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乡村寡妇《全本》

时间:2017-04-13 12:40:4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88348   评论:0
  第一章麦田里翻滚

  清晨的野三坡,晨雾还没有散去,太阳便升起来了

  张大柱骑着一辆破旧的凤凰牌自行车,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在乡间坑坑洼洼泥的巴路上,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家的小麦地骑去。

  严重损坏的自行车坐垫上只剩下了几根密密麻麻刺屁股的弹簧,一不小心就被翘起来的弹簧挂住裤裆里的小蛋蛋。

  “妈了个巴子,疼死俺了!”

  一个鲤鱼跳龙门就,了车,心里那个郁闷。

  熟练的举起自行车就转了一圈,咣当一声,一个底朝天就砸了下去。

  “好了!”张大柱嘴角微微扬起傻兮兮一笑。

  张大柱,十七岁,桃花,人,几个月大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爹妈把他扔到村口一丢,就闪人了。

  后来一个姓张的老爷子把他抱回了家就当自己的孩子养了。

  说来也怪,张大柱刚抱来的时候下面那家伙大的出奇,所以老爷子就给他取了大柱这个名字,至于姓,当然也就跟了自己。

  老爷子还有个儿子,刚结婚没几天就去煤矿上班,还没有下井几天就命丧黄泉,一命呜呼了,只留下了儿媳妇和张大柱陪着自己。

  直到去年老爷子得了肺,也离开了人世间,就这样张大柱也就挑起了这个家的重任。

  “呸……”

  张大柱吐掉了嘴角的狗尾巴草,就吹起了口哨。

  望着一望无际的麦子已经披上了金灿灿衣装,张大柱心里也乐呵呵,要知道自己可全靠这一亩三分地为生,确切的说这也是自己的唯一收入。

  麦田的旁边自己种了半亩大蒜,收成的时候要拿到镇上去卖,这也算是老爷子给他留下的唯一家产了!

 到了麦田的时候,张大柱把老凤凰一推就倒在了田里。

  刚要回头,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它扶起来往田坎上一放。

  为毛?虽然这老凤凰是破旧了一点,毕竟也是自己的专车,要是去镇上没有它还真的不行的!

  “蹭——”

  张大柱就跑进了那一亩三分地里。

  张大柱一眼瞄去,发现自己种的大蒜长的很好,脸上浮起了微笑,老得意了。

  悠悠的从自己那条破了几个洞洞的军裤里,掏出了一包牡丹烟,用嘴就叼出了一根屁股坐在了突起的泥巴上,猛的吸了几口,神仙一样的享受了起来。

  这包烟可是自己揣一个月了,平时也就家里来客人了才拿出来的,一般自己都是舍不得抽。

  为毛?

  三个字——太穷了!

  ……

  “磨蹭啥子哟,你格老娘的快点撒,都憋了三天了!”

  “嘿,慌什么慌,这里是张大柱家的麦田,你怕什么?”

  “张大柱怎么了?张大柱比你强多了,你看你这猴急的样,上来磨蹭一下就蔫的像晒干了的黄瓜一样,老娘裤子还没有脱下,你的半汤就流完了!”

  “咦……”

  什么声音,张大柱眼睛一转“猫了个咪的,不会是有人来偷麦子了吧?”

  猛的站了起来,把烟屁股一扔,低头就溜进了麦田里,心里想着要是抓住了一定很狠的揍一顿。

  不对!

  张大柱四处张望着,想找个红砖,刚才听到好像是两个人,还是一公一母。

  “嘿嘿——”找到了。

  张大柱轮着红转就靠了靠刚才声音的方向,表情和动作还真他妈像地道战里的鬼子进村一样一样的。

  看来就是这里了:“妈了个巴子,敢在老子地里偷东西,怪不得地里的地瓜前几天不见了?

  张大柱轻轻的,慢慢的,缓缓的靠了一道干啦芭蕉的麦子……

  春光大大的无限好,一道唯美而又出色的画面出现在了张大柱的眼里。

  “哎呀,我滴个娘啊!”张大柱心跳有点加速,呼吸更是急促,一个后退差点摔倒。

  此时是清晨明媚时刻,麦子地里更是潮湿湿的,麦秆被这两个光溜溜的两个偷-情者反复翻滚,就乖乖的趴在了身子底下。

  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有条小溪在流淌,那么的悦耳好听。

   大柱两眼木呆,傻痴,痴巴巴的盯着那对洁白的高峰之上,犹如熟透了的小南瓜垂直挂落,惊骚的身段配上洁白无瑕白皙的皮肤,就像一条小蟒蛇一样的纠-缠着,整个就像山坝垮塌,溪水放-浪一样!

  “咦,不对啊,怎么是暗黑色的?大嫂不是说 东西是红色的吗?”

  “嗯嗯——啊啊——!”

  一段美妙的音乐传到了张大柱的耳朵里,张大柱此刻感觉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对着自己召唤,低头才发现自己裤裆里的小帐篷早已经顶立在那里,迟迟不能退潮

  ……

  定了定伸,张大柱再次把脑袋伸了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自己还真的吓了一跳:“这不是老村长吗?”

  张大柱迷迷瞪瞪的,也没有看清楚他下面的那 人是谁,不过刚才那阵美妙的吟哧声中,张大柱再熟悉不过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自己一时想不起来。

  妈拉个巴子的,今天可逮住你了,怪不得大嫂说村长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被他搞过,张大柱小嘴微微一翘,嘿嘿…

  这冷不丁的窜出来一个人,可把村长吓了一跳。

  “蹭”的一声就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提着裤子。

  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的是张大柱,那个心里就凉了一大截,车开一半熄火了,那叫个郁闷:“***,你喊个锤子啊!”

  张大柱一看,嬉皮笑脸的就来了一句:“原来是村长啊,我还以为谁在俺家地里偷麦子呢!”

  刚要回头就发现那个女人是咱村的刘寡妇,心里不由一惊!

  刘寡妇一看是张大柱,红润的脸蛋上也羞愧如桃花绽放,久久潮起不落。

  不急不慢的系着自己那粉-红小布兜小声道:“大柱啊,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刘寡妇叫张春梅,是本村人,今年才三十岁,老公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一个人过着日子,和张大柱也是隔壁邻居。

  我说这声音怎么如此的熟耳,原来是刘寡妇!

  张大柱想了想认真的说道:“啥,啥趺挥锌吹剑就听到一条小溪在流水。”

  “格老子,到底看到没有?”村长提了提裤子故作镇定的问道。

  张大柱一听村长这话,心里就不爽了,自己和他女儿的事情,他是一百个不愿意,今天终于抓住把柄酢

  “啥都看到了,怎么地?”张大柱直了直身体,说话的时候自己嘿嘿一笑,可是心里却在骂,把我的麦田都搞成这样了,还凶个锤子,老子一会就去村口说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嘴硬。

  “你小子说趺矗扛液臀艺庋说话!”村长一听就火了,这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没有找他呢,这他还来劲了。

  “你不就是一二三,买单咯!”张大柱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来。

  “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醪恍爬献哟蛩滥悖俊贝宄に祷暗氖焙颍就拿起旁边一条扁担上去了。

  张大柱一看村长这架势,自己也火了,双手擦着腰就骂了起来!:“村长怎么地,敢在我的地里干这勾当,今天不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就别想走出去。”

  天天让你爽到爆,比赛中,请投票,各种求……兄弟姐妹们顶起来

  给读者的话:

  各位新书发布-让你爽到底-来吧比赛中——求各种票票吧

  第>章村长姑娘

  村长一听还真的放下了举起的扁担。

  自己知道张大柱这小子虽然没爹没妈的,可是性格脾气还真不赖,更要命的是他那强壮的身体,自己来五个也不是他的对手。

  想了想村长就拿出五块钱气愤道:“给你,就你这点麦子,五块都便宜你了!”

  “我不要钱。”张大柱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一股狂傲的样子。

  “凭啥?”村长有点吃惊了。

  “不为啥。”

  “那给你五十你看可以了吧?”说话的时候村长又从口袋拿出了一张五十。

  “少废话!”张大柱说话的时候就给了村长一脚。

  村长自己都没有想到张大柱今天会踹自己,看来今天的事情还真的要麻烦了!

  “那你想怎么办?”村长有点无奈了,此时的脸色也微微紧张了起来。

  张大柱走到村长的面前,狠狠的给出了一句:“你看这办?”

  这让村长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了大半天也没有想出个主意,回头就对着张大柱说道:“张大柱啊,你看我这脑袋也不好使,你就说吧,只要我可以做的到的,一定给你办去!”

  “跪下啊闭糯笾从嘴里就蹦出了两个字。

  啊……

  村长此刻的心里是百般的无奈,要是这小子真的说出去,那自己还真的就完了!

  “张大柱,这乡里乡亲的,你也不要这捌廴颂甚吧?”

  “少废话!”随着张大柱的一声叫喊,村长也急了,看了看身边的刘寡妇,心里阵阵的发虚。

  “你要干啥,小子你还嘚瑟开了不是?”村长也有点急了,这软的硬的都使了,看来今天还真坝械隳迅懔恕

  张大柱一听,心里就冒火,冲着村长就狠道:“你要是今天不给我跪下,我现在马上就告诉村里人,看今天是你嘚瑟还是我嘚瑟。”

  原本张大柱对村长意见就很大,自己和他的闺女的事情,袄显谥屑浣梁停今天也算是找到机会了。

  “不怕我打断你的腿,你就说去。”村长这也是最后一招了,要是再哄不住张大柱,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现在就去。”张大柱说完白身离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小子太邪了,老汉不吃眼前亏,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村长心里暗暗的想着,也算是给自己一点点安慰。

  “扑通!”村长还真的给跪了下来。

  刘寡妇一看这情况,也明白了张大柱到底是什么意思。

  扭着大屁股就走到了张大柱面前娇气道:“张大柱啊,村长也给你道歉了,你就放了他吧,你和小翠的事情,我让村长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张大柱脸上微微一笑道:“还是刘婶了解我。”

  村长一听,这不就是要拿自己的女儿来威胁我吗,想了想也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刘寡妇见村长有点犹豫,自己也走了过去,揪起d朵就道:“他们这个谈恋爱,你说你棒打鸳鸯干什么?”

  “张大柱,我把我闺女许配给你,你看这事情就算了解了好吗?”跪在地上的村长无奈的说道。

  “我才不稀罕呢!”张大柱傲着脖子淡定的回答道d可心里在想“哎呀,终于可以和小翠干那事情了!”

  “张大柱听婶的,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好吗?”刘寡妇一只手就搭了过去。

  “你就放了我吧!”村长见刘寡妇给自己求情,自己也加了一句。

  张大柱想了想,再故意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村长,自己心里无比的高兴,正了正色道:“那就听刘婶的,下次再让我看到,我一定去村委会说事。”

  “一定,一定,下次换个地方。”村长一个蹦起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等村长走了之后,刘寡妇觉得这事情要是真的说了出去,那自己的脸面也挂不住,虽然自己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但是毕竟能隐瞒的,还是要遮一下。

  “张大柱啊,你和张婶说,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刘寡妇/起裤子就把绳子也紧了紧。

  “咳咳,大部分没有看见。”张大柱一想起来刘寡妇那对诱人的娇峰,自己的内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的跳呢?

  刘寡妇大胆走到张大柱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裤裆里的大兄弟问/:“那你这里为啥翘这么高?”

  “刘婶,你轻点!”张大柱像后退了退,脸也红了起来,心里却乐了。

  见大柱有点羞涩,刘寡妇格格的笑了起来:“大柱,你要是不嫌弃刘婶,要不,我给你来一次?”

  张大柱一听,心里那个昏天地暗白月光啊!

  “我,我……”

  “怕啥子?这里是你家的麦地,不怕!”说话的时候刘寡妇就用屁股顶了一下大柱,心想今天来个老牛吃嫩草,美的很!

  见张大柱没有说话,刘寡妇继续调戏着:“你说,刘婶的那个好看不?”

  “哪个?”

  “就是那个”

  “愿雎稹!

  “彭……小兔崽子,你还给我装,信不信刘婶把你那事情抖出来?”

  “好看,好看!”张大柱抬起头就急促的答应道。

  妈拉个巴子的,第一次好奇偷看陨┫丛璧氖焙颍正好被刘寡妇看到了,这事情也怪自己,什么时候不能看,恰恰在自己看的时候她来了,心里那个骂自己天杀的!

  “那刘婶让你乐一乐怎么样?”刘寡妇是越来越兴奋,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大柱那高高耸立的小帐篷。

  张大柱一听,心里那个兴奋,不过回头一想,要是被大嫂看到自己和刘寡妇在这里,那就麻烦大了?

  “我怕你接不住!”张大柱说完就起脚想离开麦田。

  “张大柱,晚上刘婶找你去啊?”话还没有说完,大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刚没有走多远,就听到村长喊了一声:“春梅,我来了。”

  “滚蛋!”刘寡妇一看村长那淫-笑就逼出了两个字,人却靠了过去。

  村长四处打望了一下,发现张大柱已经不在了:“春梅,快点,我等不急了。”

  说话的时候就解开了自己的牛皮裤腰带。

  “给老娘这次使劲点,知道不?”刘寡妇也忙手忙脚的再r消去了发红小布兜。

  再回去的路上,张大柱那个心里叫做憋屈,嘴里直骂村长是个畜生,心里还一直挂念着刚才刘寡妇那柔情的肉肉的老玉手。

  心里正想着呢,就发现对面来了一个来了个花姑娘。

  仔细一看,原来是村长的女儿小翠。

  张大柱故意把自行车一扭,就开进了田勾里。

  “哎呦”一声矫情就喊开了,车人同时就倒了下去

  小翠一看前面有个人摔倒了,大步就走了过去,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是张大柱,急忙道:“大柱哥,你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时候就急忙的扶起了张大柱。

  此时的小翠也挨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碰i了起来。

  自从小,张大柱就经常和小翠在一起玩,两个人的感情也最好的,长大后两个人渐渐的也不知不觉有了点暧昧之意。

  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张大柱发现小翠那胸前的两个葫芦瓜又长大了,犹如两座i山峰一样的挺拔峻峭,薄薄的樱桃朱唇一点桃花殷,宿妆娇羞偏髻鬟

  “小翠妹,你来田里做什么?”

  “我妈让我来叫爹吃饭呢。”

  张大柱心想一个坏坏的念头就i现在了脑海里。

  “我刚才还看到你爹了。”不过,说完自己就后悔了。

  要是让村长知道自己故意让他难堪,那刚才答应自己的事情就玩完了!

  “那他在哪里啊?i小翠惊讶的问道。

  “这个,这个?”

  “你说嘛,大柱哥。”小翠这时候伸手就抓住了张大柱的手摇晃了起来。

  一堆樱桃小馒头就挨在了张大柱的胳膊上,还在来i的磨蹭着。

  鸡皮疙瘩加寒毛瞬间就树立了起来。

  软-酥-嫩-爽!四个字出现在了张大柱的脑海里。

  “小翠,你的猫咪好软?”

  这时候小翠才意识到自己的胸脯紧贴在他的胳膊上,脸上印出了一片笑桃红,羞涩的就低下了头“大柱哥,你好坏!”

  “我说真的列。”

  “你就坏,就坏!”小翠俏皮的回头说道,一双洁白的小嫩i就在张大柱的胸口打去。

  张大柱此时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刚才消去的熊熊烈火又被点了起来,一把就把就抓住了小翠的手“我疼!”

  “讨厌!”被张大柱这么一抓,小翠的的脸一下子就像山上的映山红i样。

  看小翠没有反抗,张大柱也松了一口气继续说着:“小翠,我们好一会吧?”

  “我妈说了,我还小,不能干那事情?”

  “哪事?”

  “就是那事。”

  “那为啥他们就可以?”

  此时的小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想了想:“后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你会来找我吗?”

  张大柱一听,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虽然自己和她都有点那个意思,只是小翠一直和自己说,等到她十六岁的时候就和自己做那事情,也不知道那来的破规矩,还非要等到十六岁!

  第三章驭女之术

  “我怕你爹会揍我弧闭糯笾心里那是个美滋滋啊,但装逼在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地。

  盼天盼地终于把人生的第一次盼来了!

  “怕啥,不怕?”小翠用手缕了缕头发,红着脸小跑离开了,回头还给张大柱丢了一句“谁不见谁就恍」贰

  见,见,见!就算是地震,余震和后震,山崩地裂我都来,哎呀,我地个老天爷啊,你终于开眼了!

  张大柱对着小翠的背影就傻笑了起来,撕嘴裂缝。

  推蛔孕谐悼炫芗赶拢“蹭”的一声就跳了上去,嘴里又发出了口哨声,心里那个乐喷喷。

  “坏了,肚子疼!”张大柱跳下自行车就窜进了一个小树林里。

  解决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带纸

  “猫了个咪的,今天犯太岁吗!”抓起身边一个小木棍摇了摇头就扔了出去,抬头就用手扯了几篇小树叶。

  “彭……”

  一个厚厚的木箱盒砸在了大柱的头上,只见张大柱向前扑了过去。

  “格老子的,谁啊?”稳住脚后张大柱摸着脑袋就叫了起来。

  四处一望,发现空无一人。

  “咦”这还奇怪了,难道老爷子显灵了?

  “呸,呸,呸……”

  再看看地上有个小木盒,还挺精美的,揉了揉后脑勺就走了过去,一脚就踢了起来,嘴里骂道“你二大爷的,砸的都疼死我了!”

  “哎哟”张大柱抬起一只脚就揉了起来i眼睛却一直望着那个小木盒,心里浮出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片刻……

  张大柱好奇的走了过去就拿起了小木盒,打开的时候还发现里面有本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发现上面写了几个大字《驭女之术》i

  这家伙还真逗!虽然自己也没有认识几个大字,但是这四个字自己还是认识的。

  “得了,自己正好还在找纸呢,来的早还不如来的巧,”张大柱想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笑了。

  可是……

  为什么翻了大半天都翻不开,只停留在第一页?

  此时的张大柱心里有点疑惑?

  再仔细一看,发现第一页上面写着一行字;要想泡妞无敌,必先破精毁处,其乃基本之常理。

  张大柱足足看了大半天都没有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抠了抠鼻子骂道:“什么破玩意?那回去当柴烧算了”

  一路上,心里哪个乐极了!你说那老村长那里不能去,非要在自己鹊牡乩铮这不是明白着让我张大柱发飙吗?

  “格老子的”

  再回头一想,那心里就是不一样的滋味了,刘寡妇那诱人的身材和洁白的娇峰现在还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呢!

  唉!还是算了吧?后天是小翠十六岁的生日,都答应她第一次要给她,那就一定要给她。

  张大柱抓起自行车就向家里赶去。

  刚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发现大嫂在洗衣服,一个小跑就靠近了她身边道“大嫂,要不我来吧?”

  此女叫阿娟,就是张大柱的大嫂,自从嫁到张家之后还没有过今天亲热的日子,老公去煤矿井里不幸身亡了,这让她原本美貌如花的小姑娘就这样活生生的熬成现在的寡媳妇。

  为溃

  还不是当初老爷子临死前让阿娟一定要把张大柱带大成人了再改嫁,否则死不瞑目!

  阿娟也是个老实人,更是本分勤快,直到现在也都没有和谁家的男人胡来过,也不知道她怎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至于多少人来家里提过亲?那数都数不过来了。

  阿娟只有一个要求,啥?要带上张大柱一起过日子。

  ……

  阿娟见张大柱回来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急促问道:“咋家的大蒜长的怎么样?”

  由于阿娟是蹲着的,那一片深不可测的缝缝若隐若现。

  加上卖力的动作,那两个大圆球忽闪忽闪在抖动着,真引人注目。

  张大柱急忙挪开了视线道“大嫂放心吧!长的好着咧,拿到镇上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说话的时候高兴的嘟囔着嘴巴笑了笑。

  “哦,那就好,你快去吃饭,菜就在锅里还热着呢?”大嫂一边敲打着衣服,一边对着张大柱说道。

  进屋的时候,张大柱揭开锅盖就闻到了一缕清香飘了过来,“大嫂做的菜就是香,只是……”找了大半天也没有见到个肉丝丝!

  三下五粗就吃光了所鹊姆共耍拍了拍肚子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起来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件茅草屋,里面摆着一张小木床和一个小柜子,这床只不过是用几个砖头上面放着一块板子而已,要是动作大点估计就会瞬间散架。

  至日飧龉褡悠涫狄彩谴蟾缒鞘焙蚪峄槭钡募拮保除此之外还有一样最值钱的东西,那就是一个破旧的收音机,还是大柱在镇上的时候花了十块钱在维修店买的二手货。

  是因为张大柱怕大嫂一个人在家里孤单寂寞,有了这个也就可以多了解一下外面的冉纾毕竟大嫂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嫂叔共苦---相依为命

  突然张大柱想起了手里还有一本书,想了想就把它塞进了床底下,也没有再多管了。

  这时候大嫂走了进来,一看张大柱在发呆,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说道“张大柱,今天是老头子的忌日,一会我们去给他烧点纸钱去?”

  “恩,那我这就买去。”说话的瞬间张大柱就跑了出去,大步就向二婶家的小店铺里走去。

  等买回来的时候,大嫂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些酒菜,这也是给老人的贡品“走吧!”

  跟在大嫂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就向山坡走去。

  走着走着张大柱眼睛就很自然的望着大嫂那摇摆不定的大屁股,这走起路来那摇的就更厉害了,张大柱看的有点入神。

  到了坟前的时候,大嫂摆好了一切之后就让张大柱给老头子烧纸。

  看着面前的墓碑,张大柱嘴里喃喃的说道:“老爷子,俺来看你了,顺便给你烧芍角,最近还算景气,麦子收成也多了,所以纸钱多给你点,你以后要多保佑俺赚点钱,这样俺赚你也赚,双赢啊,可和你说好了,不能耍赖哦?”

  刚想说耍赖怎么地?就听到大嫂在一边抽泣了起来。

  “梢子,我一直记住的你嘱咐,更是一直守着那片黑树林,也算是尽了妇道了,张大柱我也给你带大了,这次来我就是和你说一声,我也该合个伴了?。

  这乡里乡亲的也说我和张大柱不少的闲话,再说我这都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和男人近过身,你也该晌曳潘煞潘闪耍俊彼档秸饫锏氖焙虼笊┛戳丝凑糯笾就低下了头。

  一看大嫂这样的说,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嫂辛辛苦苦的把自己带大也真不容易,自己现在也长大了,是应该报答她的珊蛄恕

  “大嫂,不哭,以后我张大柱对你好。”说完张大柱拿着柴刀砍去掉坟头了草。

  一会功夫张大柱觉得收拾干净了,将柴刀插回腰间,顺手扯了根狗尾草叼在嘴里,一摇三晃的走了过去,却听到不远纱灾写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山雀儿?老头子这就显灵了!”

  他脚步轻浮柴刀出窍,准备扒开草丛,抓住这头山雀儿,也就是山鸡。

  哗!

  他扒开周围的草后愣住了,眼前出现的这压根不是啥山鸡山雀儿,而是个人在哪里翻来覆去的翻滚着,手中柴刀哐啷的掉在地上。

  “大嫂,快来看啊?这里有个人!”张大柱说完就跑了进去大喊道“谁?”

  第四章色鬼独眼狼

  “兔崽子,你喊个巴子啊!是我?你幺叔。”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中年男人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手里拿着葫芦酒壶,身上背着一个大烟斗。

  “你吓死我了,r还以为是山雀呢!”张大柱刚擦着额头的汗紧张道。

  “怎么了,张大柱?”大嫂也跑了过来,站在他的身边就问了起来,再抬头一看原来是幺叔,扭头就想往回走。

  “阿娟啊,你也在啊?”幺叔的脸上浮r了淫笑,眼睛直勾勾的对着阿娟那对诱人的娇峰上看去。

  幺叔也是老爷子的弟弟,两双眼睛看人有点斜,说话的时候嘴巴还可劲的歪。

  一天吊儿郎当的无所事事,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娶上个老婆。

  他还有个爱好,那就是酒不离口,烟不离嘴。

  村里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独眼狼》。

  为毛?还是三个字:“还是穷”

  你说穷也就罢了,整天什么事情都不干,没事就窜窜村里寡妇家唠唠嗑。

  好不容易靠卖废品赚来那点钱就去镇上的红-灯区潇洒一晚上,这基本也就是他的生活和精神支柱了!

  “张大柱,我们走。”大嫂拉起张大柱就想离开。

  “阿娟,你急什么啊,都是一家人,你见了我像是见了狼一样的为哪搬?”幺叔一边说一边就向张大柱走来。

  张大柱一看幺叔今天又喝醉了,心里也是个无奈”幺叔,你怎么又喝酒了,鹛焓鞘裁慈兆幽阌Ω弥道的!”

  “我这不是来了吗,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村长和刘寡妇来山坡来,所以我就来看看。”幺叔乐呵呵的说着,可是眼睛却一直还瞄在阿娟的身上。

  “啥!村长和刘寡妇也来鹕狡铝耍俊闭糯笾一听就冒火,一个小时前他***还在自己的麦田里翻滚呢,这一会功夫就跑山坡来了!

  “妈了个巴子的”张大柱狠狠在骂了一下。

  “你骂谁呢?”阿娟见张大柱在骂人,回头就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大嫂我们回去吧?”张大柱立马转换了话题傻笑道

  “恩,我们走吧。”阿娟拿起贡品的时候还瞪了幺叔一眼,嘴里轻轻说了一句“你这个白眼龙还想吃老娘的豆腐,告诉你,门都没有!”

  望着阿娟的背影,幺叔弯着脖子吆喝了起来“阿娟啊!你慢点走。”

  一路上,大嫂还是扭着屁股走在了前面,张大柱的眼睛也是顺着他的屁股跟在了后面,好像他的屁股是导航仪一似得,只要看到屁股转弯了,自己也就开始要弯了。

  这习惯成自然还真是那么回事

  嘿嘿……

  到了家里的时候,张大柱也开始要忙了,这时候的太阳也出来了,再看看时间也已经是中午了淠贸鍪掷锏囊话衙拙腿隽顺鋈ァ

  咕咕咕……

  随着张大柱的怎么一喊,院子里的鸡,鸭,鹅好像能听懂他说话一样,都跑了过来。

  趁着这时候就走到鸡笼里一看“溥希〗裉齑舐堂啊,足足有十几个蛋。”顺手就拿了出来。

  “大嫂,你看,今天有十几个蛋呢?”张大柱手里拿着鸡蛋,在大嫂的面前高兴道。

  “快拿屋里去,小心有人偷。”其实张大柱也知道大嫂嘴里涞哪歉鰬迨撬,不就是幺叔这个独眼龙吗!

  放好了鸡蛋,张大柱就给去煮猪草了,煮猪草这活可是张大柱最为头疼的一件事情,你说这地里辛辛苦苦挖来的红薯为什么要喂猪呢,还要把红薯洗干净了再放到煮开的水里再煮,不过回头想一想也是,浔群焓砉蠖嗔校

  这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会杀一头猪来犒劳自己,把剩下的猪肉烟熏好挂在烟囱旁,这样一来也不会坏,传说中的腊肉就是这样来的,来年一家人也不怕吃不上肉了。

  干完这些活的时候已经都湎挛缌耍正好见放学的人也回来了,张大柱坐在院中里发了一会呆,想想自己也是读了几年的书的人。

  自从老爷子生病后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空手挥了挥手就走了,这可好,没有钱再供自己读书了,没有办法只好休学,这一休就是五年啊!

  大嫂倒是说过几次让把家里的猪卖了让我上学,可那是自己两个人一年的口粮,这使不得。

  咬了咬牙还是算了,再说自己在家里也可以帮帮大嫂干点农活什么的,不过自己对读书的渴望是越来越前烈。

  能怎么办?凉拌呗。

  “是不是又想上学这事情了?”阿娟冷不丁的在张大柱的耳边说了一句。

  “没,没,没有!不读,读书没有种地强,种地没有养猪强。”这句话张>柱自己整整安慰了自己五年,要是没有这句话估计自己也天天会闹个天翻地覆。

  唉……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话还真的没有假。

  阿娟看了看张大柱,自己那个心里是那是万般的揪心啊!

  自己这个当大嫂的虽说把他带大了,可是在教育上还真的没有做到应尽的责任,自己也没有折,要不是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嘱咐过自己那些话,就算是去镇上当个小鸡也要供张大柱上学!

  望着大嫂那慈祥而又美丽的容颜,张大柱伤心了起来。

  突然他的脑海出现了刚才大嫂在坟前的那段话。

  一个念头就闪过他的脑海神经里,下面的小帐篷又悄然的立了起来。

  “大嫂,你真的难受吗?耪糯笾鼓起了勇气就问了起来。

  阿娟一听就蒙了,接着脸一下子就红头了半边天,低了底头娇气道“讨厌。”说完就小跑进了屋。

  这让张大柱有点更加的难过了,心里想着要是大嫂真的愿意,自己就算是诺谝淮尾桓小翠那又能怎么样?

  都说养者为大,生者为后。

  养育了自己怎么多年,只要大嫂开心那牺牲自己一次又何妨。

  到了天黑的时候张大柱才起身打算帮大抛龇谷ィ一进门发现大嫂没有在厨房里。也没有多想就打算去自己房间里抓米去煮饭。

  米对农村人来见那就是命根子,之所以要放到张大柱的房间里,也是因为怕有人三更半夜的来偷米。

  山村的夜安静极牛万籁俱静

  一轮圆月从东方蹦出,像一只银盘挂在天边。

  皎洁的月光从这只银盘抖出,撒在松软的乡间小路上,与地上灯光交相辉映,整个乡村显得格外宁静、清幽。

  给读者的话:

  各位,推荐票,打赏。各种票票顶起来,给点动力啊

  第五章婶来了

  张大柱见大嫂没有出来,叫喊了起来,几句之后也没有见大嫂的回应,就走v过去

  一阵阵清风,吹动了夏日的败草,吹过粗糙的树干,带来了一股股泥土的清香。

  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田里的蛙声、地里的虫鸣如潮,“呱呱”声、“嗡嗡”声此起彼伏。

  随着美妙的野村声,张大柱好像好像觉得今天还加了种声音,仔细一听?

  水声丁冬中掺杂着溪水潺潺的声音。

  滴滴答,滴滴……

  张大柱猛的站了起来,隐约之间还能听到阵阵的踹气声,仔细一听是从大嫂的房间里传来。

  张大柱轻轻的走了过去,从一道细小的缝隙里透了出来,自己那贪婪的双眼就透了过去,一个洁白而又果果的身-躯出现在了他的瞳孔里。

  那一对熟透了的小南瓜上面还带着一点点红-润。

  这才发现大嫂此时正在洗澡就发现她的双手已经游走在自己的每一个部位,胸-脯,小山沟,小溪边直道树林中。

  这时候的气踹声一阵紧过一阵,在黑暗的小灯光下面显的格外明显。

  一条发白的毛巾时不时的被她的樱-唇紧紧的咬着,让人感到痛苦难忍。

  张大柱也不是第一次见大嫂洗澡了,更是自己一会一定也可以看到那白天思念的洁白屁-股。

  使劲的擦了擦眼睛,把额头也贴近了缝缝中央,此时自己的小帐篷早已经长大了,顶的都难受不已。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大嫂拿起两条早已经准备好的黄鳝就放进了自己的木桶里……。

  由于很滑,大嫂没有抓住,蹭的就溜了出去,还好游在了木桶里,真的虚惊一场!

  张大柱觉得今天有点奇怪,平时大嫂洗澡也不这样,今天这是怎么了?

  随着黄鳝的游动,大嫂的妮/声更加的急促了,那脸上的痛苦表情也越来越浓烈,双手紧握住木桶两边的棱角部位,这个人是身体也跟着起伏了起来,那对雪白的山峰也在此刻开始抖动,摇晃。

  大嫂的妮娜冲到了爆发点,起伏的动作也随着越来越快,一阵排山倒海的欲-死欲仙/后,她终于松掉了毛巾。

  脸上出现了满足的笑容,人也瘫了下去,三五分钟之后大嫂也站了起来。

  张大柱可劲的把一句挤了过去,这时候自己也看到了那心里渴望的洁白,柔-软,弹性的大屁-股,只是自/的下方营已经耸立在那里,看来没有半个的时辰是消不去咯!

  正可谓请它容易送它难啊!

  正在自己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很小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张大柱,婶来看你了”

  张大柱一个潜意识就向后退了几步,慌慌张张的就把头四处打望了一下,此刻才发现自己房间的后门有个人在喊自己。

  “不对啊,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喊自己,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难道是小翠突然想开了,不等十六岁生日过后了?

  想到这里,张大柱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了过去。

  “吱……”后门就被打开了。

  刚打开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小翠,而是刘寡妇!

  “你!你!你怎么来了?”张大柱奇怪的问道,问完自己就后悔了。

  为啥?

  刘寡妇今天早上不是说了晚上要来找自己的吗?这他二大爷的也太准时了吧!

  “嘘……”

  “你嫂子在家不?”刘寡妇还没有进门就问了起来,也没有等张大柱答应不答应就走了进来。

  这可把张大柱吓坏了,要是大嫂知道刘寡妇来这里,那一定会被骂死,村里村外谁不知 刘寡妇那是公交车。

  不,应该说是免费的毛驴车!

  大嫂好几次看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把自己狠狠是骂一顿,说是自己还小,不能被他带坏了。

  刘寡妇四处 望了一下,对着张大柱就来了一句:“怎么?不欢迎我来嘛?”

  “不是,不是!”

  张大柱急促的回答着,只是自己的头还一直望着大嫂房间的方向看去。

  “怎么 有在偷看你大嫂洗澡吗?”刘寡妇也看出了张大柱的担心和紧张。

  “没有,没有!”

  张大柱此刻自己的头都大了,这要是真的被大嫂看到,自己就糗大了。

  摸了 脑袋就说了一句“刘婶,那个!我?”

  “你说嘛,只要刘婶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快说?”这时候的刘寡妇两眼一直盯着张大柱的小裤-裆里,声音也柔和了许多。

  “我想你还是回去吧!”张大柱鼓起了勇气就说道,其实自己那小帐篷已经膨胀的快要裂开了。

  “嘿!我说你小子今天是那根劲不对了,怎么,嫌弃刘婶了?”刘寡妇脸上微微有了点生气的意思。

  突然……

  “张大柱,你在和谁说话呢?”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了大嫂的声音。

  这可把自己给吓坏了,小帐篷也一下子就蔫了下去,急急忙忙的回答道:“哦,那个,没和谁?”

  擦了擦冷汗就望了一眼刘婶。

  “张大柱,我去一趟二婶家,她昨天就叫我帮她磨豆腐,你一会就早点睡觉吧?”说完就听到关门的声音。

  刘寡妇一看阿娟出去了,那个心里就乐开了花:“你大嫂走了,你还怕啥?”说话的时候就对着张大i的裤-裆下手了。

  张大柱一听刘寡妇这话,暗暗吞了口唾沫!

  话说张寡妇似乎刚洗过澡,睡-裙外面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吊带睡-裙的襟口出,两团软组织隆成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让人急欲一窥里面的i景。

  “婶,我……!”张大柱这次可没有向后退,只是一直站在哪里一直望着刘寡妇。

  “来,床上坐。”刘寡妇自己身体向后移了移就坐在了床上。

  “哦”张大i答应了一声就乖乖的坐了下去,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

  这答应倒是小事,当张大柱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不设防刘婶坐在床上叉-开腿坐着,腿-间火红色的底-裤非常醒目,那种滚烫的颜色,足以勾起男人心中无限的火焰。

  “刘婶,做那事情爽吗?”也不知道张大柱是怎么想的,怎么问起这么幼稚的问题?

  刘婶一听就笑了“爽,很爽,今天刘婶好好的让你爽一次。”

  “哦,那好吧!”

  对于放-浪的女人,张大柱从来都没有好印象,村里人经常笑话那些熬不住寂-寞的寡妇,晚上发出如何如何的叫喊。

  不过这种鄙视的心理,可不妨碍还是双手就伸向了刘婶的胸脯前。

  此刻的张大柱有点安奈不住了,一想起白天在麦田里的刘婶,那景象还老老实实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真乖!”刘寡妇一见张大柱有点心动了,自己脸上也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张大柱把目光聚集在了她诵厍埃有点感叹道“婶,你的猫咪真大!”

  “没见过,那肯定更没有摸过吧?”刘寡妇掩口轻笑继续道:“那你现在就摸摸看?”

  {经典部分马上出现——如有潮湿,小帐篷耸立,本人概不负责,嘿嘿}

  给读者的话:

  打赏--收藏-大大的来吧!

  第六章寡妇敲门

  张大柱连连点头,自己还真没见过!

  天热的时候,大嫂在家里有时也穿的比较暴露,黄里带黑的胸口,可以从白色汗衫下面看到紫色的点点,这就是张大柱对女性胸口的全部认识。

  而自己现在摸的这个个薄薄的白色文胸后,映入眼中的是一对雪白雪白的峰峦,立刻接受v刘寡妇的殷勤建议,探出的双手捏住她的胸口,用了一点力道。

  为啥?有点紧张而已

  “呜,轻点儿,用那么大劲儿干啥?”刘寡妇的神情不像是生气,倒像是在和爱侣调—情。而且,她似乎非常享受张大v的大力揉动。

  张大柱也就像是揉面粉一样的在刘寡妇的胸脯上来回的揉搓。

  此刻的自己完全被眼前这个刘寡妇给驯服了。

  “小样的,你还挺会来事的吗?”刘寡v格格的笑了起来。

  “刘婶,为啥你的这么大,还下垂?”张大柱一边揉着一边问了起来。

  “怎么,摸着不舒服吗?”刘寡妇疑惑了。

  “舒服,舒服。”张大柱硬v的一笑,其实自己的小-帐篷已经一柱—擎天了。

  “呜!”刘寡妇倒吸一口冷气,脸上泛起桃花般娇艳的红晕。

  “张嘴!”

  张大柱一听就傻眼了,不过还是愣愣的张开嘴。

  刘寡妇似乎真的还想教点张大柱点事情,“把我的舌-头吸到你嘴里!”

  舌头!

  张大柱顿觉不爽,怎么能那么脏呢,嘟着嘴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当刘寡妇那调皮的伸出舌-头,张大柱看着那粉—红小巧的妇人舌顿时火气攻心,低头把粉嫩嫩的喷香小舌吮入嘴中。

  好香!好甜!好嫩!张大柱如痴如醉的吻着刘寡妇,舌头被吸住的自己顿时无法说出任何话来。

  口不能言,胸口被捏,张寡妇此刻觉得自己如待宰的羔羊,就看张大柱如何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还好张大柱在雄性的天然驱动下,疯狂的扯掉了刘寡妇的薄裤。

  H徊荒芩祷埃但哧啦一声布料破裂声响起,对刘寡妇来说,都是一剂火热的猛药!

  张大柱有点不明刘婶为什么喜欢自己粗鲁的对待他,自己手上越是用力,她就越是会发出快活的哼哼。

  不过此刻膨胀欲裂R补懿涣四敲炊嗔耍他挺身一刺!

  未中……

  不对,两个人的脸上瞬间定格在了那里。

  刘寡妇一双洁白的老玉手就黯然的抓住了张大柱的裤子,一脚破旧却带泥巴F瓶阕泳驼庋被刘寡妇活生生的消去。

  “急啥!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张婶,我难受!”

  再刺:弄在白腻的大腿根了。

  咳咳咳……

  张大柱还是没有命中目标,总算好心的刘寡妇及时伸出援手,扶住了他的大兄弟。

  苍天啊

  大地啊

  口不能言的刘寡妇在心里惊叫一声,这绝对不是大,这是巨,是庞然,是超级大!这尺寸,吓得刘寡妇的心跳都差点停止。

  这心情啊,好比一个去海边钓鱼的渔夫,本来打算弄一尾黄花鱼回家果腹,没想到却钓了条大白鲨上来。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啊,只好乖乖为对方扶正了道路的刘寡妇心中一惊,刚想撒手放开那恐怖到极点的庞然大物,恰逢张大柱使出第三记凶悍刺杀,这一下,在自己玉手的精确定位下,绝世大凶器正中红心。

  中了!

  中了!

  被刘寡妇自己扶着那自己舔-湿的超级大兄弟,像是热刀子切开温润的黄油,凶悍至极的一路开山辟谷,给刘寡妇的身体带来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然而,张大柱直达对方身体从来无人涉足的最深处,可能是还有三分之一的部位处于刘寡妇身体外面。

  “快点,张大柱!”

  此刻的他像勇猛的运动员,来到跑道终点犹自不肯甘休的狠狠冲刺几下,弄得刘寡妇眼睛都差点翻白了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

  五秒钟后,刘寡妇抱着张大柱准备好好享受一下的时候,自己感到对方弱小的身体一哆嗦,自己的身体里忽然多了无数热烫的东西……

健〔皇前桑≌在兴头上的刘寡妇出离了愤怒,这么年轻的一个男子,居然早湿!

  感受到刘寡妇视的目光,张大柱简直无地自容,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似的。

  当自己退出对方诱人犯罪的身体时,嗫嚅着绞停骸岸圆黄鹆跎簦第一次搞这种事情,不知怎么回事就尿了!”

  刘寡妇眼前一亮,顿然就双眼发光,惊诧不已:“你是第一次?”

  “嗯,以前没看过这种事情,不过这次刘婶在一起,见识了好多啊,以后交岷煤谩…

  刘婶,你干什么啊?”

  张大柱惊讶的看刘寡妇从床上坐了起来,毅然决然地跪倒在自己面前,然后两只小手扶着自己沾满黏液的那个部位,根本不在乎那些腥臭味道的她,毫不犹豫的张开红-润的嘴巴,将自己的身体吞入口中。

  “呜!”这次轮到张大柱皱紧眉头了,自己今天还没洗澡呢,张婶不怕脏吗?

  一分钟后,张大柱才知道,刚才自己认为刘寡妇是搔—货显然言之过早,此刻的她,才是真蟮拇謇锶怂档哪侵帧货!

  就好比水库倒塌,滚滚泉水飞流千尺,一发不可收拾!

  只见跪在自己的胯间,刘寡妇用舌-舔,用小嘴吸,用胸口蹭,不到一分钟,二猛刚刚有些松弛的身体,居然就威武雄壮的重新立起来了!

  “猫了个咪的,怎么又起来了!”张大柱有点好奇,看着自己的大兄弟就傻傻的笑了起来。

  刘寡妇站起身,面朝着墙趴在柜子上,向着张大柱高高翘起雪白的屁屁。

  张大柱自己看的有点傻眼了,不过……

  这一次,张大柱就算是再傻再没有经验,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两只手自然而然的伸过去抄住刘寡妇让人爱不释手的一堆大南瓜,然后将她迷人的身体往怀里一拉!

  没有丝毫障碍,张大柱完全进入张寡妇那湿-滑的身体,男女双方都发出一声舒服到极点的声吟。


标签:狗尾巴草  野三坡  自行车  桃花村  龙门  
上一篇:情迷乡村《1》
下一篇:七曜《全本》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