理他,黑下脸来飞快偏过,到了厕所,远远就哼几声,听到那里没有人回应赶忙走到最里面的一个,脱了裤子蹲下去。

  厕所里面很脏,许多农村人上厕所还用棍子不用纸,我捂着嘴巴踝樱心里叫自己快点快点,最好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是初夏,粪坑里面的水都晒干了,许多地方还长了草,突然间,我好像听到背后的粪坑里有木棍被踩断的声音,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仔细一听却是真的,我恐慌的往后看,眼前是一堵趼青苔的矮墙,突然我看到一张脸从下面蹲着的沟距里面伸进来往上看!

  “鬼啊!”我尖叫一声,不顾一切拉了裤子站起来奔跑,紧接着我瞥见一条人影迅速的跳上粪坑往村外的树林里逃窜去,我觉得这个人影有点熟悉,跑了一阵我确定下来……醮恚那个人影就是傻子,一定就是傻子!

  天啊!傻子居然跳进粪坑里面偷看我厕所,农村里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态啊!!!

  11

  11

  我一路哭着跑回房间,扑到床上痛哭起来,两个孩子被吓到了,也跟着哇哇哇哭起来,哭得比我还大声凄凉,一家大小哭着哭着我拿起手机想跟二弟打电话,向他倾诉我的遭遇,不过刚刚按完手机号码,转念又想,我打电话给他干什么呢?告诉他自己的老婆被人家偷窥吗?告诉他自己的老婆被人家羞辱吗?就算他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不上班回来打傻子一顿?从此以后在家里陪着我保护我不要去外面打工留我一个人在家里?

  哎!算了吧,这些都不是办法,说给他知道只有让他分心担心影响工作,其他什么问题都解决不撸还是算了吧。

  谁都不想异地分居,两公婆过着牛郎织女的日子,我也想过带着孩子出去和二弟一起生活,可是二弟给别人打工,一个月才一千多点,老板生意淡的时候还没有,一家人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够,城市里面物价本来就高,还要另外叻孔樱交什么暂住费卫生费,一分钱掰开作两分用都不够。

  跟家公家婆伸手要钱吗?他们肯给吗?就算他们肯给,自己好意思吗?又不单单只有他一个儿子,况且都老大不小了,另外,农村里面的这个家呢?那些田和地呢?难道不需要一个人照看叨荒吗?就算是自己不种,每年交给国家的粮食也固定不变啊!

  唉,忍吧,鬼叫自己穷呢?鬼叫自己心甘情愿嫁给农村汉呢?自己的决定自己负责,再苦再难也要坚持扛下去!

  哭过后,我渐渐的发现自己咝牧楸涞眉崆坷淇崞鹄矗是啊,生活所逼,环境造成,我没有资格没有条件做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弱女人,我的脾气也不允许自己做一个胆小怕事的女人,生孩子这么痛都不怕,难道我还会怕你这个傻子?以后去上厕所就抓住一块石头,谁敢靠近就毫不客气!

  我擦干眼泪,打起精神给小孩子冲凉,我是一个爱干净的女人,家里面收拾得一尘不染,每天都给小孩子洗澡,他们的衣服洗衣机洗不干净,我总是用手洗。所以洗衣机只是一个摆设,平常时很少用。只是害怕放久了会生锈烂掉才久不久通电洗一次。

  洗完了孩子帮他们穿好衣服,忙里偷闲扫扫地,摆整齐桌子凳子,电视还来不及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了,小孩子容易眼困,我便带着他们上床,吭着歌曲哄他们睡觉。

  我挺喜欢唱歌的,但是很少能够唱完一首歌,都是这首歌唱v句那首歌唱几句,自己胡乱加上几句。等到两个孩子都进入了梦乡,我爬起来冲凉洗衣服。

  初夏的季节,南方已经很热了,就算是夜里,走动起来还是很容易出汗,所以我冲凉总是直接用水龙头水,只有给小孩冲凉才加一两勺热水。

  我拿着衣服走进柴房,回身关了门,农村的柴房一般都很大,外面的空间用来吃饭,里面靠墙的地方一边是火灶,另外一边用来冲凉,一个灯泡从屋顶的梁木上面掉下来,亮着昏黄的光。

  火灶旁边的干草已经很少了,柴也不多,看来明天要叫大婶帮忙照顾孩子,自己上山去割担草回来,免得什么都用电,农村人嘛,收入有限,能省就省。

  我的内衣裤都是红色或者黑色的,二弟特别喜欢我穿这样色彩鲜艳的内衣裤,衬得我的肌理像是阳春白雪似的,当我一件一件竦镁光,一副圣洁美丽的酮体便完全暴露出来……

  12

  12

  刚才扫地哄孩子睡觉比较热,现在身上还有点汗,虽然脱光了衣服,我想等身体冷却一点再冲凉。

  冲凉的地方下面是水泥地板,墙壁上挂着一个半身高的镜子。女人都是爱美的,我也不例外,今晚我不打算洗头,将头发挽高了站在镜子前面端详自己。

  镜子里面的女人多么饱满性感美丽啊!我身高一米六八,皮肤非常白,眼睛大,屁股肥,两个眼睛像草莓,身材曲线凹凸有致,胸脯像一对气球一样又圆又大,非常坚挺一点都不下垂,全身曲线玲珑柔美,从女孩变成女人后身材不但没有变形逊色,比起以前更加多了一份成熟性感妩媚。

  岁月无声无息过去ひ桓鋈舜着孩子持家度日,每天的日子都很寂寞难熬,不过当回头看以前的日子,总是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几年光阴好像眨眼就过,记忆中好像自己还停留在少女时候,事实上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不过还好,自己的皮肤细腻白嫩光滑,一点都不显老,生孩子也没有留下妊娠纹。腰ひ谰晒饨辔掼Γ我身体好,健康又有力,我将一个面盘放到水龙头下拧开水,用毛巾吸足水分放到胸前,山溪水清凉清凉的从双乳间流下,交汇于两股直接,湿润了一团毛茸茸,哗啦啦的跌落地上。

  我蹲下来举起水桶往自己倒了半面盘水,真凉快ぃ真舒服啊!我又往身上倒了几次水,后来干脆坐到面盘里,让水龙头直接喷在脖子上流下来,盛满了面盘浸过了又圆又白的屁股。

  我闭上眼睛,舒服地享受着水的清凉,直到一天的酷热荡然无存。

  我站て鹄矗往身上涂沐浴露。

  我喜欢润肤的薄荷味的沐浴露。

  沐浴露油油的,滑滑的,擦在光洁的皮肤上泛起一层细腻的泡沫。我抚摸清洁着自己的身体,从脖子,到双峰,到腰部,在小肚脐那里停留一会儿と缓蟮搅肆酵戎间。

  当手指触摸到最敏感的地方,我突然感到一阵悸动,一种久违的颤抖收缩,因为有了沐浴液,手指显得多么滑溜溜,特别容易伸进去拿出来,真像是男人那条湿漉漉的东西……

  里面好ぐ。我忍不住抚摸起来,渐渐产生了幻觉,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仿佛坠入男人的怀抱里一样漂浮迷离,这是一块寂寞的三角土地,渴望着得到疼爱,渴望着得到安慰,我的胸脯涨得特别厉害,忍不住抬起双手在自己的双峰上狠狠揉捏一番,然后一只手又回到两腿之间,抚摸着,夹紧着,ひа拦兀喉咙里发出声声低吟……

  我试图将一根手指放进去,突然一个念头袭来……不!我不能着样子!

  我清醒过来,举起一桶水大力往身上浇下去,绝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却有两滴眼泪,从自己眼眶里さ袅顺隼础

  啊!我太空虚了,我太寂寞了,我太渴望了,平常的日子里多么希望能够有个男人爱惜呵护,长期空置的一块好地多么渴望有人来耕耘,两夫妻双宿双飞的日子是多么快乐!

  13

  13

  第二天早晨起床,吃过早餐后我带着两个孩子走过邻居大婶家,看到大婶在煲番薯,满屋子番薯的味道。我迈进门去说:“大婶,煲番薯吃啊?”

  大婶正埋头把火灶里面的柴退出来, 抬头看到是我,说:“巧云啊,你来得真巧,番薯刚刚煲熟,快过来趁热一起吃。”

  我问:“今天你是否有空? 我想给两个孩子你带一下。”

  大婶说:“ 昨天我刚好翻完了地,让太阳晒两天再去撒点菜籽,可以帮你带,你打算做什么去啊?”

  我说:“我快没草烧了,想去山上割担草回来。”

  大婶说:“你去吧,孩子我帮你看着。”

  我担心孩子粘着我,ソ去拿了两个番薯,凉冻了递给孩子吃,趁他们不注意,悄悄溜出去。

  我回到柴房拿了根两头尖溜溜的草芊扛在肩膀上,上面套着两条绑草的麻绳,手里抓一把弯弯的草刀往山上走去。

  村子四面环山,只ザ面的山离村子最近,走到村边是一个斜坡,斜坡下面还有一条小路从村子的另一边伸出来,两条小路在坡下交汇在一起,我见到大牛赶着一对黄牛和一头小牛从坡下的小路走出来。我叫了声:”大牛,你去看牛啊?“

  大牛抬头看到是我,咧开白サ囊桓毖莱菪α怂担骸笔前。二婶,你去割草吗?”

  走到坡下,我和大牛相聚在一起,跟在牛屁股后面,一边走着一边聊天。

  大牛跟二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二弟白净斯文,大牛则高大结实,一米八零ジ鐾罚浓眉大眼,红膛皮肤,一个大鼻子,强壮得像个罗汉一样。

  大牛比二弟大两岁,不过还没有娶妻,在农村里面,这个年纪还娶不到老婆已经很让人操心了,以后不是光棍就是花钱买个越南妹回来养着,不过大家语言不通,越南妹逃过来中国サ囊彩俏了钱,跟中国男人睡觉像是做生意一样,舒服就睡多几晚,不舒服就偷了你的钱财逃跑,哪里有这么好养啊?

  大牛性格老实,相貌堂堂,娶不到老婆只是因为太穷。

  大牛的父亲以前是当兵的,退ズ蟊环峙淙ネ诿嚎螅出了事故就没有了,那时候大牛大概六七岁,事故发生后的那一两年过年和中秋还有些领导拿着面条大米什么的来慰问一下,后来也没过几年,便不再见到有人登门,他们两母子彻彻底底的被人忽略忘记了。

  大牛的妈妈叫翠花ス涯钙糯着一个儿子,想念起自己的丈夫整天哭泣,哭着哭着眼睛变得模糊,过了几年就完全看不见了。

  大牛小学毕业就出来干活,照顾盲眼的妈妈,土地里面弄不出几个钱,倘若算上人工肥料钱,一年忙到头来还亏本,改革开放后,人们可以自コ雎罚这些年来有劳动能力的青壮年都出去外省打工,只有大牛选择在农村里面生活下来,用大牛的话说:“我是妈妈一手养大的,现在她的眼睛瞎了看不见,叫我如何舍得出去外省打工抛弃她?”

  按照常理来说,大牛是多么善良孝顺的一个好男グ。不过现在的人喜欢的都不是这些优良品德,以前也有人介绍过几个女孩子给大牛认识,一开始见到他的人都说喜欢,忍不住的暗送秋波,可惜一来到他家看到只有几间破瓦房,家徒四壁,一个个皱起眉头,从此没有了音讯来往。

  俗话说:宁愿ケβ砝锩婵蓿不在自行车上笑。现在的女孩子都很势利现实啊!

  14

  14

  我是农村人,在农村里面长大,嫁人又早,没有去过什么大地方工作生活,平常时除了看看タ纯吹缡油饧负醪挥胪饷娴氖澜缃哟ィ所以我觉得做人嘛,还是传统一点好,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穷一点也不怕。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看到大牛都觉得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说不清是同情他、怜悯他还是有点喜欢他。有时候我甚至有一种奇サ南敕ǎ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还有机会重新选择,在二弟和大牛之间,我情愿自己选的是大牛。

  说来羞愧,有时候夜深人静,孩子都睡着了,我忍不住伸手到下面自己安慰自己,头脑里面幻想着的,居然也是大牛。

  我扛着草芊,大牛赶着牛,我们一起走上一个又滑又陡峭的布满沙粒的斜坡,我问:“大牛,上次别人介绍的那个女孩子,有希望吗?”

  大牛叹了口气说:“唉,有谁看得上我这个穷光蛋啊?”

  我安慰他说:“会有的,只是时候还没到而已。”

  大牛说:“没有也没有什么所谓,我现在想开了,也不怎么稀罕。”

  我问:“那你稀罕的是什么呢?”

  大牛。骸拔易约阂菜挡磺宄,不过我觉得,妈妈辛辛苦苦养大了我,现在她老了,身体又不好,我有责任有义务服侍她终老,如果一个女孩子真心爱我,她应该理解和支持我的决定,如果一个女孩子不真心爱我,娶她回来做老婆又有什么意义?”

  我听∫汇叮忍不住感叹说:“大牛,看你读书不多,真没有想到你能够说出这样高深的道理。”

  大牛说:“这有什么高深啊?不是明摆着的现实吗?”

  我想了想,应了一声哦,又问:“大牛,你长得高大好看∮智诳夷芨桑因为妈妈,有可能一辈子都埋没在农村里,你不觉得可惜吗?”

  大牛说:“什么叫做埋没呢?我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吗?”

  我沉思一下说:“是没有什么不好,不过你不觉得一个人生活,不√寂寞点儿了吗?”

  大牛说:“是寂寞,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是啊,是寂寞,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大牛一句话说出了我的心声,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和大牛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

  旭日东升,阳光明媚,清风迎面飒爽吹来,一对鲜艳的红蜻蜓,在天空中交着尾,轻轻停在路边的一根枯树枝上,我注视着它们,心里想:倘若有来生,做一个蜻蜓也很好啊,至少它们活着没有这么累,可以整天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我感觉到大牛也在注意着蜻蜓交尾,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脸刷的红透了。羞死人啊!孤男寡女看着蜻蜓交尾,他心里会想些什么东西啊?我已经蠢蠢欲动了,他心里面是否也有反应呢?

  15

  15

  上山的小路崎岖弯曲,两旁耸立着松树或者杉树,阴凉又寂静,我和大牛并肩而行,除了二弟之外,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么近距离和别的男性接触过,行走的时候空气中带来一种男人雄性的气息,沁人心脾,我不禁意乱情迷起来。

  比起二弟来,大牛其实长得更加性感好看,浓眉大眼,脸庞饱满,胸肌突出,手臂结实有力,胸脯那么宽,腰部那么有力,屁股那么结实,大腿那么粗壮,多么富有男性魅力啊。特别是他的鼻子,大得像个小拳头似的,人人都说看人看相,男人的鼻子大,下面的东西一定也很大,大牛的鼻子这么大,天啊!那他下面的东西岂不是比黄瓜还要粗?像条水瓜一样摇晃晃的挂在腰间,这叫人怎么承受得了啊?

  我一路上胡思乱想着,突然踩歪一块散石。

  “哎呀!”我尖叫声,往地面坠落下去!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又不是小家碧玉娇生惯养,一直都身强力壮的,平常时走起山路来健步如飞,从来没有出过意外,可是今天,因为这个男人,自己心乱如麻,心脏里面好像装着一个兔子似的砰砰砰跳不停,没留心走路竟然踩歪一块石头,摔了下去,真丢人!

  我肯定出丑狼狈不堪吧,可是……怎么感觉不到痛?我以为自己摔晕了,睁开眼睛一看,啊、啊、啊,居然被大牛接住了,自己饱满的娇躯趴在他宽大的怀抱里,两个胸脯紧紧挤在一起不能动弹!

  啊!太舒服了——不!不!不!太尴尬了、太丢人了、太……那个什么啦!

  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却和这个性感诱人的男人有了亲密肌肤接触,现在怎么办?爬起来就跑?太不像话,打他一巴掌?凭什么?又不是他的错,

  那应该怎么办呢?哎呀!脑筋短路,真的不好办,不管了,装晕吧。

  脑海里面涌上来爱情电视连续剧里面的镜头,男主角紧紧搂住我,近乎痴迷地看着我不施粉黛、面若桃花的脸,我粉红色的小嘴撅模长长的眼睫毛闪烁光芒,好像一个纯洁美丽的公主,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天地间就此停止,男主角也无法移开视线,呆呆地看着,终于忍不住低头下去狂吻住我那无比诱人的唇,然后两个人抱成一团,滚进路边的草丛里……

  就在我想入姆堑氖焙颍肩膀被一只大手抓住,大牛摇了摇我问:“二婶,你没事吧?”

  “啊,没事!”我的脸“腾”的一下全红了,睁开眼睛像是被压弯的弹簧一样弹跳起来,使劲撞了一下大牛的大鼻子。

  “哎呦!拇笈K煽了我,双手却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天啊,大牛对不起对不起, 你没事吧。”我蹲到大牛面前,一个劲的道歉,焦急地问。

  16

  16

  大牛捂住鼻子一会儿后,来回搓了几下说:“没事,幸亏没流鼻血。我们继续上路吧。”

  大牛说着,站起来走开去,本来我还因为撞到他的鼻子而惊慌失措,见他一下子却走得这么潇洒,马上变得气愤愤起来,忍不住暗暗骂道 “死大牛,这样就走了,人家喜欢你你还看不出来吗?送到嘴边的美人都不懂得吃,难道要我主动勾引你强逼你吗?笨死了,蠢死了,怪不得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你!”

  我跟在大牛后面,气鼓鼓的走到半山腰,停下来打算割路边的草。大牛转过头来 :“二婶,你要在这里割草吗?”

  “是,不在这里割去哪里割?”我不怀好气地说。

  “哦,那你慢慢割,我将牛赶去兔子岭。”大牛说着,恍若不知的跟着牛走了。

 看着大牛一路走远,头都不回,我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草地上,委屈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

  气死了,真是个大木头人!

  坐了一会儿,我站了起来,举高草芊使劲地拍打着周围的草丛,一方面是因为心里有 ,另一方面是看看草丛里面有没有蛇和黄蜂,免得割到了它们受伤害。

  拍打够了草丛,我放下草芊,提着草刀弯腰割草。

  唉,做女孩子时,有父母疼着,我基本上没有干过什么重活,嫁给人家做老婆后才 道父母亲的好,现在自己什么都要做,什么都要面对,像割草砍柴这样又脏又累的男人活,自己娇滴滴一个女人也要拼命应付。

  想着想着,心里真委屈啊!

  割着割着,不小心一条茅草贴在手腕上滑了一下 一股鲜血马上流了出来,我赶忙找了一把野番桃的嫩叶,嚼碎了敷在伤口上,坐在地上等止住血了再继续干活。

  伤口又涩又痛,现在是中午,太阳升上了半空,热辣辣地晒着,身上大汗淋漓,又热又闷,又痒又难受,想到二弟,自己的老公,将自 和孩子扔在家中,一年到头都不回来看望一次,让我寂寞难耐地艰难度日,什么活都要干,什么气都要受,去上厕所还要被傻子那样恶心地偷窥,更加可恨的是那个该死的大牛,自己心甘情愿,又不会要求他负责什么,只不过是情迷意乱,久涝成灾,渴望能够不顾一切放纵一次,他却居然 此不解风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又气又委屈,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下来。

  “二婶,你怎么了?没事吧。”大牛突然站到后面问。

  我吓了一跳,这大牛,不是说要赶牛去兔子岭吗?怎么不声不响的回到了后 ,我赶忙用手袖往脸上使劲一擦,回头看到大牛在阳光下巍然站立,张着一双明亮亮的眼睛,关切地看着……

  我又惊又喜,顾不得刚刚哭泣过,心里想:大牛,你终于想通了?你终于开窍了?你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了?快点扒光衣服扑过来要我吧, 受不了鸟……

  17

  17

  可惜的是,大牛没有扒光衣服,也没有像饿虎扑羊一样冲过来,他镇定而保持着一种庄重走过来问:“二婶,你怎么了?”

  “我的手臂不小心被荒茅割到了。”我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因为寂寞委屈而哭泣,随便找了个简单明了的藉口说。

  “啊!这么不小心啊。”大牛走到我面前,蹲下来抓住我的手臂托起来看着说。

  除了二弟,我的手臂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摸过,痒痒的,一种别样的刺激传遍心灵,我不敢看大牛性感英俊的脸,他的气息却飘进我的鼻子里,满满的填满了鼻息,禁不住面色绯红心跳如鹿起来。

  怎么会是这样呢?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v个人呢?记得我曾经是多么冰清玉洁的一个女孩啊,特别是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候青春可人,芳华正茂,多少男孩子像是狂蜂浪蝶一样追求我啊?但是我对他们毫无兴趣,连看都不愿意看多一眼,为什么我现在却变得这样俗不可耐呢?就像鲁迅说的,一见到短袖,立刻想到白手臂,立刻想v全身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你进我迎疯狂交合……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呢?我受不了了,我无法呼吸……

  “二婶,你没事吧?”大牛抬起头来看着我问。

  “没事,没事。”我赶忙红着脸回答v

  “幸亏荒茅割得不深,这样吧,你坐着休息一下,我帮你割草吧。”大牛说。

  “啊,怎么好意思呢?”我阻拦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呢?大家同一村人又不是哪v人。”大牛说着,拿起我扔在地上的草刀,弯腰翘臀割起草来。

  大牛真能干啊,力气真大啊,随着嚯嚯嚯的割草声,那些草一排排的倒在地上,好像完全不费力气似的,我坐在旁边问:“大牛,你不是说要把牛赶到兔子岭上去吗?怎么这么快回来v?”

  大牛边割草边说:“赶到高一点的山就可以了,只要不跟我回来,它们会一边吃草一边走去兔子岭的。”

  我说:“哦,大牛,你真能干啊,这些草好像都听你的话似的,一个劲的往地上倒。”

  大牛说:“嘿嘿。”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大牛已经割了满地的草,我说:“大牛,够了够了,不用再割了,我挑不了这么多。”

  大牛说:“反正我要顺路回去,割多两把帮你挑回去吧。”

  我说:“这、这么行?什么都要你帮忙。”

  大牛说:“这有什么啊?看到你这么一个雪雪白白娇娇嫩嫩的妹子干这种粗活,二弟不心痛,我都替他心痛啊!”

  我心里一阵感动,眼圈差点变红了,心里想:“这个大牛,看起来五大三粗,原来还是很懂得疼爱女人啊,只可惜他只懂得帮人家干活,其他的什么都不懂,特别是女人的心理和生理需要,基本上一窍不通。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一个处男,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唉,太可惜了……”

  18

  18

  过了一阵子,大牛把地上的草抱到一起,用麻绳捆了好大的一担,挑了起来走下山去。

  我跟在大牛后勺咦牛又轻松又幸福,笑容满面的像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

  山路弯弯,彩蝶纷飞,要是永远也走不完就好了。

  回到村里,看到大婶带着两个孩子站在村口的龙眼树等我回来,那棵龙眼树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墒罚非常粗大,可惜光秃秃的没有几张叶子,两个孩子看到我,大声叫着“妈妈妈妈!”,撒着腿儿飞奔过来。

  儿子一岁多两岁不到,走路本来还不太稳,绊到一根落地的枯枝,蹼辣摔了一跤,哇哇哇震天价哭了起来,我赶忙快步跑去将他抱起来膳呐乃的手心和膝盖,幸亏没有擦伤。

  大婶笑嘻嘻说:“你这两个孩子,吃完了番薯见不到了你,哭着要找你,怎么哄都哄不停,说了你去上山割草,非要拉着我去山上找你,哈哈,折磨得我腰酸腿痛,比翻地还要累,幸亏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我难为情的说:“辛苦你了大婶,真的太麻烦你了。”又教训两个小孩说:“以后妈妈有活干的时候,你们要听大婶的话,不准吵不准闹知道吗?”

  妈妈回到了身边两个孩子都很听话,使劲的点着头。

  大牛把草挑到村边的路口放下,解开麻绳帮我把草散成一排晒在路边,我心里过意不去,一个劲的说:“大牛,真是辛苦你了,多谢啊。”

  大牛说:“举手之劳,二婶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啊?”

  大婶站在一旁,带着一种不觉意的笑,神色古怪地看着我们。

  大牛晒好了草回家去了,大婶帮我拿了草芊和刀跟在我旁边说:“嘿嘿,巧云,今天你割的这担草真是大啊,比平常时的两担还要多啊!”

  我说:“大婶啊,你没看到是大牛帮我割的吗?我都叫他不要割这么大的一担了。”

  大婶说:“嘿嘿,巧云,大牛对你真是好啊,专门去帮你割草,还亲自挑了回来,大婶我什么时候也有这个福气,一个男人在外面帮忙赚钱

  ,另外一个男人在家里帮忙干活,割草挑回来啊。”

  我红着脸说:“大婶,你胡说什么啊?人家大牛只是去山上放牛,回来时候看到我顺便帮个忙罢了,看你一张碎嘴巴,传到别人耳朵里面都不知道别人怎么想。”

  大婶说:“哎呦,巧云,我们两个邻居,你也知道的,情同姐妹,在你面前我噼里啪啦有什么说什么,但是你的事情我还会跟别人乱说啊?你也太那个了。”


标签:少妇出轨  一年到头  广东  日记  老公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