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工棚里的原始欲望

时间:2017-08-27 14:45:1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05479   评论:0
  第1章 最后的晚餐
  七月的尾声,南高原被火辣辣的太阳烧烤着,热气不断地从黄褐色的庄稼地里慢慢腾腾地升起来,空气沉闷、燥热。
  直到傍晚时分,一缕北风呼呼地吹来,温度才降下来,才稍微凉快一些。
  万鹏程,正收>自己的东西,准备和大哥万展翅出去大干一番。说是大干一番,其实就是母亲病了,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才出去的,所以万鹏程心里很不是滋味。
  万鹏程的父亲万老根,在给哥三取名字的时候,是有寓意的,希望他们一个能鹏程万里,一个能展翅高飞。可是万老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心细心栽培的三儿子,也要和老大一样去做一个农民工了?
  万鹏程是万老根的三儿子,所以大家都叫他老三。本来万老根一说起自己的三儿子老三,就眉开眼笑的,总是说不出的骄傲。因为万鹏程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
  可如今,焕细在坐在屋前的大石头上,嘴里砸吧着烟还不断地叹气摇头,头也像压了千斤石头一样抬不起来了。
  “命啊,这都是命。”
  “爸,没事儿的,等我赚够了钱给我妈看病,我就会回来当老师,当公务员的。到时候您一样在人前人后都长脸。”老三安慰皇巴甓西出来,看见自己的老父亲坐在石头上不停地叹气,就坐在石头上,一边安慰父亲,一边抽了根烟放在嘴里。其实什么时候回来,老三心里也没底,更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当上老师或是国家公务员的那一天。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母亲病重,四处借债才让母亲的病情稳定下来。这关键时候老三只能放弃自己当老师和做公务员的想法,跟着大哥去工地上闯荡挣钱给母亲治病。
  老三的大哥在外面混了好几年了,这次回来就是要带一帮人出去干活发财的。听展翅眉飞色舞的说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可是在万老根和万鹏程看来,那些东西都不如一家人安稳的生活在一起来的实在。
  “展翅呀,你说外面能挣大钱?那你这几年咋还是没争着钱呢?还是把鹏程留在家里考个老师,当个公务员什么的,来得实在。一来有个稳定的工作,二来也可以照顾我们老两口,再说你把老三带走了,留吴莎一个人在家怎么办呢?”说完,万老根有抽起他的旱烟来。
  “爸,工地上能够挣大钱,只要有了钱,我们就可以给母亲看病,在把账还清,我们就可以回来过安稳的生活了?不然,现在这情况咋办呀?”
  万老根儿听到老大万展翅的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三则默默地向不远处的庄稼地里走去,绿油油的庄稼十分茂盛,再过一个多月这些庄稼就变成金黄金黄的,就可以收。可是自己和大哥明天就走了,二哥也几年不回家,甚至连个信信儿都没有,这壮实的劳动力都全部走了,这收庄稼的活儿就只有落在了爹和吴莎的身上了,况 他们还要照顾自己的母亲,所以他们这日子真不知道怎么过。
  吴莎,是老三的女人,是老三的大学同学,读大学时两人一起做坐的。由于一次外出他俩都没有把持住,所以两人就在一起了。现在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两年的感情不是说丢就能丢的,老三也害怕自己外出了,自己的女人就成别人的了。毕竟,都有过了那样事情。时间久了谁又能憋得住呢?要是没有那第一次还好说,可是这东西就是怪,有了第一次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收不住了。老三想到两年里和吴莎有那么多次忘情的缠绵,老三的心里除了感激,还有些许的生理反应。
  可是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自己睡了两年的女人,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滋味。
  但现实摆在眼前,有什么办法呢。
  老三躺在田坎上,望着远方。他觉得今天的村庄好美。在故乡呆了很多年,老三从来没有觉得故乡有过如此美丽:“几缕炊烟飘过村庄,夕阳落在田簧希几只羊和几个孩子一起在田地里欢快的奔跑。
  以前的故乡不也是这样的吗,但为啥以前就没有发现它美呢?难道真的是很多东西只有在要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吗?
  心里在胡乱的想着,根本没有注意天已经黑下来了,直到吴莎喊老三时,才打断了蝗胡乱的思维。等老三回到家里,吴莎已经把饭做好了。
  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等着老三回来吃饭。
  一桌子饭菜,饭是米饭;菜有腊肉、豆花、西红柿炒鸡蛋……这些都是平时在家很少见到。难得一见的是还有一小瓶北京二锅头。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旁,一桌子美食。但好像谁也高兴不起来。
  也是,这种情况谁能高兴的起来。虽然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但是目前家里一贫如洗,而且母亲还等着钱治病呢?
  老三坐在母亲的对面,母亲的脸色看起来,比以前好了许多,父亲的脸也比在母亲酥氐氖焙蚯崴啥嗔耍只是经过这一个月的磨难,父亲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老三为怕母亲看见自己心中的不快,他起身扭开了二锅头,给父亲满上,有给他大哥满上,然后再给自己满上。
  等到吴莎坐下来,大家才开始动筷子,整个气氛相巳谇ⅰH绻要是没有那么多困难的话,这一家人应该是可以多么幸福的在一起生活的呀。
  老父亲,本来不喝酒的,但他今天破例了。一是因为老伴的病情有所好转,二是因为老大老三明天就要外出了,所以他再不会喝,今天他也破例喝了,像是为自己的儿子饯行一样。
  饭桌上,母亲看起来虽然很脆弱,但见她十分高兴,她似乎忘去了自己仍然重病缠身,只看见了眼前这和和满满的一幕。
  饭桌上,三父子频频碰杯。老三的哥哥想到明天就可以带着老三和另外的七八个工人就要回自己的工地了,心里高兴;老三的嫂子看/惯家里的贫穷,她在外呆惯了,想到明天就有可以回到原来的日子了,也是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有老三和吴莎的话稍微少点,少了一些对外面的花花世界的向往和好奇,多了一份对故乡和亲人的眷念。
  其实吴莎的心里也不好过,她舍不得老三,她只想和自己的男人过安稳简单的日子,不需要太富有,可是这一切都将是奢望。
  但这一切都不能摆在脸上,吴莎如此,老三也是如此。就这样一顿饭直到晚上九点左右才结束,吃了将近两个小时。
  第2章 午夜缠绵
  吃完饭,大哥便和父母商量外出的事情,老三则一个人走进了卧室,老三什么都不想听,老三也什么都不想知道,老三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感到好奇。
  老三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这卧室是去年装修的,说是装修业有点牵强,就是整了点白石灰糊在原来的石头墙上。但这白石灰也来得不容易,是自己父亲和母亲从十几里外的地方一点一点儿背回来的,再苦再累他们都觉得值得,因为他们知道老三要带女朋友回来,想等老三的女朋友来家里时有地方住,也想留住这个姑娘至少不让姑娘看不起老三家里穷跟老三分手。
  卧室里的东西也是上次和吴莎回家时,老三的母亲新买的,从枕头、被子、垫单再到蚊帐等一缕都是新的,都是老三的母亲用自己辛辛苦的一分一分攒来的钱给自己买的。
  老三的母亲十分心疼老三,在父母眼里老三是个乖孩子,不但平时懂事,从不和父母顶嘴;而且读书时成绩又好,还给自己找了个十分乖巧的儿媳妇。
  老又道母亲对自己的好,所以眼前母亲病了,即使自己在不愿意,即使自己再苦,也要拼命地挣钱治好自己的母亲。老三想,母亲为我们辛苦了一辈子,劳累了一辈子,即使病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也没有休息,仍在尽其所能地为我们做事情。所以不管怎样,一定要想办法治好自己的母亲,让忧啄芄上几年好日子。
  等吴莎清理好厨房进来,看见老三躺在床上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便坐在床边安慰老三。
  “你去吧,自己在外面小心点。我在家等你回来。”说着吴莎就靠在老三的胸膛上。其他的留恋的话吴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
  老三觉得自己的胸膛内有一股火正等着奔涌而出。老三恨不得马上把自己的女人按在床上好好的做一次。可是老三没有。
  老三抱紧了靠在自己胸前,并说要等自己回来的女人。老三知道,吴莎哭了,吴莎只能用眼泪告诉自己,舍不得自己,爱着自己。
  吴莎坐在床边看老三一句话也不说,知道老三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没有说话,坐了一会儿,她转身去拿起她那个平时用来洗下身的小盆子出了去。
  老三明白吴莎的意思,以前每次要做那事的时候,吴莎都会出去洗洗,也会叫老三出去洗洗。老三想反正都的离开,d不如干脆不想那些伤心的事了,好好的和吴莎做一晚上,把自己弄舒服,也把吴莎喂得饱饱的,免得日后在工地上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见一个女人,更别说睡女人了。于是在吴莎出去的时候,老三偷偷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不多久,吴莎就回来了,还给老三端来了一碰水。看见老三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吴莎就走过来坐在床上,把手放在老三的脸上说:
  “快去洗洗吧,我把水给你端进来了!你洗了就放在那里明天我端出去倒。”
  看见吴莎憔悴的样子,老三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起身下床,蹲在小盆子上,开始洗起了自己小老二。小老二似乎也知道将有一场激战,老三刚一擦,就鼓鼓地胀了起来。
  在老三洗的时候,吴莎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老三,双颊微红。她白嫩的身子可能是由于天气过于燥热的缘故吧,也开始微微发红,且额头上渗出了不少汗珠。
  吴莎想,都要分开来了,好好地给他一次,这次去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把他喂饱了,免得出去被他们带坏了,到处去拈花若草的。
  老三洗完了,把毛巾挂在墙上,就上床去,躺在了吴莎的身边。抱着吴莎,吴莎也转过身来抱着老三。老三不能给吴莎>何承诺,只能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然后他们就相互啃了起来,由于老家的房子隔声效果不好,他们不能像读书时在外面住旅社那么疯狂,所有的动作都只能轻轻的进行。
  吴莎平躺着,不断地扭动着她的身体,她水蛇般的腰肢,呼吸也越来越重。吴莎紧紧地搂着自己的男人,那感觉想要吞掉她的男人一样。老三松开了抱紧她的手,然后轻轻的伸向了她的敏感地带。万鹏程很清楚他的女人需要什么,他要满足自己的女人,他要狠狠地爱她一次。
  那晚,老三和吴莎一次又一次的纠缠在一起,一次比一次紧,谁都希望把对方缠进自己的身体里,甚至是生命里。
  第3章 黎明的欢歌
  村里的第一声鸡叫便把万鹏程吵醒了,此时外面的天还很黑,什么也看不见。身边的女人还在呼呼大睡,万鹏程轻轻地探起身子,想把头靠在床头上,他小心翼翼的,深怕惊动了身边的女人,他希望自己耘人能好好地在自己身边睡上一觉,过了今天两人的苦日子就来了。
  可是,尽管万鹏程小心翼翼地,身边的女人还是被惊醒了,忙转过身一手拉住万鹏程,真的好像一撒手这男人就会丢了一样。
  万鹏程见吴莎醒了,便又睡下来,伸手紧紧地搂住吴莎,陨则像一个孩子一样乖乖地躺在他的怀里,是不是地又抬头看看万鹏程,然后又乖乖地把头埋在万鹏程的怀里。
  见女人如此乖巧的样子,万鹏程不禁伸手轻轻地摸着吴莎的脸颊说:你好乖,真舍不得离开你。说着万鹏程把吴莎深深地藏进自己的怀里。
  陨抬起头,看着万鹏程说:“老公,我爱你,不要走好不好?”吴莎知道万鹏程不会因为自己留下来,吴莎也不是要留万鹏程下来,可是吴莎真的舍不得自己的男人。
  吴莎心里明白,这一去不知道万鹏程要在工地上吃多少苦,受多少累。
  万鹏程:“老怨裕乖乖的在家等老公回来好不好。老公很快就回来了。好不好。”万鹏程也不忍心把自己的女人留在家里,可是如今万鹏程也只有这样安慰自己的女人。
  听见万鹏程这么安慰自己,吴莎撅起嘴撒娇到”不要,不要,我不要你走。”
  万鹏程轻轻地拍着陨的背像哄自己的孩子一样“老婆乖,等老公出去赚到钱了,就回来好好地陪你,心疼你。”
  “嗯,老公,我爱你,我会乖乖地在家里等你回来。你要早点回来。好不好?”吴莎知道没办法留下自己的男人,只好退了而求其次让自己的男人早点回来。
  岳瞎答应你,挣到钱我就回来。可是,你要答应我,在家要乖。”
  吴莎深情地望着万鹏程说“我会乖乖的等你回来。可是,我不想要你去,我不想一个人在家里不停地思念你,想你,等你。你知道吗?等待一个人有多幸苦,有多累。我还害怕你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呢?”
  “不会的,老婆,我爱你,不会不要你。我知道思念一个人很苦,可是老婆,对不起,我必须去。”
  吴莎说出了自己的内心的担忧与恐惧,想到自己的男人就要离开自己了。吴莎嘤嘤地哭了起来。
  “老公,只要你爱我,只要你心里有我,只要你一直都要我,我就满足了”吴莎说。
  “老婆,真舍不得你,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会好好地爱你。”万鹏程用右手紧紧地抱住吴莎,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吴莎的头发和脸颊说。万鹏程再也不知道该用什么什么语言安慰自己的女人了。万鹏程抬起吴莎梨花带雨的脸,轻轻地吻了下去。
  吻干了吴莎脸上的泪,那咸咸的味道唤醒了,万鹏程的身体。
  万鹏程心想或许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安慰自己的女人,让自己的女人知道,自己的心,自己的人,都是她的。
  万鹏程开始疯狂地轻吻他的女人,他的手也不安分地伸进了吴莎地衣服里面。那对奶子,丰满圆润,上面顶着两颗熟透了地樱桃。万鹏程的手熟练的摸到那两颗红樱桃,轻轻地拨弄起来。
  吴莎心里知道,自己的男人是要自己了。她开始配合自己的男人,扭动自己的身体,张开自己,人自己的男人摸自己。
  万鹏程开导自己的女人有了反应更加疯狂的亲吻吴莎,抚摸她的身体。
  万鹏程时而轻吻,时而轻咬,弄得吴莎,酥痒难耐。终于,吴莎主动退掉了自己的衣裤,赤裸裸地展开自己的身体在万鹏程面前。吴莎不懂得如何让讨好自己的男人,吴莎只想让自己的男>看个够,摸个够。
  吴莎嘴里发出了轻轻地呻吟,万鹏称终于忍不住,三下两下把自己扒了个干净,爬到吴莎身上。
  万鹏称没有直接进入,他知道,他的女人需要更多的爱抚,更多的温柔。万鹏程一寸寸地吻着自己的女人雪白的肌肤,直到吻到女人最敏>的地方。
  吴莎,不要自己的男人,亲吻自己的那里。吴莎觉得那里太脏了,他舍不得。吴莎把万鹏程的头抬了起来,忘情的对自己的男人说“我要你。”
  万鹏程听到自己的女人这么说激动地吻了吴莎的嘴,轻轻地把他那早已胀的青筋毕露的小老二,在>莎的敏感地带摩挲着,万鹏程感到一阵湿滑,再也忍不住进入了吴莎的身体。
  他们疯狂地缠绵。万鹏程,一次有一次地进入,一次比一次更卖力,一次比一次进入更多。吴莎也感觉到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可是还在不停地抬高自己的屁股,让自己的男人进入更深更深地地方。
  然后低下头准备在吴莎的额头上亲一下,不料吴莎却抬起头硬生生地额头上的一吻给接到了嘴上。
  屋外正是破晓,丝丝微弱的光照着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也照亮了万鹏程出发的路。屋里发出一阵又一阵地声响,那是属于他们的欢歌。
  第4章 整装出发
  吃过饭,吴莎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两遍万鹏程的背包,深怕万鹏程把什么东西给遗落下来了。
  万鹏程则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和父亲抽着烟。万鹏程的大哥万展翅他们同样已经收好东西了。
  但是现在还不能走,因为万展翅找的工人都还没有来。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万展翅找的工人来了。二男三女共五人,都穿得烂朽朽的,一看就知道是少数民族,但有两女的看起来却十分有味到,一个羞涩清纯;一个少妇风韵,看得万鹏程两眼直呆呆的。
  虽然都是本村的,但由万鹏程一直在外读书很少回家,所以都不太认识。只有一个小伙子万鹏程稍微熟悉些,但也想不起叫什么来着。
  还是那小子先叫了出来:“鹏程兄,我张强,我们小学在一个学校里读书,矮你一届。”
  “哦,想起了,你和我隔房兄弟阿方一班的嘛。”鹏程说。
  “是的,鹏程兄记性真好。”张强说。“哦,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媳妇,宋梅。”张强接着对万鹏程说。
  万鹏程看了一眼宋梅,发现这女子虽然穿得有些破烂,但脸蛋白里透红,五官很是精致,有一股子掩饰不住的气质,而那份少数民族才有的少妇韵味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万鹏程于是向宋梅礼节性地点了一下头,对她说了声“嫂子,你好,眼镜却狠狠地盯着宋梅的一对大*子看了看。
  宋梅面带微笑地点了一下头,与万鹏程对视了一眼,发现万鹏整盯着她的胸看,脸顿时红了起来。
  万鹏程则又转身和张强聊了起来。
  原来张强小学毕业后就没有读书来了,二是跟着别人到处打工。今年回家的时候就在自家的后阳沟里把宋梅给上了,宋梅家见张强这小子年轻力壮的,这些年出门打工也找了点钱,而且自己的姑娘也都被他睡了,于是也就忍>吞声地和张强地父母商量着把他们的事情给办了,所以今年张强就在家里和宋梅结婚,还没有来得及出去。这不万展翅回来的时候,他们的喜事才刚办不久呢。
  万展翅见兄弟和自己找的工人有老交情,心里十分高兴。等万鹏程与张强交谈完,万展翅就把自己的兄弟介绍给了工人们认识,他说”这是我兄弟,鹏程,大学生。他文化比较高,到了工地,我会将工地上的事情交给他处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他。
  然后万展翅又把找来的这些工人介绍给万王鹏程。原来那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的叫韩江,另外那个妇人则是他的媳妇;而那个和宋梅年纪相差无几的那个女的叫杨莉,是韩江的小姨子。
  万鹏程盯着杨莉看了两眼,发现这女人和宋梅比起来虽然少了几分成熟少妇的韵味,却多了几分清纯与羞涩。一袭清秀的长发,一张精致的面孔,再加上一对丰满的奶子和苗条的身材,看的万鹏程摇摇欲坠的。
  其实万鹏程的女人吴莎也不差,不但不差,而且与这两人比起来仍然占有绝对优势,不但是大学生,而且身材也不会输给她两,尤其那对奶子读书时在全班更是数一数二的。
  但奇怪的是,男人很多时候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总觉得衣服是新的好,婆娘是别v的好。
  所以当这两个女人出现在万鹏程面前时,他总是心慌慌的。但是由于初次见面,而且又是众人在场,他便不敢再有所作为。
  等万鹏程和大家一一认识完,大家就准备开始出发。
  万鹏程的大哥和她的嫂子带着工人在前面都走了好远了,父母也去送他们。此时万鹏程还在自己的卧室搂着自己的老婆吴莎准备在大战一回。
  见万鹏程猴急猴急的样子,吴莎也就松开了万鹏程,自己动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万鹏程见吴莎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万鹏程也就赶紧松开自己的皮带,把裤子退到了小腿上,然后抱着吴莎又亲了起来。
  万鹏程见时间不多了,没有抱着吴莎亲几下,就展开了攻势,若得吴莎啊……啊地不停地叫唤。
  就这样站着,万鹏程便和吴莎疯狂地扭动起来。过了一会儿,万鹏程估计有些累了,这才把屋里放到在床上,又是一阵疯狂之后,万鹏Р啪⌒耍和吴莎弄好衣服出来。
  见他们都已经走了,两人才有手牵手的上路。
  到了汽车站,又等了好一阵子,汽车终于来了,又是一阵千叮万嘱,众人才纷纷上车。而万鹏程与吴莎依依不舍的样子更是让许多人眼红。
  直到车子启动了,吴莎才流眼抹泪随着万鹏程的父母回家。
  而万鹏程坐挨着杨莉坐在靠窗的地方,心事重重地望着窗外。
  第5章 拥挤的大锅铺
  车窗外,红红的夕阳落在不远处的山头上,故乡离我越来越远,窗外的事物与我越来越陌生。
  知道晚上八点,万鹏程他们一行才赶到县城了火车站。
  六月虽然不是客流的高峰期,但由于这段时间放假,加上这个火车站优势附近几个县唯一的火车站,所以出行的人也比较多,整个火车站也就显得十分拥挤。
  万展翅见售票厅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于是收了大家的身份证去排队买票,并安排万鹏程与他嫂子带着大家出去吃点饭。
  大家吃晚饭转来见万展翅还没有买到票,万鹏程便起身去替他哥哥排队买票,换他哥哥出来吃饭。
  直到晚上10点了,才买到票,而且是明天早上5点的票。不得已大家就只能找家旅馆住宿。
  因为也就只能休息五六个小时了,为了节省大家商量就找家大锅铺的旅社挨着休息算了,。
  万展翅找到旅社,和老板商定好住宿后,旅社老板就带着大家进了一间大概有10来张床的房间。
  房间有些脏,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汗臭味。万鹏程有些受不了这个味道,就赶紧起身去打开窗户。
  安顿好大家之后,万展翅就问万鹏程出去上网不,万鹏程说累得很就不去了,于是万展翅就带着他媳妇是出去。
  万鹏程就找了张稍微干净点的床躺了下来,掏出自己的手目雌鹆诵∷怠
  现在屋里就只有剩下六个人了,由于张强与韩江都是搂着婆娘水的,所以杨莉就和万鹏程一样落单了,只能独自找了一张床躺下。
  慢慢的,屋里响起了鼾声,万鹏程觉得睡意有些浓了,就收好手机,准备睡觉。
  由于窗外的路灯比较明晃晃的,所以万鹏程睡下的时候特意在屋里扫视了。他发现所有的人都睡了,而不远处一个人睡的杨莉似乎还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好像身子有些难过。
  杨莉这样的举动让万鹏程浑身像有好多蚂蚁在爬一般,身体的有一处地方高高的翘起,很硬,十分难过。
  万鹏程想,你个鬼婆娘,不好好睡觉,翻来覆去的惹得老子都浑身不自在,要是这间屋子只有一个人的话,老子硬是把你全身脱得光光,压得你纹丝不动。
  万鹏程虽然是大学生,知识水平也高,但并非好人,睡过的女人也不在少数。
  只是有了女朋友吴莎好收敛了好些。全身也说不上收敛,只是和的女人办事的时间少了。但和吴莎则是每天都在校园里打野战。一天是操场的大树下,一天又是图书馆的天楼上,有时甚至是在教室里。
  万鹏程好像除了喜欢文学,爱写点散文诗歌之类的外,其他的爱好便是做那事情。
  万鹏程做拿事情的瘾好像很多,一天最少得有一回。多大时候一天不下五回。
  今晚,虽然那两口子都貌似睡着了,没有什么动静。但杨莉这个小狐狸精,一个人在床上扭来扭去的,还时不时地把自己的胸露了点出来,实在是伤人。
  万鹏程使劲地握着自己的兵器,万鹏程是在太想冲锋了。万鹏程想,再等一会儿你鬼婆娘还在翻来覆去的,老子硬是过来把你给办了,就算是干不成,老子也得好好地摸你两把。
  万鹏程正胡乱的想着,张强和他媳妇宋梅睡的那张床却传来了动静。万鹏程听见有了动静,便只好把被子盖在头上假装睡着了。
  实际上万鹏程则在被窝里,悄悄地把被子掀了个缝,死死地盯住张强和宋梅那张床。
  只见宋梅睡在张强的右边(万鹏程睡这边),正在往小腿上脱裤子,窗外的灯光照进来虽然已经很暗了,但万鹏程还是感械剿蚊返牧教跬劝谆ɑǖ摹
  宋梅刚把裤子撂倒膝盖上,张强就翻到了宋梅的肚皮上,两人一翻对接后,张强便轻轻地在宋梅的肚皮上晃动起来。
  这回杨莉的床上也没有了动静,估计也是在侧耳倾听吧。
  万鹏程看看张强两口子,又看看宋梅那边,身子里就像有座火山要爆发一样,身体不断升温,苦干舌燥的更加难过。
  万鹏程只看着杨莉,好用手握住自己的工具,轻轻地上下蠕动。
  就在张强两口子快进入高峰的时候,杨莉也转过身来对着万鹏程,一只手不停地在胸口上移动,另一只慈瓷旖了被窝深处。
  终于在张强熄火的时候,万鹏程也完事了,只有杨莉的杯子还在轻轻地晃动。
  万鹏程想,这下应该安静了吧。
  杨莉哪个鬼婆娘应该不敢整出啥子声音来,反正老子也暂时完事了,老子就不管你了,准备睡好了,明早好出发。
  可是就在万鹏程刚闭上眼镜不久,又听见了韩江的床上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第6章 再现春情
  万鹏程见韩江的床上又传来了动静,心想张强那小两口刚结婚不久,这是倒是也正常。
  没有想到韩江这两髯佣寄敲创蟮哪昙停娃儿都要娶媳妇还有这么大的瘾。这才头一天出门,还有这么多人睡在一起竟然都熬不住了,真是瘾大。
  是瘾大呢,还是此时此情让人感到兴奋。
  万鹏程还在朦朦胧胧的想着,突然听见韩江的婆娘轻轻地叫了一声,道:“你个死鬼骱锛焙锛钡模硬是舍不得多摸哈再整,干涩涩地,把我整痛了”。
  只见韩江嘿嘿地笑了一声说:“婆娘,小声点,怕他们听见”。
  “那你还……啊,韩江的婆娘话没说完,又是啊的叫了一声。
  “你个死鬼,摸也不摸,又不轻点,今晚你是存心整我不”。韩江的女人有说话了。
  “好了,婆娘,不要闹嘛,少摸多磨嘛,我这就轻点,你不要闹,怕这小鬼些没有睡着。”韩江说。
  于是,韩江的婆娘便步在说哈了。
  只听见从他们床上传来了轻微的声音,这声音同他们的呼吸一样节奏。
  这声音若隐若现的,真是美妙无比呀。
  只是苦了我和杨莉两个单身了,这对不知羞耻的狗东西。老子都要睡着了,又把老子吵醒了。
  万鹏程转身杨莉,见杨莉仍旧呼吸紧凑,身体还要轻微的摆动。
  呐舫绦南耄老子得烧哈你们。你们两口子倒是快活,就一点都不顾及我们的感受。
  于是万鹏程假装翻身,轻轻地哼了一声。
  虽然这声不大,但足够让韩江两口子听见了。
  韩江两口子听见万鹏程哼了一声,也就不敢再有动静。韩江趴在他婆娘的肚皮上,望着万鹏程的床,以为等一小哈就有可以开始了。
  不料万鹏程却掀开被子,准备起身。
  这情景着实让韩江下了一跳,于是韩江抱着她婆娘侧着翻了一哈身子,但自己的东西却始终没有离开他婆娘的身体。
  万鹏程起来,开门走了出去。在路过杨莉的床边时,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他也是真想在杨莉的床上睡下来,虽然自己睡过的女人也实在不少了,但哪个男人不想尝尝鲜呢?这样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姑娘,而且还忸怩作态的,加上此时此情,万鹏程真想倒下去,一竿子插到底。但现在的形式不允许她囱做,她姐姐和姐夫是醒的,万一韩江那两口子不高兴,来整自己几下,自己还只能悄悄地受了。如果是两口子想敲诈一笔,把事情搞大了则更是麻烦。
  万鹏程到了厕所并没有解手,而是哈了根烟抽了起来,看来万鹏程真的挺难受的了。
  万鹏程想,要凑夤昶拍锍隼淳秃昧耍出来老子一定开了她。
  但万鹏程接着抽了两只烟,也不见有啥动静。于是万鹏程就准备走回去睡了。
  刚刚走到门口,万鹏程就听见了里面传出的喘息声。
  看来这两口子瘾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万鹏程想,看来老子一定要像个法子整哈这两口子,也给自己创造点机会。
  万鹏程在门外站了一小哈,估计是想到主意了,便悄悄地推门进去,这时张强那两口子由于兴奋过后,可能有些疲惫已经发出了鼾声。
  但是韩江两口子可能处在极度兴奋的上升阶段,所以跟恩没有右獾接腥丝门,更没有注意到万鹏程已经进来了,并站在了他们的床前。
  万鹏程弯下身子,轻轻地叫了声韩大哥。
  韩江一惊,一下子就从他婆娘的肚皮上翻了下来。韩江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兄弟你回来了”。
  万鹏程点头道:“是的,韩哥,吓着你们了,你们继续,我睡了。”然后万鹏程就转身离开了。
  万鹏程路过杨莉的床上,看见杨莉脸正对着墙子,于是便轻轻地弯下腰,在杨莉的的耳朵上轻轻地哈了口气,若得杨莉有扭动了两下。
  于是万鹏程便大胆地把手伸进了杨莉的被窝牟⒃谒的胸口上按摩了起来。
  杨莉挣了两下,见无法挣开万鹏程的手,也就没有动了。只有静静的享受。
  万鹏程见杨莉不在反抗了,便大胆地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衣,在杨莉的两座乳峰上耍了起来,时不时地还去挑逗以下两颗不大不小的樱桃。
  杨莉的胸被万鹏程摸来摸去的,感觉的到体内那一团火旺旺地烧了起来,身子十分难受,呼吸也变得游弋起来。
  万鹏程见杨莉也是春情荡漾的,便将手伸向了杨莉的下面。
  没有想到杨莉却生生地给阻止了,不管怎样也进步去。
  于是万鹏程只有郁郁地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这时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第7章 短信交流
  万鹏程赶紧打开手看了看,心想难道是杨莉那个婆娘奈不住寂寞了。
  结果打开一看是自己的女人吴莎。
  “老公,你到哪×耍课蚁肽悖想得睡不着。”看着自己的女人这么想着自己,这才第一天差点儿就做了对不起自己女人的事情,走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答应自己的女人,自己会守住,万鹏程叹了口气,心想还是自己的女人好。
  “宝贝儿,我到火车站了,没坐到车,住在回车站了,我也很想你,乖,早点睡。爱你。”万鹏程好好地给自己女人回了一条短信,说的全是自己女人爱听的话,万鹏程知道只要自己告诉女人爱她,想她,她就会很高兴,很幸福。
  “老公,我也爱你,我想要你抱我睡。”吴莎又发来短信。
  万鹏程看了看短信笑道苷馀人又想干那事了,不干那事儿她也睡不着啊。在学校的时候,每天我们都会出去野战,或在球场,或在大树背后,那时的时光是多么的好混啊。
  只要我说我要吴莎救就说好,不论在哪里,在什么时间,自己的女人都会满足自己。可如今她不在我身边,小老二都要胀破了,都无人理会。也难怪吴莎回想自己,我们什么时候过过这样两地分隔的日子,可是这日子何时才到头啊。”
  “宝贝儿,乖,不许乱想,老公不在家你要乖点。”万鹏程知道苦了自己的女人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个男人又想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顶绿帽子呢?谁愿意做乌龟啊。
  “哦,老公,我会乖的,你也要乖,我会乖乖的等你回来。我只是你的。”吴莎的话那么真切的回荡在自己耳边,万鹏程知道这个女人是真心实地的爱着自己的。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吴莎你别怪我,我是爱你的。万鹏程心里就这么跟自己说道。
  “老公,要睡了,你也快睡了。宝贝儿,我好想要你。”万鹏程无奈的说出那句话,万鹏程现在根本没想到要干自己的女人一回,他只想干睡在自己旁边的那个苗族姑娘,杨莉。
  万鹏程听说苗族姑娘的那里水特别多,也特别热。万鹏程早就想感受一回了。
  这东西越想越厉害。小老二也造反了,把它按下去他又弹起来,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其实我才明白,他要干杨莉,他迟早要干掉杨莉。
  “老公,我也想要你,那里痒。”万鹏程心想这女人是发情了,只得配合她玩回了。
  “宝贝儿,用手摸摸<”万鹏程一只手发着短信,一只手不安分的套弄起自己的小老二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杨莉。
  这才发现杨莉的床也在微微颤动,这下万鹏程来了兴趣。悄悄摸到了杨莉的床边,听到杨莉急促地呼吸声。万鹏程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心想“你这骚婆娘,装什么装?憋不住了,自己动手了。”哈哈哈机会来了,让我来帮你。
  突然短信又来了,不禁吓到了万鹏程,更吓到了杨莉。
  杨莉突兀地转过头来,正好和万鹏程四目相对。不知道是不是万鹏程的眼睛里冒着火还是怎么了?杨莉的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万鹏程眼睛直勾勾地盯被子里杨莉鼓起的胸脯,终于按耐不住一只手伸了进去。
  没想到这下杨莉这婆娘又生生的给我把手推了回来,还把头蒙在被子里转过了身去。万鹏程心想算求咯。老子今晚注定要被小老二憋死。
  没有得逞的万鹏程,又只得回到自己床上,自己套弄起自的小老二来。
  打开手机一看吴莎竟然发来了自己的照片。
  这照片深深吸引住了万鹏程的眼睛。原来每次都忙着做那事去了,还没好好看过自己的女人,原来自己的女人的身体这么漂亮,丰满白皙的那对大奶子,尤其突出,她知道万鹏程最爱她的那对,以照得特别清晰,明显。那对奶子高高挺立着,那两个红色的小点儿也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万鹏程恨不得一下就扑上去咬一口。
  玲珑曼妙的曲线,腰上虽然有些肉,可是那样丰腴的肉感正是万鹏程喜欢的。摸上去肉肉的,软软的。最隐秘的部位吴莎居然用手挡了一下,那些黑色的绒毛,若隐若现。万鹏程知道吴莎故意挡住了那些绒毛下面的粉红,她是要自己的男人好好想自己。
  这会儿杨莉对万鹏程来说还不及这张照片来得实在,来得温柔,来得及时。
  第8章 火车上的艳遇
  对于万鹏程来说,这一夜对于万鹏程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标签:工棚  里的  原始  欲望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