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留守妇女的春天《全本》

时间:2017-08-06 18:49:3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54195   评论:0
  第1章别样的艳福

  刘家沟村,位于永青县东南方与邻省交界之处,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相比国内一些旅游圣地也不遑多让,外来之人,无一不夸此处为修身养性之佳境……

  周围由数百座大大小>的山峰环绕,一年四季都有无数的长青树给这里带来无限的生机,村前的小河旁,不管是春夏秋冬,都可以看到很多相互嬉戏玩耍的孩童,这里所有的人们,也都亲切的称呼这条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小河为DD母亲河。

  在这个村子有一个传说,,传着这里的人们,正是因为喝了这母亲河里的河水,才会男的越长越结实,女的越长越漂亮,当然,在这纯朴的山村之中,人们最大的愿望,并不是外表要多么的出众,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幸福无忧的生活足以……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家越来,好的政策,社会各方面的大步前进,人们本应该越过越好的生活,却完全变了样,以前的恬静安逸,变成了现在的烦躁不安,以前的无忧无虑,变成了现在为了生存而拼搏……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原因,可这些所导致的后果,便是大量的青壮年为,养家糊口而外出打工,留下了那些老少妇孺在这深山之中,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老人儿童,缺乏关爱,而最为辛苦的,还要数那些日夜操劳家务,却无法过上正常女人应有生活的留守村妇们,都说没有女人的家,不能称为真正的家,可是,又,谁能理解那些留守村妇的心声:“一个没有男人的家,简直就不能称为一个家!”

  而由于社会各个方面的压力,她们心中对于‘爱’的渴望,也只能被她们长期压抑在自己内心之中的最深处……

  “村长,,家的娃发烧都已经说糊话了,求求你,快救救她吧!”,一个女人泪流不止的扑跪在刘大牛的面前,嗓子都已经哭哑了,可换来的,却也只是刘大牛眼中那深深的无奈。

  “我说桂花她娘,我这还有些酒,你先拿两瓶给孩子擦擦身子,也许就能没事,吧!”,刘大牛是咬着牙说出这些话的,作为全村最有文化的人,又做为一村之长,他又何尝不明白,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必需立即给孩子用药,可是……

  周二丫听了刘大牛的话,将脸上的眼泪抹了抹,重重的点了点头,拿上了刘大牛心爱的,瓶好酒便大步出了门,她也知道,这是眼前最好的办法了。

  村子里已经一年多没有村医了,而那些上一任村医回城时留下的药,大多已经过期,不能再用,就算是村长识些字,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却也只敢弄回来一些常用的止痛、消炎药,生怕,些不认识字的村民吃错而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

  这也导致了,一旦人们生了什么止痛片解决不了的病,便要走上几十座山的路,到镇上去看病,可是,那些急病,又怎么可能给他们这么长的时间呢?

  看着,二丫的背影,刘大牛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他不是没有要求过政府再给自己派来一位医生,可是,他们村是处于上百座大山之中,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想出去买些东西,都要走上几百里的山路,在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又有谁肯来啊!

  “大牛,你,子刘花,可就快要生了,如果没有大夫帮忙,我怕她会有危险啊!你得赶紧想想办法了!”,看着从村委会匆匆走出去的周二丫,正来找刘大牛回家吃饭的他的媳妇李小红走进来说道。

  “唉,实在不行,我们还是抬着她去镇上吧!”,刘大牛脸上,肌肉,都快皱到一起了,却也只想出了这一个办法。

  “不行,现在她的身子,怎么可能受得起这么折腾,我看,就算不为别人,为了你这个妹子,你也得再去亲自去趟镇上了,都已经一年多了也没给我们个信,就算是政府,也总得给我们个说法吧,”

  只见刘大牛厚厚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印入了他那长满老茧的手掌,重重的一拍炕沿:“好,这次就算是舍了我这个村长不干,我也得为了乡亲们到镇政府闯上一闯!”

  “好,有骨气,明天我们就出发!”,李小红重重的在刘大牛的肩上一拍,心想,这才是我的爷们!

  “什么?你也去?”,刘大牛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那数百里复杂的山路,就连自己这个大汉,也要足足走上差不多两天两夜,而换了能走车的那条路,虽然好走些,可是却要绕上很,一个弯才行,时间上更加是只能多不能少。

  谁想,盯着刘大牛此时那牛一般的眼睛,李小红却呲牙一笑:“没错,而且,这次不只是我一个人陪你去哦,我们几十个姐们都已经商量好了,只要你愿意去镇上给我们求个村医,我们就陪你一起去!怎,样,这回我看你可是艳福不浅,到时可别看花了眼,给我们带错了路啊……”

  “啊……”,看着一旁咯咯笑的媳妇,刘大牛的嘴巴早已是张得老大,这回可是真的傻了眼,那些留守妇女们的本事,他可是早就领教过无数次了,看来,这回可有得自,受的了……

  第2章再见‘波涛汹涌’

  几百里的山路,几十个女人走下来,有说有笑,到也让刘大牛这个村长没有觉得太累,只不过,这一路之上,免不了走走停停,解决一下个人问题,这到是让刘大牛这个三十来岁正值壮年的大汉有些吃不消了。

  都说大山里的人纯朴,特别是那些女人,可能是因为长年村里都没有几个男人的缘故,不管是大解还是小解,她们只是随便找个大树挡一挡,脱下裤子就方便,谁都知道,那些大多数只是一人环抱的树杆,龅膊蛔∷们的脸,也挡不住她们那白白的屁股……

  整整几十个女人,数十个白白的屁股轮流出现在刘大牛的面前,因为人太多,让他想躲都躲不掉,转了个身也许还会发现,眼前的白屁股变得更多了……

  鲆宦废吕矗虽然看得不太清,可这种朦胧感反倒让刘大牛的心中躁动不已,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爬一样,却又无处发泄,在这森林之中,又不比自己的家里,就算是想和老婆干那事,也只能是强忍在心中。

  终于忍到了镇上,当看到那么多来来回回錾面孔后,她们这才有所收敛,可是,刘大牛发现,更让他忍受不了的事出现了……

  现在正值三伏之季,就算不穿衣服都冒汗,那些妇女自然也穿得非常有限,宽松的背心,特有的大领口,不仅让她们胸前那两团粉嫩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十分惹人瞿浚当她们稍一弯腰所露出来的那道深深的诱人的乳沟,更加是让无数人流出了口水。

  每当看到那些城里的男人盯着她们的胸口看,都让他感觉到十分的丢脸,却又没办法和这些大大咧咧的女人们说,毕竟自己是个男的,又怎么好开这个口,弄不龌沟帽蝗怂底约菏歉錾狼,不往脸上看,专往女人的那种地方看……

  而她们之中那些下身只穿件大裤头,露着一双诱人惹火大腿的,则让刘大牛这个大汉,钻到地缝的心都有了,心想,自己怎么就带了这帮子女人出来了,这不是给自己这个村长的錾夏ê诼穑因为那些男人要是只看这些女人也就罢了,他们还偏偏对自己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好像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一样……

  到镇政府这一路,刘大牛就这样忍受着众人仿佛要吃了自己的目光,在一大群年青妇女的簇拥下,艰难的迈着步子隽成系募∪庠诓煌5某榇ぷ牛而且,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故意的,那两团东西还时不时的在自己的后背和胳膊上挤挤蹭蹭的,好像这条路真的很窄一样!

  “镇、镇长好!”,敲开了镇长办公室的门,他总算还记得这次自己来的目的,不由点头哈腰觥

  “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刘大村长啊,怎么样,一年多没见,现在过的可滋润啊?”,因为刘家沟村没有包村主任,所以一直以来,都是由他这个镇长亲自管理,自然对于他们村的情况十分的清楚,生活在女人堆里的一把手,就连他这个龀ぃ都难免有些嫉妒啊。

  “镇长说笑了!”,刘大牛赶忙陪笑道:“我们那个穷地方,哪能和这城里比,这不,我们那连个村医都没有,这次镇长能不能……”

  本来刘大牛还想直奔主题,可还没等自己说觯便见镇长摆了摆手道:“现在的天还真是热哈,看刘村长满头大汗的,还是先坐这歇歇吧,对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都三十来岁的人了,可要多注意身体啊!”,听着镇长的饶有深意的放,刘大牛也只好暂时把自己的话,先憋在了肚子里。

  鲂±睿还不快给刘村长倒水!”,见自己的话有了效果,立马对一旁坐着的小李秘书使了一个眼色,这李艳菲,可是镇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被他收在了自己的帐下,就是为了她能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挡事儿。

  刘大牛见镇长又用这招,不由有些坐不隽耍上次自己来,就是被这女人缠住,最后要办的事,也只是得到了镇长的一句回去等消息,如果这次还像上次一样,那自己可怎么向村里的那些女人们交待啊!

  想到这,刘大牛慌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先去趟厕所……”,说着,便跑了出觯来到门外想着刚刚那向自己的脸直接压来的波涛汹涌,还有些心跳过速……

  看着慌忙跑出去的刘大牛,镇长只是冷哼一声,又给了李艳菲一个眼色,小声嘀咕道:“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就那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还让我找个医生,简直就是痴人雒危也只有白痴才愿意去吧!”

  “什么?他又用上次那招了?”,听了刘大牛的话,李小红暗骂这个镇长不是人,怎么连村里人的死活都不管了?

  看着自己的丈夫窝窝囊囊的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自己的丈鍪翟谟心汛Γ愤怒的一招手:“走,姐妹们,这次能不能成功,就得看我们的了!”,说着,便带着几十个女人闯进了镇政府办公楼。

  第3章村妇上访,无人可挡

  “嘭!”的一声,看着几十个女人闯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镇长一拍桌子正要发火,李小红却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桌上,正正压在了镇长的手上,冷冷的说道:“既然镇长不给我们活路,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你、你是谁?”,一个吃痛,右手用力一拔,揉着有些胀痛的手掌,镇愿械接行┠名其妙,吃惊的问道。

  “告诉你,我就是刘大牛她老婆,如果这回你不给我们解决村医的事,我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说着,眉头一挑,所有的姐妹们都上前一步,大有把他这个镇长生吞活剥的架势。

  一听是刘家沟的,镇长顿时就蔫儿了,看了一眼旁边的李艳菲也是一脸的惊恐,他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彻底底的栽了。

  看着她们出了镇政府的大门,镇长一招手,恶狠狠的对李艳菲说道:“……”

  “镇长,这能行吗?”,听了镇长的话,李艳菲有些迟疑,这么做,可是不合规矩的,完一要是让上面知道了……

  “没事,就按我说的办,一会你就把招工告示贴出去就行了,不给他们吃点苦头,他们就不把我这个镇长放在眼里!哼哼!”i看着镇长一脸的阴险,李艳菲打了个冷颤,便退了出去。

  “怎么样?还是我们有办法吧!”,看着张贴在镇里各个主要位置的招工启示,李小红得意的说道,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几行‘重要内容’!

i “学历不限!”

  “男女不限!”

  “有无资格证均可,月薪一万!!!!!”

  他们没有看到这些,此时站在她们一旁的刘守春却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农村穷小i大学毕业后,开了个网店挣了点小钱的刘守春,却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此时,他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俺是个好人,没人去,俺要去!”,说着,便一把将那张招工启示给撕了下来,直奔镇政府而去……

  而刘大牛他们却因为已经i身离开,又有人挡住了视线,而高高兴兴的回村去了。

  “你是?”,看着一个愣小子连门也没敲,便走了进来,镇长抬了抬自己鼻梁上的镜框问道。

  “俺大名叫刘守春,俺娘叫俺二娃子!”,刘守春站在i公桌前愣愣的说道,弄得镇长哭笑不得,只好继续问道:“我是问你,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应该脑子有些不好使,镇刚刚还想发火,此刻却只觉着这个年青人很有意思。

  刘守春挠了挠头,想了半天才“哦”了i声,将手里的招工启示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俺是个好人,没人去,俺去!”,虽然刘守春的头脑不怎么好用,可他却并不傻,知道这刘家沟村应该就是一穷乡僻壤,不可能会有真正的医生去那里给人瞧病!

  “哦?你是个医生?”,镇长看着眼i这个傻里傻气的年轻人,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一位医生,不由站了起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桌,在这个小城镇里,医生还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就算他是一镇之长,也不敢不把医生放在眼里。

  “你这里不是说不要资格证吗?你当俺看不明白吗?”i一听这话,刘守春有些急了,拿着自己和医生比,这不是明显的看不起自己吗!

  “哦!原来是这样……”,镇长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守春,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嗯,果然不错,真可称得上极品中的极品了……”

  “我给你开个证明,你去镇卫生所领套医疗器械和药品,就可以去刘家沟村上任了!”,说着,也不等秘书回来,笔下飞快,便开了一个证明,并盖上了印章,递到刘守春手里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整个刘家沟的医务事业,我可就都交到你的手上了,年轻人,一定要好好努力啊!”

  在刘守春点头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镇长脸上那阵阴险的笑容,高高兴兴的去镇卫生所领医疗物品去了,他没有想到,原来,‘好事’这么容易做……

  大步来到了镇卫生所刘守春却被告知,现在医疗器械,就连这里都非常紧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而提到药品,所长则更加为难的说道:“药品到是有,不过,我们的资金,也是非常的紧张啊!”,言下之意,便是什么都没有,而且他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哼,俺镇长去!”,刘守春向来直来直去,见他刁难自己,便气呼呼的就要往外走。

  “别别,小兄弟,我们这到是新来了一批好东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批东西我就全拨给你了,这可是价值上万块啊,可别说老哥我亏了你!”,所长赶忙上前,满脸笑的拦道。

  “这个!”,一听是批价值上万的东西,而且还是新发下来的,心里计算着,自己这次也不亏,刘守春便点头同意了,他也知道,现在这年头,向别人要东西有多么的难,有总比没有强不是吗?

 所以,当这所长叫人搬出了整整两个大箱子的时候,刘守春连看都没看,便在一个本上签了名字后,高高兴兴的将这两个大箱子给背走了……

  “镇长,我已经按你说的,只给了他‘那批东西’,您就放心吧!”,镇长挂了电话,恶狠狠的说道:“,刘家沟村的女人们,这回我让你们一个个,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第4章清纯的李小艳

  二娃子带着这些东西,高高兴兴的回了家,将自己所开的网站关了后,又把所有的钱都提了出来,他的记忆之中,隐隐约约记得,要为人民做大事的人,一般都会将自己的全部积蓄,用到自己的事业上,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应该这样做才对。

  “孩子,你带回来的都是些什么啊?”,二娃子的母亲看到他带了这么两个大箱子回来后,就一头钻到自己房间去了,在门边关心的问道。

  “娘,俺找了个新工作,不过,这回可能不能在家里住了,你和俺爹可要照顾好自己了!”,二娃子抬起头说了一句,便又忙了起来。

  “啊?”,一听说自己的二娃子找了个不能在家的工作,她赶忙叫来了二娃子的爹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二娃子的一翻解释,他们终于知道,看来,自己的孩子,这回是要到大山里做好事了,虽然心里百般不愿,可知道二娃子性子的他们,也表示了非常的支持,二娃子的爹还特意去镇政给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刘家沟要怎么去了。

  看着已经收拾好自己东西的二娃子,他的母亲眼里已经有丝丝泪花在眼眶里打转了……

  “二娃子,你看我带谁来了!”,刚一进门,二娃子的爹就吵吵,一脸的高兴,心想自己这次总算是没有白跑一趟。

  二娃子走出房间,看着站在爹旁边,长得十分秀气,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一个女孩,努力的想了想,却也没有认出,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一见二子的表情,他爹就猜出来孩子应该是想错了,便解释道:“这女娃就是那刘家沟的,我去见镇长的时候,她也正好在那,就让我给你领回来了,好给你带路啊!”

  “您就是刘守春吧!你好,我叫李小艳!”,虽然她们都是大山里的人,可却并不像娃子一样俺俺的,只是显出了一股子清纯的气息,说着,便上前来和二娃子握手。

  手里抓着李小艳那白皙粉嫩的小手,从来没有碰过女孩子的二娃子,顿感自己心跳加快,血往上涌,结结巴巴的说道:“俺,俺叫二娃子,俺娘这么叫俺,同学也这叫俺,你也这么叫俺吧,俺的大名,只有在签字的时候才会用!”

  感受着从二娃子手心里传来的温度,李小艳脸上一红,虽然她并不介意,可自己怎么说也还是个大姑娘,还是觉得有些羞羞的,傻子都能看出来现在的二娃子是怎么了!

  “行,那我就叫你二娃大夫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村里的老少,都还等着您去给她们瞧病,给她们带些药品回去呢!”,一提到自己的乡亲,她没有忘了自己姐姐回去时交给自己的任务,不等到医生,就不能回村,所以有些激动的说道。

  “药?”,一说到这,二娃子那总是慢半拍的脑子才想起来,自己从镇卫生所带回来的东西,还没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呢!

  “这东西俺有,来,你跟俺看看,这些够不够,如果不够,俺再去弄些来!”,二娃子总是直来/去,李小艳也不介意,便跟着他进屋了。

  看了看时间,二娃子的爹娘没有再跟进来,反正他们也不认识那都是些什么药,便准备饭去了。

  用力将箱子上的胶带一扯,二娃子便把箱子打开了,可当他看到那/上面印着半裸女人,花花绿绿的盒子后,顿时吓得后背凉气直冒,一把将东西又给捂住了:“这、这!”

  看着一旁刚刚也往里面看了一眼的李小艳,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想不明白,卫生所怎么会发给自己这些东西,这也太难为情了。

  “那都是些什么啊?”,只是扫了一眼,便又被挡住,李小艳好奇的想扒开二娃子的胳膊,看看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东西,自己刚刚明明看见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

  虽然二娃子的力气非常大,可他此时却感觉自己的胳膊有些虚脱,一点也不听自己的使唤,感受着就要将自己的胳膊扒开的那双白嫩的小手传来的温度,看着那张越凑越近的秀美的脸,二娃子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一样,如果这要是让她看见,那自己的人,还不丢大了,怎么能让这个小姑娘看这些东西呢!

  可是,当一股股的热气朝自己扑面而来,两张脸眼看进得就好像要贴在一起了的时候,二娃子终于控制不住了,一下子便挣脱了那双小手冲了出去,“爹娘,俺再去弄些药!”,向着厨房大喊了一声,便只听得重重的关门声响起,然后便是楼道里‘咚咚’快跑的声音。

  李小艳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本来也想要追出去看看,可是,她此时的好奇之心,却让她的身体一动没动,轻轻的打开了箱子,当看到那些有穿着极少衣服,有没穿衣服的各样女人出现在自己的眼里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可芎闷嫘牡那使下,她还是拿出了其中一盒,慢慢打开了包装。

  当一支长长的半透明胶棒握在手里的时候,李小艳的大脑一阵恍惚,这种形状自己仿佛只在父亲洗澡时见过,再仔细看看包装上的画面,李小艳只觉下身出现了一阵莫名的燥热感,痒痒芊浅D咽埽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从自己那里流了出来……

  第5章豁出去了

  刚一跑到外面,二娃子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那么一眼,他就已经明白,那个所长发给自己的这批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可是,那些东西,又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当着自己的面看呢?那就像是让自己把裤子脱了,站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让这个女人欣赏自己的‘宝贝’一样尴尬,可是,平息下来之后,二娃子的心里,却又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如果,刚刚自己当着她的面打开了那些东西,她会怎么样?只是一瞬间,各种可能都飞快的在二娃子那不怎么灵光的脑子里过了一遍,想着想着,二娃子感觉自己的下身有了反应,那种呼之欲出,而又无处发泄的感觉,让他的手,不觉的在自己的裤子面前揉了揉,让自己的‘宝贝’暂时获得了一些慰藉……

  买好了整整一大包的带用药后,二娃子再也无处可去,只好又回了家,可是,他知道,李小艳现在一定已经看了那些东西,如果她并不像之前自己想的那样,而是感觉自己不要脸!是个流氓!那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这,二娃子的那两条腿就好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无比,终于走到了自己家的门口,看着那扇门,自己的手就是抬不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那个女孩!

  突然,二娃子的手机响了,吓得二娃子一个激灵,两手一抖,装药的袋子便掉到了地上,他赶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还没等接,门已经被打开,而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李小艳。

  “二娃子,你怎么才回来啊,饭早都做好了,现在就等你了!”,这时二娃子的娘听见门已经开了,便跑了过来问道

  二娃子也没作答,连第二眼都没敢看刘小艳,一提那袋子药品,低着头就奔着自己的房间去了,他现在还报着一线希望,希望刘小艳没有打开那个箱子。

  可是,当他看到箱子上面放着的那盒已经拆开包装稣穸棒,他知道,自己这次的人,可是丢大了……

  直到他们已经出了城走了很远,在他们的周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了,二娃子也没有和李小艳再说一句话,只是一路背着两个大箱子,手里还提着二个大包,闷不作声的跟着李小艳的脚步。

  一直走到了晚上,他们已经进入到了林子之中,李小艳才首先开口:“我们坐下休息一会吧,到我们村的路还很长,而且!”,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我已经感觉有些饿了!”

  在二娃子家里的时候,平时很能吃的她,就没有好意思多吃,加上走了这么多的路,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光了……

  “嗯!”,二娃子闷哼一声,将所有东西都放了下来,又从包里取出了食物和水,给李小艳递了过去,不过,他却一眼都没有往李小艳的脸上看,找了个干净缘胤阶下,便自顾的吃了起来。

  “我说!”,李小艳只是吃了两口,便又坐到了二娃子的跟前,脸上有些红红的问道:“你那箱子里的东西,到底、到底……”

  “没什么,是镇卫生所发的,都是给你们用浴…”,本来二娃子还想解释一下那些东西不是自己买的,谁成想,本就不会说话的那张嘴,还是说错了话,便又低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也不继续说下去了。

  “我知道!”,李小艳没想到他会说得这么直接,脸上一红,不过,她还是十分好奇阅侵侄西到底是怎么用的,自己弄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虽然有说明书,可是自己并不识得几个字,就靠着盒上印的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她还是有些不明白,便想在二娃医生这里问个明白,所以继续问道:“我只是想问问,那东西,到底是怎么用的呢?”

  此时李小艳的声音很小,不过,因为她的脸离二娃子的脸很近,所以二娃子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却没想到,此时二娃子正做着激烈的心里斗争。

  “在不!你能不能先发我一个,反正这东西不也是给我们准备的吗,等回去了,我就给你钱,怎么样,二娃大夫!”,见二娃子没有说话,李小艳却突发奇想。

  “啊?”,二娃子本来心里就已经翻来覆去的难受,李小艳的这话,又着实的吓了他一跳,惊呀的张大了嘴巴,还有一整口面包没有吃下去,就那么整张脸呆在了李小艳的面前。

  而他这一抬头不要紧,因为李小艳刚刚和他说话而身子前倾,所以现在的衣领已经开到了最大,她胸前那两团柔软,便直接暴露在了二娃子的眼底,加在没穿胸衣,就连那两点突起,都已经暴露无疑……

  只是这一眼,二娃子的下身便起了反应,只觉得自己的‘宝贝’要跳出来一样,也只是这一眼,让二娃子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第6章春色尽显

  二娃子看着那两点粉嫩嫩的凸起,用力的咽了口吐沫,声音十分细微的说道:“俺可以先发你一个,不过,不过俺得在这教你怎么用……”

  听着这小到蚊子飞过的声音,李小艳先是皱着眉头的探着头努力听,当她听到自己可以现在就有一个,而且还能得到二娃大夫的亲自指点,心里简直就要乐开了花,“太谢二娃大夫了!”,说着,直接在二娃子那已经滚烫的脸上又亲了一口,“放心,等到了家,我就把钱给您补上”,她哪里知道,想学这东西的用法,自己还要做那么多的准备活动……

  “不、不谢,俺也不要你的钱……”,见李小艳并没有反对,娃子的心稍稍的定了定,结结巴巴的一边回着李小艳的话,一边站起来走到箱子边,挑选了起来,看看应该给这李小艳用个什么型号的。

  此时,就在他们俩人前面一百来里路的地方,刘大牛眉头紧皱,看着身旁的李小红担心的问道:“你说,小艳能给我们带回个村医来吗,镇长会不会难为她啊?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都是你,非说留下她一个就行,我看,我还是回去吧!”

  “回什么回去,你是一村之长,怎么能让你留下!”,听了这话,李小红急道:“我的妹子,你还不放心,如果留下,村里那些大大小小的事,谁又能办了了?”

  看着李小红拍着胸脯保证,刘大牛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转而想想也是,镇上留谁都一样,可村里自己却一天也离不开,自己出来的这几天,还不知道村里闹没闹出什么事儿呢!也就点了点头,继续路了。

  一会儿的功夫,二娃子这边,终于挑了一个大小合适,即不会弄得李小艳太痛,又会让她很舒服的型号,一边拆着包装,一边对李小艳说道:“好了,你准备一下,俺现在就给你演示一下这东西的用法!”

  二娃子说得有板有眼,而且一改之前那种愣头愣脑的样子,看上去还真有了几分大夫的样子,而且,李小艳并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夫,所以现在的她,对二娃子还是非常的信任的,只是,听了二娃子的话,她却有些为难了。

  “二娃大夫,我还要准备吗?我不会!”,李小艳说话的声音非常小,生怕二娃子笑话自己什么都不懂。

  “哦,就是把裤子脱了!”,二娃子说得干脆,东西已经拿在了手里,现在,就是李小艳想停,他都怕自己会停不下来了,所以话说的也比较强硬,尴袷且桓稣嬲的医生在命令自己的病人一般。

  “啥?”,李小艳刚刚还有些腼腆,此时却瞪大了双眼,失声叫道:“为啥要俺脱裤子啊?”,说着,还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裤带处,生怕二娃子会亲自动手。

 藜李小艳的反应这么大,二娃子也有些慌了,在心里暗怪自己不应该这么着急,应该慢慢来才对,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由不得自己再收回来,二娃子只好硬着头皮,指着那盒子上的女人说道:“你看看这,如果你不脱,让我怎么教你呢?”

  李扪蘅醋拍歉雒淮┮路的女人,这才想起来,这东西用的时候,自己是不能穿着衣服的,现在她有些后悔,为什么答应他在这里教自己呢!

  见李小艳没在说话,二娃子知道她在做着心里斗争,因为刚刚太过急躁,这回他则是装出了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奚詈粑几次,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急了,特意让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却还是有些紧张的盯着李小艳看。

  等了一会,李小艳虽然有些脸红,她却不是一个喜欢优柔寡断的人,明知道在这里和在村里的卫生所里学没什么两样,自奕椿拐饷唇粽牛刚刚的一瞬间,竟然还把二娃大夫当成了坏人,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吧,不过,二娃大夫,能不能先把脸转过去!”

  ‘大夫’二字,被李小艳咬得很重,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个普通人,而是一位受拮鹁吹拇蠓颍反正回去了也得让他看,那还不如在这里就先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标签:留守  妇女  女的  春天  全本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