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荒村红杏《全本》

时间:2017-05-12 09:39:3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8435   评论:0
  第1章 村妹子们
  清明节了,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比过年都热闹得多。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清明回家祭祖,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得多。这是谁都明白的原因,回家祭祖,无非是为了求得祖宗的荫护,保佑自己财色双收等健
  这些人,也只有在期望祖宗给予自己好处的时候,才会想起祖宗来。
  这些人在自己祖宗还活着的时候,往往连一天孝都没尽过,尤其是男人,扔下老婆孩子在家,自己在外面打工或者做生意,家里老爹老妈的身体状况从不过问,有病了打几个钱回来,死了就请几天假回来料理后事。
  清明节的热闹比之过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过年也不愿回家跟老爹老妈老婆孩子相聚的男人们,还有那些迷醉在外面花花世界里的姑娘们,清明节却都积极地回来祭祖了。
  刘高看着那些大老爷们,心里恨恨的。,些爷们一个个穿得光鲜极了,有不少还是开着小车回村的,而他还住着两间老式木架老瓦房,也是村子里五十余家中唯一的老瓦房。别人家至少都是三层以上的平房了,有的甚至整得像小洋房,里面光光亮亮的,弄得刘高一见就恨不得抓几稀泥巴扔到墙上去。
  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刘高十岁死了爹娘,剩下个病秧秧的爷爷,勉强抚养着他长到十六岁,也一命呜呼了,后事都是靠乡邻们帮着料理的。冲着这点,刘高还是不好往小洋房上扔稀泥了。
  回村的大军中,也有令刘高一看着就入迷的人,这些人当然是那些村妹子们,还有那些哥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
  村妹子们没出村之前,一个个粗衣粗布的,背着背篓满山爬着打猪菜,没想到一出村到外面两年,回来一个个山鸡变凤凰,个个花枝招展的,一个也不比城市的姑娘们差,而且还是素面朝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好山好侨盟们皮肤天然的白,水嫩嫩的,好不诱人,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
  只可惜,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这害得本来就重男轻女导致男多女少的村庄里,光棍的男人越来越多,有本事的出外面打工带外地的姑娘回家过日子,没本事的村里找不着,外面又带不回,只能老实光棍着。
  村里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两三百号男人,去除老的小的,年轻的也就一百来号,可是却有十几号还是光棍,有几号都年近四十了,有几号还正处于疯狂找老婆的青壮年时期。
  对于去年刚死爷爷,念年才满十七岁的刘高来说,虽然还不能算是光棍,但是自己小学二年级的文凭,和两间老瓦房的家产,和几块差不多长出林木的荒地,将来不是光棍就怪了。
  而且他这条光棍,也将是最光的,没文化,还好吃懒做。外出打工,没文化厂子都d收,去工地上混两天,窝在工棚里再也不想上工,吃了几天白饭够本就拍屁股回村。家里几块地,他想做的也就是一把火烧了荒草,跟别人家借牛来乱划一通,撒几粒菜仔儿,肥也不浇,然后就等着吃了。
  叫他种玉米,没粪,没猪没牛给他踩,他自己制造的,他见了就想吐,哪里还会去挑来施肥。不过,种点芭蕉芋和毛芋头,倒是他最乐意干的,因为这玩意然只要有土,挖个坑埋下去,保证就能长得果实圆满,到时刨出来一煮,又甜又香的,裹腹完全没问题。
  所以,在刘高那几块荒原一般的地里,芭蕉芋和毛竽却是不少,因此刘高竟然也不会饿死。
  没有米饭,他自然没少去向乡邻讨,没有肉,能去乡邻家里蹭就蹭,实在馋了,就扛个木叉,背把弯柴刀往山林去,见蛇就叉,见蜂窝就捣,这是来肉最快的法子。反正大热天的时候,山林里的蛇着实不少,他基本上每次上山都能弄上一两条。而且在山沟小溪里,也能抓到螃蟹田鸡,运气好还能摸到几条鱼。因此,刘高竟然成了现代农村里一个小猎人了。猪肉牛肉什么的是难吃到了,但是只要他愿意往山林里钻,野味却是能吃个饱。
  除去蛇蛙蜂仔之外,偶尔还能用铁猫安到些松鼠什么的,有时还能在巴茅底下刨到竹狸。当然,这竹狸肉美极的,他却舍不得自己吃,拿到县城集市上一摆,买家围个水泄不通的,一只竹狸不过一两斤重,但是卖它个两三百元完全不是问题。
  山林里风吹雪压断掉的枯木上,野生香菇也不少,加上地里还会冒出一种叫三趟菌的东西,与香菇一般模样,味儿却更鲜美。叫做三趟菌,是因为这种菌一生长出地面,必然在附近同时有三处,故名三趟(这个“趟”在村里有个意思是“处”)。
  三趟菌刘高打从十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在山林里捞过不少,鲜美价高,一斤能卖个二十几元的,所以他一般也舍不得吃,拿去县城里换钱。当然,香菇他一般也会拿去换钱,一斤也能换个七八块,有时还能涨到十块。
  有了野味野菇野菌,刘高有肉吃,也有零钱花了。
  想饿死刘高这个孤家寡人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有一天走不动了。
  咳咳,关于刘高的生存之道先不多说,再说那些回村的村妹子和那些被哥儿们带回家来的姐儿们,着实令刘高狗眼发直。
  虽然村里子留守着的姑姑婶婶嫂嫂们也有姿色过人的,但是到底是穿着朴实,不如外面回来的花姑娘们打扮得时尚养眼。
  妈的,老子如果能弄个城里的姐姐当老婆就好了。
  刘高每年都有这样嘀咕。
  第2章 杨二嫂
  但是,每年也就几天有那样的想法,等外面回来的大姑娘们离村之后,他躺到自己的老房里面时,啥都害怕想了。
  清明节,别人家有酒有肉有鞭炮,他呢,用野味跟别人换了点花糯饭和豆腐鸡蛋,自己买了点香纸,到他爷他爹娘坟头上去祭了一翻,就拿回家享受了。
  清明节,鬼的节,七月半也是鬼节,鬼一年还过两次节呢,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过节。
  天黑了,祭完祖了,鞭炮不响了,有些爷们连夜驱车离村了,过了这个夜,那些打偷母缍们姐儿们,也都要离村了。
  刘高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上,稀里糊涂地活着,本来无牵无挂的,不过想到又要见不到那些花枝招展的姐儿们了,心里竟然有点惆怅起来。
  躺在自己的老房里,左右睡不着,就穿了条十元钱买来的七分裤,拖着人字停光着膀子出门乱逛。
  别人家此时都亮着灯儿在堂屋里看电视呢,他自然没有电视看,虽然他也是个电视迷,不过他一般不会到别人家去蹭电视看。
  妈的,等老子有钱了,也弄台宽屏的液晶电视来,天天看。
  刘高拖着人字拖,打从一栋栋平房面前路过路过再路过,一走不小心就走到了村尾的杨二嫂家门前的小河边去了。
  小河岸上有个小小的水泥堤坝,本来是拦水给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的,现在有洗衣服了,这堤坝上洗衣就剩下刘高与杨二嫂了,刘高是个孤儿,杨二嫂是个寡妇,两人都没钱买洗衣机。
  这堤坝除了洗衣之外,就是男人们游泳的最佳场所。
  刘高心烦意乱地坐在堤坝上叹着气:“妈的,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老子现在竟然懂得想大姑娘了,唉,真烦!”
  头一回夜里出来逛的刘高自言自语地说。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没法跳入水中游泳,不过,水里倒映着的那轮明月还是很好看的,刘高一边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水,让那轮水中明月圆了碎,碎了又圆。
  正玩得有点欢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呻吟。
  咦!?好像是杨二嫂的声音,莫故巧病了?杨二嫂一个寡女拖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过日子,过得实在比他还要惨,幸好老公生前起好了小平房,还能为她们娘儿们遮风挡雨的。所谓同病相怜,刘高倒也有同情心,平时得的野味比较的时候,到也常送一点给杨嫂,让她们母子们补一补。
  此时听到杨二嫂的呻吟声,刘高一骨碌爬起来,几步就跳到了杨二嫂家,正待高声叫问的时候,却又怕惊动到熟睡的小儿。
  今夜杨二嫂好像是早睡了,堂屋里没开灯,没看电视,只有房间里亮着灯,她的房间是靠外靠窗的,上了水泥钢筋铸成的阶梯,往左的小走廊一拐就到。
  窗子是关着的,还有窗帘子掩着,没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里杨二嫂很压抑的呻吟声,这声音刘高不懂,但是还是觉得听起来好像与平时听到病人发出来的不太一样,似乎有点儿令人心里起某种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刘高真个搞不懂了。刘高只好贴着窗子轻声叫道:“杨二嫂,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房里的呻吟声立马停止了,杨二嫂似乎是有点吃惊地问了声:“谁?”声音挺急促的,带着紧张的感觉。
  刘高回道:“二嫂,是我啊,刘高,你是不是病了啊?”
  “哦!没!我没病!原来是高弟啊,你等一下,我就开门!”
  刘高松了口气,看来二嫂是真的病了,怕自己担心,所以不说,不过她还能下床,说明病得不是很严重,那就好办了。
  正想着的时候,大铁门呀地一声开了,刘高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宽松短睡裙的女人站∶胖谐逅笑。这个二嫂三十一岁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加上平时劳苦,所以她并不算美丽动人,不过当姑娘时的确是朵花,现在像是徐娘半老了,在月光里,穿着短短睡裙,平时都包裹粗布裤子里不外露的两条大腿儿,此刻在月光里微微晃动着,好白好滑的感觉。
  还有她那ni过两个娃的大ni子,在睡裙里没有束缚竟然也还挺得厉害,宽松的连衣睡裙竟然也没能挡住它们的美丽曲线。
  杨二嫂平明高挽着的头发这时也放散下来,披在肩上,竟那个平时背着背蒌的看不出什么特色的村妇,一下子竟然有了电视里飘逸美人的范儿。
  美!月下看美人,还是个成熟的徐娘,真他娘的美。
  刘高头一回对杨二嫂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大了自己十几岁的女人,竟然能让他咽口水,刘高一点也没有想到。
  “高弟,你怎么来了?”杨二嫂看到刘高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的神情,嫣然一笑,问刘高。
  刘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哦……我来堤坝上玩儿呢,刚才听到二嫂房里的声音,这不,我才来问嫂子有没有事的。二嫂,你真个病了吧?没哄我哦!”
  杨二嫂脸上竟然有点奇怪的红,见刘高这么关心自己,热情地伸手来拉刘高,低声说:“弟,别大声,娃娃们正睡着呢,我真没病,进门来说话吧!”
  “哦!”刘高凭杨二嫂拉进门,愣头愣脑地,杨二嫂将门轻轻关上了,就拉着他往房里去。
  第3章 想吗
  刘高本来是觉得进一个女人的房间有些不妥的,可是一眼看到杨二嫂那短裙包裹着的隆臀一扭一扭,顿时是心摇神驰起来,加上那晃动着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更是看得他恨不得马上狠狠摸上几把。于是,他也就糊里糊涂地让杨二嫂拉进了房去。
  他毕竟是一个还没碰过女人的孤儿,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神秘并不太懂,加上他本性还是挺善良的,所以平时对女人们除了很自然的欣赏喜欢动心之外,倒是没怎么动过歪脑筋。他人挺憨的,也相当有做人的原则,有时穷得揭不开锅了,也不会去偷拿别人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向别人讨的时候,就去采野菜充饥。对于刘高,村子里的人觉得他除了懒一点之外,到也没觉得他是个Τ善鞯亩流子。
  杨二嫂一进房间,又将房间轻轻反锁上了,脸上泛着奇异的红潮,仿佛一个从来没出过家门的大姑娘突然遇见陌生男子一般,那神情有点可爱,房间的气氛忽然有点奇妙了。
  “二嫂,我……我不方便进来吧?”刘高实在找不到其实的话λ淙淮耸彼是多么的想就在这房里呆着,看着现在这个穿着睡裙的杨二嫂,实在是一种享受。房里也充满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
  两个小孩不在这房里,看来是小孩自己分开睡了。
  杨二嫂拉着刘高并排坐在床沿上,妩媚地笑着问:“高弟,你……你还没过女人吧?”
  “啊?”刘高头脑嗡了一下,小心心顿时狂跳起来,杨二嫂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让我碰她?
  “没……没有……”刘高头脑茫然起来,糊里糊涂地回答,同时脸也开始烧了起来。
  看到刘高的窘样,杨二嫂相信他的确是没碰个女人的愣头青,不由伸过手来,轻柔而爱怜的抚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如果你嫂嫂我再年轻美貌一点,我一定找你这样的男人嫁,可惜了……”
  “二嫂,你……你还是很年轻漂亮啊!”刘高由衷地说道。
  “高弟,你是真木醯蒙┥┪液每绰穑俊毖疃嫂目光里满是奇妙的光芒,带着些渴望地看着刘高问。
  “嗯!是的,二嫂比起那些打工的姐姐们来也不差,而且我觉得二嫂比她们更好看些。”
  “小家伙,这么小就学习油嘴滑舌了!”
  “没啊,二嫂是真个很好看的嘛!”刘弟有些急了,抬头认真地盯着杨二嫂说道。
  他看了杨二嫂的目光里仿佛有一堆火焰,这火焰一灼到他,他深身竟莫名其妙地发起热来。
  “高弟……你……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想过女人……”杨二嫂颇是难为情地问。
  憨厚的刘高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向他这个男孩子问大人的问题,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局促不安,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不知道啊……想是想的……可是想也没有用啊,我这个样子谁会嫁我啊?”
  “扑哧!傻小子,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和女人睡觉啊?”杨二嫂见他没听懂自己的话真正意思,乐了。
  “我……我……”刘高一下子被杨二嫂的话给弄蒙了。和女人睡觉,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来说,当然是做梦都在幻想的事。可是,一穷二白的他,一直觉得那种事离他太遥远,一辈子就只去过县城赶集的他,保守到以为一个男人只能和老婆一个女人睡觉,而他显然是讨不到老婆的,所以对于和女人睡觉的事,他是一直就觉得是一个可笑的梦。
  谁知道,现在却有一个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附着耳畔问他这种事,嗅到杨二嫂身上那股子奇妙的幽香,还有那吹在脖子间痒到心坎里头的兰气,刘高魂儿都要飞了。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坐在床上靠在一起谈论这种事。
  “高弟,如果你真的觉得嫂嫂是个好看的女人,你今晚就把嫂嫂给要了吧!”杨二嫂忽然捧起刘高的脸来,就算一个母亲捧起自己孩子的脸来一样,亲切而充满着爱怜之意。
  刘高的脑袋里再一次嗡了一声,意识完全地模糊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二嫂的确还是一个能令所有男人看了都会动心的女人,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却依旧是一个相当美艳的寡妇。
  死了丈夫半年了,这半年来打她主意的男人不少,可是都是些臭老头儿,年青力壮的男人早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村里头除了一些中小学的学生娃,像刘高这样大的年轻男人,也就刘高一个。
  小的年轻男孩也就十二到十四的样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而老的大抵都过了五十岁子。拉仁村也同现在大部份农村一样,村里都是留守妇女与老人小孩。刘高若是有文化什么的话,只怕也早飞到外面去了。让他去县城搞建筑,他可不干,他宁可上山去捕蛇抓蛙刨竹狸。
  第4章 村长夜访
  杨二嫂在守寡的时光里,同样应了那句“寡妇门晔欠嵌唷钡幕埃半夜来敲门的老男人不可谓不多,可是,杨二嫂是个相当洁癖的女人,对那些肮脏的老男人,她想想就觉得恶心,哪里又会让他们爬上她的床来。
  虽然逢年过节时也有年轻健壮的男人回来,他们也有的想打杨二嫂主意的,可是一来是他们应付自家婆娘都有点忙不过来。再说,自家的婆娘哪会不对杨二嫂提防的,就有不少夜里男人不在家呆着的婆娘会有意无意地寻找到杨二嫂家来,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任何人想打杨二嫂的主意都是不可能的。
  村里平时看起来能像样子像个真男人的,恐怕就也就要算十七岁的刘高了,杨二嫂钟意刘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况且,刚才她就是在自己的房间正自摸得欢,刘高就撞上门来了,杨二嫂哪有不拉他进屋的道理?
  “二嫂,我……我们这样不太好吧……”刘高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虽然心里极度的渴望,可是身体上却万分的紧睿都紧张得浑身发颤了起来。
  “看来高弟是嫌我老了……”杨二嫂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了刘高,神情有些落寞地坐到了一边。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二嫂这么好看,一点也不老,我也喜欢得紧咧!就是……就是怕我们睡了觉,如果有了孩罹筒缓昧耍别人会骂我们的……”刘高红着脸说着,同时又怕杨二嫂误会他,伸手又把杨二嫂抱住了。
  杨二嫂见他憨得可以,扑哧一声又娇笑出声来,反搂住刘高的脖子,有些嗲的说道:“高弟弟,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一个月只有两天是可以怀上孕的,今天不是嫂嫂的排卵期,不管你怎么弄,嫂嫂我都不会怀上的。”她已经开始在刘高的脖子间似有似无地亲吻了起来。
  刘高本就是一未历男女之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对这两xin之事不可谓不渴望,不可谓不好奇。感受着脖子间的奇痒,哪里还忍得住,喉间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热血上模转身就将杨二嫂扑倒在了床上。
  然而,他毛手毛脚的,连女人衣服都不会解,只急得又抓又扯的,杨二嫂生怕睡裙被他抓扯坏了,就很干脆地自己脱了。
  当杨二嫂的睡裙从头顶上脱下去的时候,刘高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粗喘着狂野地在她白花牡纳碜由戏潘疗鹄础
  要说这杨二嫂,一身的细皮嫩肉,冰肌玉骨,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刘高颤抖个不停的手平生头一回抚上女人那高耸的圣峰之上时,魂儿都飞了,紧张又兴奋之下,不由得闭上双目发出奇怪的低哼声来。
  杨二嫂被他一抚上圣峰,就夸牡厣胍髁似鹄矗同样动作急促地去脱刘高身上的衣裤,但两人不着寸缕地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刘高毛手毛脚的在她神秘的地带捣来捣去,却找不到正确的地方。
  杨二嫂吃吃一笑,翻就胯坐到了刘高腰上,正要主动地与刘高结我合在一起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两人一惊,高涨的**瞬间冻结,变为惊慌的小羔羊,一齐拉过被子来钻到里面去躲藏。
  敲门声越来越大,杨二嫂定了定神,伸手指在嘴唇上作了一个噤声的样子,自己却赶紧爬起身来,匆匆地穿衣,一边高声问道:“谁啊?”
  敲门人不吭声,继续努力地敲着。
  刘高见正在关键时刻有人来破坏自己与杨二嫂的好事,心里十分不满,翻身跳起来就要骂娘。
  杨二嫂急忙将刘高按住了,眼里流露出请求的神色,示意他别作声。
  刘高想一想这事也关系着杨二嫂的名誉,自己孤儿光棍一条无所谓,可是杨二嫂带着两个孩子还要好好过日子的呢,只好压下满腔的怒火,躺回被窝里去了。
  杨二嫂这时扭着大屁股走出房门,大声问道:“是谁敲门啊,不说的话我不会开的,你走吧!”
  “哦,是我咧秀莲,我是老胡啊。”门外一个挛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杨二嫂真名杨秀莲,她听到门外的声音,眉头皱了皱,应道:“原来是村长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个五十六岁的胡德全,是拉仁村的村长,常常有事没事来敲杨二嫂的门,其用心路人皆知。
  “哈……也没有什么事,虏唬村里明天吃早饭时要开个会,我……我就来通知通知你!”
  “哦!那麻烦村长了,我知道了,明儿我不会迟到的!”
  “那好,嗯……秀莲,你就不打算开门让我坐一会吗?”
  第5章 别欺负我娘
  “村长,你看都旅赐砹耍孩子正睡得香呢,不太方便,我就不开门了呵!”杨二嫂委婉地拒绝着。
  村长哪肯这么轻易放弃,坚持说道:“秀莲,其实我还有好多事要跟你说,你就开门让我进去慢慢说吧,这样隔着门说话算哪门子事嘛!哦?”
  杨二嫂沉默了一下,想想戮芫开门只怕会惹毛这个来意不善的村长,忽然灵机一动,说了声:“村长你等一下,我娃仔醒了呢!”
  她跑到小孩的房间去,一会儿就将六岁的儿子抱了出来。儿子睡得沉沉的,忽然被老妈抱起来,就朦朦胧胧地问:“娘,怎么了?”
  杨二嫂低声在伦佣边说道:“小军,等下开门了村长进来,你什么都不要说,就乖乖地抱着娘,别离开娘的怀抱,懂吗?”
  睡眼惺忪的儿子乖顺地点了点头。
  杨二嫂笑着亲了儿子一口,这才去拉开了门。
  门刚一开,一个肥头大耳,膘肥体的男人便跨了进来。这个胡村长,虽然五十几了,可是吃好穿好,看上去并不很老,加上长相还过得去,平日里在村长没少睡那些留守在家独守空枕的大姑婶小媳妇的,偏就杨二嫂不上他的道,但这更令他挂念杨二嫂。杨二嫂论相貌倒也不是村里最美的,可是男人就是那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阋得到。
  胡村长一进门,看到杨二嫂抱着大娃仔,笑脸马上就有些僵了,他被杨二嫂这样无声的抗拒也不是头一回了。他毕竟不能对别家的女人用强,只能哄,能哄上床最好,哄不了,也不敢逼迫人家,他在村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了,这点名声还是要顾的,而且弄不得好,被告县里,他还得去蹲班房呢。
  “村长,你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呢?”看到胡村长那失望的神情,杨二嫂心里暗乐。
  胡村长凑近杨二嫂,伸头去看小军,肥大的手却忽然在杨二嫂高高隆起的香臀上重重捏了一把。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挑逗加暗示。
  杨二嫂神经质地跳开,却又不好发怒,只能很不悦地大声说:“村长,你这是干嘛?娃仔看着呢!别教坏小孩子行吗?”
  胡村长一脸的坏笑:“孩子明明睡着了,你快把他放房里去吧!”说着又要凑近杨二嫂揩油。
  杨二嫂一把打掉胡村长v向她大屁股的手,有些愤怒地说:“我说村长,你平时关照我们孤儿寡母的也就算了,却天天想着来我身上寻好处,这不明摆着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如果杨二嫂身上没挂着小军,以胡村长的风格,那就是一进门就将女人搂住,再强行强调教,以他五大三粗的身板儿,有几个女人能拗得过他?被他控制在怀里,手就在身上游移着,对于独守空房的小嫂媳来说,一般都是没几下就妥协了。
  可是,胡村长每次来敲开杨二嫂的门,不是被杨二嫂灵巧地躲开,就是拿娃仔来当挡箭牌,他愣就是没机会将杨二嫂控在怀里。
  “长,别欺负我娘,你再欺负我娘,我就喊人了,我明天去告诉我二叔,让他打死你!”小军这时睁了眼,十分生气地瞪着胡村长。
  亲眼看着胡村长来家里向他老娘动手脚也不是头一回了,小军早就学乖了,懂得ni声ni气地威胁村长了。
  小军这话挺灵的硬是将胡村长准备扑将过来的身子给刹住了,小军虽然不明白大人们的事,只知道老娘被欺负,但如果他真的要去向他的亲二叔说了,这事也就败露出去了。先别说他的名声不保不说,少不了要被小军那火暴脾气的二叔打,蹲班房那更是肯定的事了。
  杨二嫂这时却又柔声说:“胡村长,夜深了,你还是赶快回家去吧!”
  胡村长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强忍着不满,过来轻轻捏了一下小军的脸,哄着:“小军乖,四公这就走,没有欺负你娘,赶明儿四公买糖给你吃,好不好?”
  小军摇着头:“不吃不吃,娘说小孩子吃糖了会长蛀牙!”
  “那四公给你买辣条香饼吃好不好?”
  “你是个大坏蛋,我不吃你的东西!”小军很干脆地说。
  杨二嫂急忙娇喝道:“小军,别这么说村长,村长不是坏蛋,他只是来看看我们,哦!别跟别人说村长是坏蛋,懂吗?”
  小军迷惑地盯着老妈看了很久,又转头看了看村长,迷茫地应了一声。
  “呵呵!小军真乖,真可爱,改天四公给你买气球玩啊!”胡村长轻轻摸了摸小军的头,干笑着走出门去了。
  第6章 陷入疯狂
  杨二嫂长舒了一逼,关上门,抱着小军回到孩子的房间,女儿晓丹没有被吵醒,她将儿子放到床上,为他盖了被子。儿子却又不依了,嘟着嘴说:“娘,我要和你睡,我要保护娘!”
  “乖,不会再有人来欺负娘了,你还是笠乖乖和妹妹睡吧,妹妹也需要你保护啊,听话,哦!”
  小军转身看了看身旁的妹妹晓丹,只好顺从地点了点。
  杨二嫂高兴地在儿子脸蛋上香了一下:“小军军最懂事了,睡吧,娘也回房去睡了,小军晚安!”
  “娘晚安!”
  杨二嫂心花怒放地关上灯,带上门出了儿女的房间,步 轻盈地飘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走近床边。
  刘高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坐起来一把就将杨二嫂拉倒在床上,急不可耐地在她饱满的身上放肆地揩油。
  杨二嫂一边低声压抑地哼哼着,一边钻入被窝,伏到刘高光溜溜的身子上。
  刘高这回学乖了,轻轻易易地就将杨二嫂身上的衣物剥得一干二净,猴急的他翻身就将杨二嫂压住了,分开杨二嫂两条结实的腿儿,忙乱地搓来搓去的。
  杨二嫂虽然还没被他的乱搓霸入,可是芳心早已是怦怦狂跳不已,这刘高看不出来人小鬼大,那话儿竟然远远比别人粗大好多,是她死去老公的两倍啊,滚烫烫地威胁着她的禁地,令她魂儿瞬间就飞了。
  “高……高弟……你不要心急,那样……会很快下马的,我们……我们慢慢来……慢慢享受第一次好不好?”
  刘高含糊地应了一声,但是地了呼吸急促无比地忙活着,腰乱动了好窍拢却没刺中目标。
  杨二嫂忽然一把搂下他的脖子,献上自己的香唇,主动而霸道地在刘高的口中索取着,逗着。
  刘高暂时竟然忘了下面的正事,在杨二嫂娴熟的吻中,笨拙地回应着,但是瞬间陷入了那美妙的感觉之中。
  两人忘情地吻了十来分钟之久,都感受到了对方心中的无比喜悦,仿佛两人已然成了最恩爱的夫妻。
  “二嫂,我好爱你啊,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刘高在换气的时候动情无比地说。
  杨二嫂竟然一感动流出了小泪花,也如初恋少女一般动情地应道:“高弟,嫂嫂也啬悖嫂嫂今后就做你的女人,永远爱着你。”
  “嗯,我也要嫂嫂做我的女人,天天和嫂嫂睡,太美了。”
  “好弟弟,你真好……嗯……那你现在就把嫂嫂变成你的女人吧!”杨二嫂的小手已经探到下面,灵巧地导引着刘高找准正确的方向。
  刘高魂儿都飞了,感受到某种湿润温热,热血上涌,腰狠狠地撞了下去……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畅无比的低哼,美!太美妙了。
  一个是人生初次,一个是久旱逢甘露,两人短暂地感受着初次结合的美妙,紧接着双双陷入了极度疯狂的灵肉之旅。
  刘高仿佛一只小野马,驰骋在一片成熟而肥沃的旷野之上,无比的欢欣,无比的痛快。
  这一夜,两人一战告捷,痴缠着再战,又战,两人在两情相悦之中,都记不清究竟战了多少次,一夜不眠,直折腾到鸡叫三遍,再折腾到外面天光微亮,看看表,到了早晨五点为止。
  杨二嫂搂着激情不减还想持枪再战的刘高,吃吃地笑道:“好弟弟,嫂嫂都有些吃不消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嗯……你看看外面天也亮了,你就先回去吧,不然不被孩子们发现,也会被别人发现的,哦?”
  刘高十分不舍地翻身下马恕吧┥,那我今晚再过来好不好?”
  “嬉嬉……小坏蛋,都吃了一夜了还不饱啊?好好好……你来就来,嫂子还怕你不成?不过你要夜深了再过来,千万别让人家看到,懂吗?”
  “知道了二嫂,我会注意的。以后我每个晚上都要来。”
  “真是一匹贪婪的野狼,只怕你以后娶了媳妇就不会再理嫂子了。”
  “不会的,二嫂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就算我以后有再多的女人,二嫂都是我心里最重要的第一个女人。”
  “好弟弟,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以后真个不理我。我就恨死你。”
  “不会的,我这辈子说不定都找不到老婆了,我还怕嫂子不要我呢!”
  “小坏蛋,嬉嬉,嫂子不会不要你的,好了,天马上大亮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嗯……”刘高跳下床来,穿好了衣服,又伏身去和杨二嫂深情地吻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杨二嫂家,回他自己的老屋去了。
  第7章 胡村长的四个儿媳
  再说刘高离开杨二嫂家,路过刘家堡的时候,只见一个男人从刘阳家匆匆忙忙地走出来,刘高一眼便看清是胡村长了。
  不用说,胡村长昨晚铁定是睡了刘阳的媳妇颜冬霞了。
  刘阳不在家,家中只有颜冬霞和一个刚刚八个月的儿子,这胡村长大清早地从他家跑出来,小孩子都知道他是昨晚刘阳家过夜了。好个老王八,昨夜想去睡杨二嫂没睡成,就跑来睡刘阳媳妇来了。
  说到刘阳媳妇寤故橇趿恋奶蒙┠兀刘高这回将胡村长逮个正着,心中大乐,他做出满脸愤怒的表情冲着胡村长问道:“村长,你这是……昨晚在我阳哥家过夜了吧?狗日的老混蛋,我马上去打电话给阳哥,看他回家来不宰了你喂猪。”
  胡村长脸一下子就绿了,没想到jin情竟然被刘高寮,急忙陪笑着过来搭着刘高双肩,压低声音说:“别……千万,刘高啊,你听我说,只要你别声张这事,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刘高一听,心里寻思起来,这村长能自己什么好处呢?敲他一笔?看他一个村官,能有多少油水,嗯……到是他家四个媳妇都长得不错,现在都闲在家里带孩子,刘高对胡村长的四个媳妇可都没少流口水。
  胡村长家的四个媳妇,大媳妇田娇娇是本村的,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可是人很水灵,差不多都算是村花级别了。二媳妇陈秋兰是湖北的,人到是没有大媳妇漂亮,可是xin格开朗大方,无形中显得特别的骚,谟械隳腥似诺奈抖,不过个子很高,显得身材棒级了,身段儿格外令男人看着动心。三媳妇汪小菲是四川的,是四个媳妇中最漂亮的,皮肤特别的白,人长得水灵灵的,格外的水嫩清秀,别看她外表文静,可是其实xin情相当的火爆,是地道的辣妹子。骂起架来,村子大姑娘小媳妇的,谁都惹不起。
  四媳妇王彩云是邻村的,名声很差,具说还在念初中时就跟很多小男生乱搞一气,初中毕业之后出去打了一年工,然后就和村长的小儿子搞在一起,最后结婚了。不过,这个王彩云长得还相当的标致,和二媳妇陈秋兰一般高,姿色也只差三媳妇汪小菲一点点,论综合素质,倒是这个王彩云最好,要身段有身段,要相貌有相貌,要风情有风情,简直就是村里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女人。
  “嗯……我想想看哦,看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先……”刘高作出沉思状。
  胡村长生怕再被别人看到,那样就更糟了,急忙将刘高鄣揭涣跫冶ど夏强么蠊鸹ù宓紫拢压低声音说:“刘高,只要你不靠诉刘阳这些事,村长我只要能够做到的事都可以答应你,行吗?”
  刘高歪着头说:“胡村长,你说话可算数?”
  “算数算数,我胡德全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的?”
  刘高诡秘地笑了笑,也压低声音说:“这可是你说的,嗯,你睡了村里不少男人的媳妇了,你不用否认,我都知道呢,如果你说话不算数,我只要将你睡过谁家的媳妇说出去,别说你这村长的位置坐不住,就是你的老命也保不住,你信不?”
  胡德全老脸青一阵白一阵,身子都有些抖了,刘高说的是实话,如果自己在村里乱睡别人媳妇的事传出去,准保在外面打工的男人们个个都会扛着砍刀跑回家来找他算账,他哪能不怕。当下,真像个王八一样地向刘高妥协道:“我知道,我知道,刘高侄仔啊,你就别吓全叔了,你尽管说吧,只要全叔能够办到的,全叔一影锬惆斓健!
  “嘿嘿……全叔,其实你也知道我刘高也不是一个黑心的人,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我说的每一件事都是你可以轻易做到的。”
  “真的?好侄仔,你真是个好人哪。”胡德全脸上的神情轻松了一点。
  “我的条件就是,你想办法让我把你的四个媳妇都睡了,还有你睡过的别人的媳妇也让我睡一遍,这样我和你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自然就不会把你的事抖露出去了,你说是不是?”
  “你……你……”胡德全瞬间浑身发抖,没想到刘高竟然狮子大开口,睡别人家的媳妇他倒是无所谓,没想到刘高首先提出的竟然是睡他自家的儿媳妇,这让他如何不为难?
  刘高笑了:“算了,我知道你也做不到,我也不想像你一样祸害良家妇女,我还是将你做的好事抖露出去算了。”他说完转身就要走。
  第8章 对门的香姐
  胡德全明知道刘高是欲擒故纵的做法,可是他却赌不起,如果刘高真的把他做的事抖露出去,铁定是要他老命的大事。
  “你这小狗日的,回来回来,咱们有事好商量了,妈的,你这个背时仔,你提的条件也太气人了吧?”胡德全急忙叫住刘高。
  刘高转过头来说:你觉得条件很难,那还是算了,反正你这么老都可以去睡别人家的婆娘,我不相信以我这么年轻帅气的资本,睡不到村里的婆娘,我也不相信你那些儿媳妇都是吃素的。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边睡别人家的婆娘,一边宣传你做的好事。”
  “狗**你,算我怕了你了,我可以答应你,别人家的婆娘好说,可是我自家的几个儿媳,我可没有什么法子帮你,只有四媳妇比较放荡,容易上手,其他三个,我只能帮你创造机会,成不成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胡德全无奈地说。
  “哈哈哈……依我看,你那四儿媳一定被你自己都睡了吧?这事要是抖出去,你就想不死,也没脸在村里混了。”刘高得意地笑着说。
  胡德全老脸通红,以他小儿媳的品行还有他自己的人格,两公媳没有事才怪。
  刘高见胡德全默认了,更是高兴地说:“被你睡过的女人好办,只你开口叫她们让我睡,我相信没有谁敢不愿意觯谁要是不愿意,我就将她偷汉的事抖出来,看她怕不怕死?你的另外三个儿媳妇,你可得帮我想办法,老子要是睡不到任何一个,我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胡德全听说刘高说完这些,又是气又是怕,但丝毫拿刘高没办法,他已经年老力裒了,而刘高正是血气方刚的青壮年,真要动手,他感觉吃亏的可能是他自己。当然,就是他能打得过刘高,他也不敢动手,自己做的那些事,如果真的被抖出去,就算他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村里那里在外打工的汉子们杀。
  如今之计,也唯有妥协了,命都捏在刘高手里,他还能怎么办?
摹 靶辛诵辛恕…我答应你不就行了吗?”胡德全气愤不平地说。
  “那我们说好了哦,今晚我就先睡你的四媳妇王彩云,你回家去安排地方也行,叫你四媳妇上我那里更好,随便你。”
  “狗日的,这事当然是去你那狗窝里办才好,老子回家去了,今晚牡阄揖徒胁试粕夏慵胰ァ!
  “嘿嘿,这才是我的好四叔嘛,也才是我们村的好村长嘛!以后在村里我们有女人一起睡,有福同享嘛,这样我就不会告发你了,嘿嘿……”
  胡德全真恨不得一刀劈了刘高,可是现在他偏偏动弹不得。
  “狗**你这个野仔,老子回去了,你也给我记住,我的事你要是守不口,你睡不到女人不说,老子在被别人修理之前,先宰了你这兔嵬子。”
  “放心吧四叔,我的命还是留着来睡婆娘呢,村里这么多好看的婆娘我都没睡过,哪里舍得死啊。”
  胡德全狠狠地妨怂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刘高心里爽歪歪,没想到撞到胡村长的jin情,灵机一动之下,竟然能将他唬住,利用他到达直接去睡女人的目的,比起自己慢慢去勾搭,实在是既省事,成功率也不知提高多少倍,爽!太他娘的爽了!
  他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跑回家去,跟杨二嫂狂了一夜,还得好好睡过回笼觉才行。
  刚刚回到他自家那两间破房,准备开那扇烂木门的时候,只听身后吱呀一声响,他回过头来一看,只见对面一栋平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睡衣,蓬松着头发的女人开门出来,看起来睡意还没消,一边开门一边打着哈欠。那睡衣宽宽松松的,不过,却也掩不住她成熟饱满的身形,加上那慵懒的姿态,初起床的睡美人,着实别有一番韵味。
  这是刘高对门的樊玉香,这个樊玉香已经三十五岁了,女儿都十五岁了,只小刘高两岁,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儿子。她也是死了丈夫的,不过前年跟领村的一个死了婆娘的男人相好了,两人重新组合成一个家。
  别看这樊玉香三十五岁,可是整个人身形还是像年轻女孩一样的苗条,脸盘也不显老,略显干瘦,看起来年纪仿佛还在二十几,加上本来姿色也不差,所以当了两个孩子的妈的她,整个人看起来还像是个少妇一般。
  娘的,没想到香姐竟然看起来还这么漂亮!
  刘高心里嘀咕着,目光却定在了樊玉香的身上,有些痴了。
  第9章 对门的好风光
  香姐这时也注意到了对面刘高的目光锁在自己身上,她身上只穿着睡衣,里面可是真空悖本来以为大清早的起来到外面阳奉阳台上取衣服不会被人看到,没想到对面刘高的目光却正好锁定在她的身上,她下意识地伸手往胸前挡了挡,脸微微有些泛红。
  其实两人相隔少说也有十五米以上,就算她穿的完全是透明的,刘高隔那么远也不可能看清楚,只不过香姐自己心里不安罢了。
  香姐不好意思抬头,装作没看到刘高,匆匆地在走阳台上取了两件衣物,便扭着大屁跑进屋去了。
  看着香姐那无限诱ren的背影,刘高不由叹道:“原来三十来岁的成熟妇人比年轻少女更有魅力啊,太有韵味了。”刘高都感觉自己下面起了反应。
  娘的,以前都没就没发觉香姐原来这么有女人味呢?嘿嘿,也许是昨晚尝到了杨二嫂的甜头了,现在看女人不只停留在脸蛋和年龄上了,而是更转向实用型了。
  嘿嘿,香姐,你那个酒鬼老公常年在外打工,我想睡你的话,我就不信睡不成
  刘高心里乐乐地想着。
  香姐的大女儿出外面读中专去了,小儿子还在念初中,内宿,也只有周末才回家,有的是机会。
  刘高开了自家的门,一进屋,就往自己有破房间钻进去,倒上木架床上,不一会儿就沉睡了过去。
隆∽蛞垢杨二嫂折腾得够累了,头刚一挨枕头便睡着,一直到被腹中的饥饿吵醒时,已是下午两点,他赶紧爬起来,胡乱的洗了把脸,看看锅里还点剩饭剩菜,就折了几把干草生火热了一下,将就着吃了。
  吃过饭,也没有睡意了,想着今晚胡村长真的有可能叫他媳妇儿王彩云来陪他,他也兴奋得要命。
  嗯……王彩云七八点就可能过来了,老子也要弄得好吃的招待一下吧。得!上次上山安了只飞猫,拿回来跟嘴馋野味的田老头换了一块腊肉,今晚就煮腊肉等王彩云好了。不过,光有肉还不行,青菜自己是胡乱种了一点,但光是青菜腊肉的,也太不像话了。嗯,老子还是上山去碰运气看看,如果能再打到什么野味就爽了。
  这么想着,刘高找了一只布袋,折起来别上裤腰带上,找了一柄锄头,再带上一把弯柴刀,然后便出门了。
  拉仁村所处地貌相当奇妙,正巧是青石山与明山(黄土山)慕唤绱Γ所以村头是青山石,而村后却是一座座的黄土山。青山石和明山山脚都被开发出来种玉米什么的了,但是青山石太陡峭,所以山腰以上都只能留着柴山。人爬上去十分的困难,所以除了山腰之外,山顶基本上没有人爬上去。
  而黄土山刚不一样,山上山下,人与牛马都跑了个遍,又能打柴打草,还能修出水沟引水饮用和灌溉。
  刘高要上的山,当然是林木茂盛的黄土山。
  上山,一直都是他的乐趣所在,在那数千上万亩的大明山中,只要他跟得动,打不着野味,也能找到些野果野货什么的,基本上就没有空手而归!
  一路哼着小曲,轻松地爬过两座小山,进入了森林之中,来到一条小溪之畔。
  “哈,清明节,老蛇开始出洞了,不过,老子还是先摸几只螃蟹吧。”刘高笑嬉嬉地蹲在溪边,捧那清凉的溪水喝了几大口,然后脱了鞋子,挽起裤脚,开始去翻到溪流中P┦块。
  没翻几下,便捉了十几只磅蟹,收获颇丰,
  “够老子和王彩云美美吃上两餐了,嗯……老蛇可遇不可求,老子还是去采些蘑菇吧!”
  刘高乐巅巅地往森林深处走去,他常年在这森林之中转悠,哪里有朽木,哪段朽木长菇,他基本上一清二楚。清明节刚刚下过雨,没花多少时间,他便采到了半袋子香菇了,完全可以吃上几天了。
  有了香菇和磅蟹,再去挖点山药吧,野生的山药可以县城那些买的人工培植的要好吃多了。老子用腊肉,磅蟹,山药和香菇做几道菜,也不亏王彩云了。
  山药在大森林中可谓随处可见,刘高寻了几处土软坡斜的地面开挖,不一会儿便挖了半一堆山药。
  得!山药与香菇就装满了一大口袋,加起来少不了五十斤。
  刘高将山药放在口袋底下,再将香菇装在上面,另外用随身带来的两个塑料袋把十几只磅蟹装好,然后扛起大袋,提起小包,爽歪歪地回家了。
  第10章 三十如狼
  刚翻过一座小山,忽然听到前面山林中有刀砍树枝的声音。刘高知道这是有人在打柴。虽然现在城里头早已经不再烧柴了,可是乡村还是少不了柴禾的。农村现在固然已经通电了,但是千百年来的习俗中,村民还是习惯用柴。有些时候还少不了柴禾,比如要煮肉吃时,买来的猪肉皮上的毛,得生火来烧干净,有些家里还自己喂猪的,就更需要有柴禾来烧大铁锅煮猪菜了。
  现在有一些农村,还是传统资源与现代电力并用的。
  刘高前走了一段路,砍柴的声音也越来越近,转了一个大弯,终于看到一个人影在林中晃动,正要砍着一棵枯死了的树。那村不过en人臂膀一般大,蹲在树下使劲剁着的是女人。包着头巾,穿着干活的粗布衣,光看背影,也不知道是谁,是年青的还是年老的。
  刘高直走到砍柴女正上方的跳面上时,才看清那女人的脸,原来是村头崔家的,按辈份刘高还得叫她一声“表/婶娘”呢。这表/婶娘是从外村嫁来的,原名叫袁冬玲,也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年纪也在二十八上下。长相在村里属于中等,不算很漂亮,不过她人很大方很贤慧,脸上老是挂着甜甜的笑,让人感袷分的亲切。
  “表婶娘,你一个人来砍柴啊?”刘高叫了一声。
  袁冬玲突然听到有人叫,微微惊了一下,回头往上一看,见是刘高,便冲他甜甜地笑了笑,回答道:“嗯,是啊!家里没柴了,我上山来找一点干柴。咦,刘高,你又上山来找野货了?”
  “那不是,你看,我找的还不少呢!”刘高得意地将背上的口袋朝袁冬玲摆了摆说。
  “哟!你这小鬼还真能哪,都找到了些什么啊?”
  “嘿嘿……有山药,有香菇,还有螃蟹,表婶娘,你想吃的话今晚到我家来,让你尝尝山玲美味。<
  袁冬玲哈哈直笑:“你这小鬼,嘴可真甜啊,哪时我有空还真想去你家吃呢。”
  “随时欢迎啊!”
  “嬉……”袁冬玲一边跟刘高搭着话,手里也没松下,这时,她已经将枯村砍脱了筋,枯树往下倒去,可是倒了一半的时候却被藤蔓给缠住了,她只好抱住枯树往后拖,可是力气不够,拖不下来。
  刘高见了,便放下自己的口袋来,叫道:“表婶娘,我来帮你拖吧!”
  袁冬玲开心地冲他一笑说:“那就麻烦你了!”
  刘高早两三步跳了下去,抱着树枝使着蛮力就拖,一拖拖下一大截,可是还有一部分依然被藤蔓缠得紧紧的,任他再用力也拉不下来。
  袁冬玲见了说:“我们一起用力吧,不信拖不下来。”她也转到刘高的身后面,与刘高一前一后地抱住树枝猛使劲。
  呼啦——
  在两人同时用力的情况下,树枝一阵响,终于从藤蔓间挣脱出来,被两人拖得倒了下来。
  可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本是一个斜坡,泥土又挺松的,两人身子往后一倒时,脚下的土一松一滑,首先是袁冬玲立足不稳,往刘高身上就倒了下来,刘高身子本就就有点晃的悬着,被袁冬玲往下一压,哪里还稳得住,两人齐齐往下摔倒,袁冬玲早惊叫了起来。
  所幸这斜坡上本就是杂草丛木密布,两人滚了几转,就被小丛木被挡住了,一起停落在密密的杂草中。
  翻滚的几下间,袁冬玲本能地抱住了刘高,停下来是,却被刘高压住了,她的头布也跌沽耍头发散了开来。
  刘高此时被袁冬玲抱住,正好将头抱在她的胸/前,他的脸埋在袁冬玲深深的r/沟里,一股奇异的幽香顿时钻入他的鼻子中,他瞬间就眩晕了。
  这等美事,刘高当然舍不得起来了。
  袁冬玲却有些急了,忙推了推刘梗骸澳忝凰ぷ虐闪醺撸俊
  “我……”刘高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懒得再回答了,他的脸上袁冬玲的胸上蹭了起来。
  袁冬玲顿时明白了刘高的意图,天!不会吧?压在自己身上的可只是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一岁的小男孩啊。
  没等她多想,刘高的咸/猪手已经牢牢地抓住了她的一座高/峰揉/捏起来。
  “啊……不要……刘高……你不可以这样……”袁冬玲慌了,忙要推开刘高。
  都到了这份上,刘高哪里还会放开她,袁冬玲力气不及他,他蹭着她的身子,上去就准确地吻住了袁冬玲的嘴唇。
  “唔……不……”袁冬玲的声音被堵在喉咙间,粉拳拍打着刘高,而刘高此时早已是兽/xin大发,一边狂/吻着她,一边又捏她的胸又捏她的大/腿,没几下子,袁冬玲拍打他的双手就变成了不自觉的环抱他的脖子了。
  要说这袁冬玲,虽然贤慧,但也不是/素的女人,老公常年在外,她哪有不需要的?刚才想推开刘高,也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女人的矜持表示过了,而她正是年近三十的虎狼年段,紧接下来却是她一个成熟女人的虎狼般的疯狂……
  第11章 猛女
  刘高见袁冬玲这么快就顺从了自己,还抱住了自己,心底乐开了花,便放肆地吻住袁冬玲,贪/婪地向她口的索取着。
  袁冬玲马上就热烈无比地回应起他来,对于刘高的这个昨晚才做成男人的菜/鸟级别的新手,她很快就完全地占据的上风和主动,刘高只由配合她的份儿。
  娘啊,没想到袁冬玲,〖航凶诺恼飧霰砩/娘竟然这么生猛,自己到是看错了她,原来以为看起来贤慧的良家妇/女,一和男人搞在一起,比那些看起来浮/浪的女人更要生猛。爽,巨爽,刘高陶醉在袁冬玲那娴熟的香/舌之下。
  忽然,袁冬玲翻身反骑到了刘高的身上,边吻着刘高便去急急地脱刘高的衣服。
  我靠!刚才还说不要,现在却比我还猴急。
  刘高完全陷于被动了,被袁冬玲三两下就将衣服剥了下去。
  不服,刘高不甘示弱,也去剥袁冬玲的衣服,等到他笨手笨脚地脱下袁冬玲的外衣时,袁冬玲早就将他剥得一/丝不挂酰真是利落得狠。
  他还在笨手笨脚地去解袁冬玲的那副大眼镜呢。
  “小鬼,你不会还是第一次吧?嬉嬉……叫你招惹婶/婶,这回婶/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嬉嬉……”袁冬玲一边吃吃直笑,一边反手过背去,轻松地解开了那扣针,那副大眼镜滑落下酰刹那间波涛汹涌而出,那两团白花花的巨/峰,让刘高看得眼直口渴。
  好大!不是一般的丰/满,刘高狠狠地吞了一下口气,两手都要抓,都要硬,管他的,猴急地握了上去。
  两人都同时发出一阵舒畅的低哼声。袁冬玲早已忍不住地将刘高的头狠狠地踅自己的r沟中摩/挲了起来,一边摩/挲一边放声欢叫着,双目微闭,神态迷离。
  刘高嗅着那两座高峰间的芬芳,亦是浑身发热,张嘴含住红樱桃,生猛地吸/吮了起来。
  “啊……轻一点……嗯……”袁冬玲微微感到刘高的大力,有点痛,但是又奇妙的趵种极。
  在刘高在她的高峰之上徘徊之际,袁冬玲已经将自己的裤/子脱掉了,连那三角小裤也一并脱掉,两人都已然是不着寸缕。
  “表婶/娘,你的波好大啊,不过有点点下垂了,嘿嘿……”刘高一边忙吸/吮,一边又调乐着。
  袁冬踵恋溃骸袄夏锒子都和你差不多一样大了,还能比那些小姑娘比吗?”
  “嘿嘿……其实我觉表嫂/娘这两个更加漂亮,又大又有弹性,太美了。”
  “死小鬼,说实话,你到底碰过几个女人了?”袁冬玲颇有点期望刘高还是童子,那样对她来说可是大补啊。
  “表婶/娘,我这么穷一个小光/棍,哪个女人愿意让我碰啊?”刘高哪里会讲实话。
  袁冬玲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又嗔道:“小鬼你就滑头吧,老娘我现在不是愿意让你碰了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摸刘高的老/二,刚一∩鲜郑不由马上惊呼出声来:“鸣……你的……怎么这么大啊!”见刘高那话儿竟然是常人的两倍般大小,袁冬玲芳心狂跳不已,但是同时心里却无比的渴望,这么极品的话儿,对于一个真正的女人来说,谁不想品尝它的威力?
  刘高本身到是并不知道别的男人究竟有多大,不过昨晚听杨二嫂夸过自己,现在袁冬玲也夸说自己的大,那么看来自己是真的比别的男人要大许多了。
  “表婶/娘,你不会是怕了吧?”刘高得意洋洋地笑着问。
  袁冬玲娇嗔道:“怕你?老娘做这事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马上让你看看谁怕谁!”
  她说着又伏下身上,抱着刘高又是一阵激烈的吻,刘高也借机在她光滑的背上,弹性十足的屁上,结实的大/腿上放肆地捏个不停,不一会儿,他便感觉自己小/腹之上一阵清凉,有些液体滴落在自己身上了,那是很粘的液体,他当然明白是什么,看来,袁冬玲已经动/〉貌恍辛恕
  “表婶/娘,你是不是很想要了啊?”
  “死小鬼,我这时候还要开老娘的玩笑吗,难道你不想要老娘吗?”
  “嘿嘿……不许叫我小鬼,我要你叫我亲哥哥……”
  “你……你去哪学来的叫法?真不是个老实的孩子。”
  “我还不是看影蝶看来的嘛,我想听你叫我亲哥哥。”
  “不叫……”
  “好老婆,你就叫我一声亲哥哥吧!”刘高肉/麻无比地纠缠起来。
  袁冬玲听着“老婆”一词也觉得肉/麻,但是心里却又乐又受用,狄桓鲂∽约菏一岁的小男孩叫老婆,那感觉真怪,很刺/激,她握着刘高那巨大的话儿,心已经越跳越快,她已经到了忍耐不住的时刻了。
  第12章 你白天来吧
  “表婶/娘,你到是叫我哥哥啊,就叫一次嘛!”刘高还在热切地期盼着。
  刀玲吃吃直笑:“小坏/蛋,你刚刚不是才叫我表婶/娘吗?再让我叫你亲哥哥,怎会合适,嬉……我喜欢你叫我表婶/娘,这样有点乱/伦的刺/激。嗯……我想要你了刘高……”她的情/欲已经达到了忍耐的极限了,她坐直身子来,扶着刘高那话儿,不容分说地坐/了下去……
怠∵怼…
  嗯……
  两人都舒畅无比地哼出声来,这时谁也顾不得说话,袁冬玲身子疯/狂地起/伏着,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那神/秘世界的极度饱/满膨/胀,那种充/实感是前所未有的,自己那老公比起这个刘高的话儿来,实在是太短小了,如此极品的货邓算是平生第一次享受到了。
  极度的充/实感,带来强/烈的摩/擦,引发的是一浪紧接一浪的巅/峰快/感。袁冬玲越动越凶猛,一时间尖声大叫不已,不一会儿已是香/汗淋/漓了。
  刘高也是首次碰到这么狂野的熟/女,昨晚跟杨二嫂由于害怕吵醒到隔房岛⒆樱所以是相当压抑的来,而现在跟袁冬玲在这无人的深山老林的杂草丛中,哪里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他也低吼连连,挺起腰去迎接这位沙场老将的攻击。
  “好老婆,我爱死你了,你太让我舒服了,嚯……”
  “嗯……亲哥哥,我要被你弄死了,你就邓牢野伞…我要死在你身/下……”袁冬玲忘情地叫着。
  两人你娇/吟我低吼,越战越激烈,终于刘高也忍耐不住,翻身狠狠地将袁冬玲压/住,采取更加能用力的主动攻击姿/势,两人你来我往的交/缠大战,不停的换用各种姿/势,在幽静的山林中上演了一场最美妙的激/荡笳健
  一个是初生牛犊,血气方刚,一个是虎狼之年的猛/女,两人这一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战之久,彼此都尝到了痛快淋漓的两次巅峰极乐,最后才软软地拥在一起喘大气。
  “小哥哥,你真令人满意,我以后天天都想跟你做。”袁冬玲温/柔地摸盗醺呓崾档男/膛说道。
  刘高对袁冬玲也十分的满意,但是却坏笑道:“那可不行,我又不只你一个女人,嘿嘿,我会有很多很多女人的。”
  “死鬼,好讨厌你啊,不行,我不想你再找别的女人!”
  “嘿嘿……难不成你还想嫁给我不担磕憧墒怯欣瞎有孩子的,你要是真敢嫁,我光混一条,也不怕娶你!”
  袁冬玲白了他一眼,忽然叹道:“唉!我也知道没办法独占你,只是,以后你可千万别不理我哟,不然我会伤心死的。”
  “呵呵,不会的,表婶/娘也是个极品女人,这么有味道的女人我怎么舍得不理呢!那以后我上你家方便不?”
  “小坏/蛋,表婶家当然不是很方便了,不如表嫂以后都去你家吧,你又没有老婆,不是更方便吗?”
  “不成啊,要是以后我的女人全往我家里跑,我那破房子不是要挤爆了吗?再说了,我那破木架床一个人睡着不动都摇晃了,如果两个人上去摇几下,准垮掉不可!”
  袁冬玲嗔道:“死小鬼,不想让我去你家,知道你心野着呢!好了,以后我们就钻玉米地,战桃子林好了,咯咯……”
  刘高也乐了,伸手一边抓/捏着袁冬玲那两座高/峰,一边乐呵呵残ψ潘担骸拔颐钦獾谝换鼐褪且/战,太爽了,以后我们也就继续野/战吧!”
  “冬天冷死你,夏天和秋天蚊子咬死你,只有春天还可以,死小鬼,不行,你还是晚上摸到表婶/娘家吧。嗯,白天孩子们上学,你看我如果在家的话,能摸去我家就更好了,保证比在这乱草丛彩娣,嬉……”
  “去就去,老子还怕谁不成,嘿嘿,到时大白天的搞得你鬼叫,路过的人没准还会跑进去看呢。”
  “死鬼,你太坏了。”
  “坏,我又想要了。”
  “别……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下山去吧,再说了,捕家了我两回,别等下脚软下山都下不得哦!”
  两人笑着爬起来穿衣物,看看太阳果然都马上落山了。
  “表婶/娘,这干柴你不用再砍做几截来捆着背了,你的背篓就背我的口袋吧,我帮你扛柴,你看行不行?”
  袁冬玲乐呵着:“这舱好,小相公,娘子全听你的!”
  刘高伸手在袁冬玲又大又圆的屁上捏了一把:“这声相公叫得我好舒服,二弟又要造反了。”
  袁冬玲急忙跳开:“死鬼,你精力可真旺盛,怕了你了,快点,我们回家了!”
  第13章 王彩云来了
  要不是想到晚上还要应付王彩云,刘高这种时候当然还舍不得放过袁冬玲,她那肥/大的翘/臀实在是他娘/的爽,又好看又实用,从后面撞、击她的时候,啧啧啧!别提有多美了。
  没办法,再这样混下去,恐怕真的就腿、软下不了山了,晚上更没办法对付王v云了,那个放/浪的*/娘们,竟然跟自家的公、公爹都搞/上了,还真不是一般的浪/荡啊,不过,她也长得实在可以,娘/的,她的那双修、长的美/腿,老子每次见到都得流口水。
  夕阳照山岗,山岗之上,人影晃动,刘高扛着一根长长的枯村走在前面,袁冬玲在后背着背v跟着,这样子颇像两口子干完活往家里赶的样子。
  袁冬玲刚刚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会儿神采奕奕的,完全一副被美美滋/润的样子。边跟在刘高后面走,边欣赏着他那健/壮的身板儿,神情有点痴,就像初/恋的少女看自己的情/郎一样。
  等到暮色将大地v底吞没的时候,两人才下到山脚。
  “表婶/娘,你不好扛,我就给你送到家里去吧,你也帮我送到家里,放在楼梯上就好了。”刘高咧着嘴笑着说。
  袁冬玲说道:“嗯,这样好啊,你送到我家了别急着走哦,留在我家吃晚饭吧!”
  刘v摇头说:“不行啊,我今晚可是有约会的!”
  袁冬玲心里微微一酸,心道这小子果然是个拈/花惹/草的货,唉!
  “那样啊,那就随你喽!”
  刘高早屁巅着扛着枯树走远了,袁冬玲摇头幽叹,也背着背蒌向刘高而去。
 v香菇加螃蟹,再加上山药,大火炖汤。满屋飘香。还有那油腻腻亮晶晶,泛出令人嘴馋的光泽的腊肉,娘/的,王彩云,老子也不算亏待你了呵!刘高一边炖着汤一边乐呵呵地想着,现在就单等王彩云到来了。也不知道那胡德全会不会遵守约定,娘/的,如果敢耍老子,老子一定让他好看。
  忙活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将饭菜都弄好了,端上自己那张破木桌,就眼巴巴盼着王彩云来了。
  坐在火炕边无聊地向着火,等了十几分钟,心急不行了,娘/的,老子还是走一趟吧,如果胡德全没遵守约定,老子直接闹到他家里去。
  刘高呼地站起来,拿了把尖刀别在裤腰带上,气呼呼地开门往外便闯。
  “哎呀!”他刚一抬腿跨出去,立时便撞到一个蹦跳着进来的人,那人被他撞得身子一歪,惊叫了一声,险些摔倒。
  刘高一看,娘/的,果然是王彩云来了,看她穿得挺清凉的,短恤衫,窄/紧窄/紧的,将她的那傲人的双/峰衬得鼓鼓的,天,看着真令人喷血,他/娘的这浪/货还真有资本啊!再看她那细圆的蛮/腰,生过一个孩子的少/妇了,却丝毫没有变粗,得,的确是个性/感尤/物。再看她那齐膝牛仔裤下雪白的两条小腿儿,擦了,书上都说什么玉人玉/腿的,这娘们劳鹊娜肪褪茄┌兹缬瘛
  最后,刘高的目光才定格在王彩云那时刻都含着嗔/意的粉脸上,精致!弯弯的单眉毛,大大的秋水般的双眸,高高的瑶鼻,红/润的的樱桃小嘴儿,俏皮的下巴。不能不说,这王彩云是个美人胚子,一米六几的个儿,往哪儿一站,都是玉立亭亭啊!
  “要死啊臭刘高,你差点把老娘撞成残废了!”王彩云嗲声嗲气地嗔骂着。
  刘高赶紧一把拉住王彩云,忙着陪笑:“不好意思了彩云姐,我这不也是刚一开门没看清嘛!来来来,快点进屋来吧!”
  边说还边探出狼爪向王彩云那高高耸/立的双/峰上按了过去,大搞胸/袭。
  “死鬼!看你急的!”王彩云嗔骂着,却顺从地跟着刘高进了屋去。
  刘高回身将门好好地闩上了,然后一下就将王彩云抱起来,兴奋得不行了,真正马上把她就地正法。
  “哎呀!臭刘高,放我下剩你就不打算先让我吃饱饭吗?我想看看你煮了什么好吃的招待我先!”王彩云的小粉拳擂着刘高的肩头。
  刘高将王彩云抱到桌子边才放了下来,得意地笑道:“看看,虽然不是大鱼大肉,可是这野生的螃蟹香菇山药,城里人有钱还不一定能买得到呢,尝尝吧!”
  王彩云平时虽然也是大鱼大肉的,可是看到这道特别的山珍美味,还是食/欲大增,拿起汤勺盛了一碗,吹了吹气,喝了一口,闭目感受一下,再长长地呼一口气。
  “哇!真的好鲜美哦!死刘高,没想到你还真会享受的吗!”王彩云由衷地赞美道。
  刘高嘿嘿直笑:“好吃就快吃嘛!吃饱了,老子还要吃你呢!”
  “死鬼,咱们还有一夜的时间,你猴急个什么?真是的!”王彩云白了他一眼,开始大口大口地喝起汤来。
  第14章 破房之中的夜晚
  两人一边调/笑,一边美美地d受着美味的晚餐,在这期间,刘高的咸/猪手没少摸到王彩云的身/上去,王彩云就一直拿小/腿去踹他,却没有半点逃开的意思。那明显就是欲/拒还迎嘛!
  刚刚放下饭筷,刘高就迫不急待将抱过王彩云,扔到旁边那干草堆上去,饿/狼一样的扑/了上去。
 d“哎呀!要死啊,你抱我到你房间去不得吗?”
  刘高一边在她身上乱/摸乱/捏不已,一边回答:“我那破/床经不住咱们两个上去摇的,去床做个毛啊,在这干草上不是更刺/激吗?”
  王彩云一边伸手捶他一边说:“小混/蛋,叫你懒啊,连床都不弄张好的,你上山去扛几根木头来自己钉一张不就得了吗?”
  “老子就喜欢在草堆上弄女人,怎么样?”刘高边说边像猪拱土一像在王彩云丰/满的的胸上拱个不停。
  王彩云只觉又酥又痒,忍不住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操,你这小*/货真/*,老子还没脱你衣/服就浪成这样了,难怪你和你亲亲的公/公/爹都睡/上了,老子要操/死你这*/货。”
  “来就来,老娘怕你这个小鬼啊?今晚看看老娘怎么把你吸成/人干,咯咯咯咯……”王彩云笑得花/枝乱颤的,小手很不安份地一把向刘高命/根子抓去!
  “啊……不会吧?死鬼,你的家/伙怎么这么大啊?”王彩云一握到刘高那昂/扬的巨/物之上,也不由得惊呼出声来。
  刘高再一次自豪了,笑着反问:“是吗?我的到底有多大呢?”
  “嬉……人小鬼大,你的是一般在的两倍大,长也是别人的一两倍,嗯……老娘跟过很多男人的,没有一个能跟你比的。”
  “那你还不快点尝尝它的威力?”
  “老娘我马上不来,就算你再大,老娘也要它硬就硬,要它软它就得给我软下来。”王彩云飞快地脱着自己的衣物。
  刘高也没闲着,忙着将自己剥了个精光,但王彩云那一般细/皮嫩/肉展现在他眼前之时,他咽着口流搂/住王彩云就是一阵乱啃乱摸。
  王彩云比他大不了两岁,正是花/信少/妇,青春而火辣,比他更劲暴,樱/桃小口巧妙地磨着刘高的耳垂和脖子,让刘高魂儿都飞上了天。娘/的,真他娘/的会挑/逗男人。
  刘高被她弄得大火顿起,沉哼一声,翻身就将王彩云狠狠地压/住,粗/鲁地分开王彩云那两条雪/白而有弹性的性/感大腿,在她的神/秘世界拔弄了几下,找到了入口,紧接着一声低吼,腰一沉之下,狠狠地捣/入王彩云世界的最深处。
  “啊!老公,你轻一点,你的大太了,人家要给你捅死了!”王彩云感觉到前所未所有的充/实感和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瞬间便忘情地把刘高叫老公了。
  刘高现在就如一头猛兽一般,哪里还懂得怜/香惜/玉,在小媳/妇王彩云白/嫩/嫩的身/子上努力前进着,一下一下深深地撞击着王彩云的美妙世界,他抵达的深度,是别的男人都没办法抵达的,这让王彩云瞬间欲/仙欲/死,欢快地叫个不停。/
  “啊!我的亲亲好老公,你太厉害了!老娘以后就给你一个人弄,别的男人和你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东西。哦!我爱死你了老公,你要/我!使/劲要/我吧!”、
  刘高听着身/下娇/娃的惑/乱言语,更觉刺/激,把全身力气都用上,使劲地往王彩云水润/润的世界里闯着,不一会儿便使得王彩云那地方一片的汪洋粘/滞。
  水真多,妈/的,这浪/货果然是个极品。刘高心中大悦,一边骂着一边却又动情地去彝醪试疲王彩云也痴迷到了极点,两人嘴一碰上,立时展开了疯/狂的舌/战。
  这一战,足足战了一个多小时,期间王彩云都巅/溃在极/乐之中三回了,而最终才在刘高的第一回中同时交出第四回。
  “老公!你怎么会这么厉害啊?不但比别人的大,更能页终饷闯な奔洹!蓖醪试撇桓抑眯诺匚实馈5娜罚一般这么剧/烈的大战,男人就算超强也坚持不到三十分钟,而刘高竟然坚持了一个小时。她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刘高昨夜刚与杨二嫂弄了大半夜,白天又和袁冬玲在山林之中大战两场,所以现在才能将关卡守得那么牢,不然的话,刘高也只不过能坚持半个小时这样而已。
  第15章 王彩云的哀求
  “嘿嘿,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刘高得意地笑着说。
  王彩云娇/滴滴地靠在他的怀里说:“厉害,太厉害了,我从来没碰上你这么男人的男人,我都快被你弄死了,嗯……以后我愿意天天和你做,我也只想和你做了。跟你做过之后,我觉得别的男人都不是男人了,和别人做也没有味道了。”
  刘高听得心里受用极了,一边抓着王彩云的大奶/子一边问:“你是怎么和你公/公爹睡/上的啊?”
  “嗯哼!你好坏啊!还不就是有一次我感冒发烧了,公公照顾我的时候,见不得人家的大奶/子,就趁机摸了几下,见我没有反抗,然后就爬上我的床了嘛!你也知道的,我那死鬼老公都是每年过年才回家一次,我能不需要男人吗?”
  “嘿嘿……需要是需要,就是没想到是你亲亲的公/公/爹,村里不是杏衅渌的男人吗?”
  “有你个大头鬼啊,不是老得让人恶心的糟老头,就是毛都还没长起来的小屁/孩,村里头就剩我公/公还像个男人了,当然,你比我公/公更男人。”
  “操!那你以前怎么不来找我啊?”刘高心里有点不平。
  “讨辛耍你怎么让叫一个女人那么主动啊?如果你以前去找我,我一点都不会拒绝的给你,谁叫你自己笨咧!”
  刘高大汗,看来自己以前光看着女人们流口水,实在是菜/鸟行为,这些个女人其实讲的不就是个矜持的样子吗?实际上一个个都饥/渴得不成了。连王彩云这*/货都要假装着不主动勾/引男人,其他的自然更加不会主动了。
  当然,也这是因为机缘的问题,如果恰好有机缘让自己跟那些女人独处,相信她们也会把持不住的,嘿嘿……
  刘高乐乐地想,看来我得找机会去制/造女人们主动出/轨的机缘,那一定爽极了。
  “是不是啊?那老子要睡别的女人起来,岂不是都很容易,一捅/破那层纸就没问题了?”
  王彩云忽然张嘴在他手臂上咬了一下,不依地嗔道:“我不许你再碰别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不许你再出去拈/花惹/草。”
  刘高痛得真咧嘴,/怒道:“娘/的,老子早就有别的女人了,村里这么多女人你不让我睡,老子可不依。”
  “可是……可是人家真的爱上你了……”王彩云双眼竟然泛出泪花来了。
  “爱个屁!你爱我的二/弟才是真的,你这个*/货,如果你想独占老子,老子以后就不碰你/!”
  王彩云一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哇地一声扑在他怀里哭了起来:“我……我只是真的爱上你了,我不只是爱你的身体,我也真的爱你这个人啊。如果我不是有老公有孩子的人,我一定要嫁给你,真的,呜呜呜……”

标签:料理后事  身体状况  做生意  老婆  男人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