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致命偷窥:耕不完的女人地

时间:2018-05-09 20:33:05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05975   评论:0
  第1章 奇怪的事
  双沟村坐落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小山沟里,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双沟村前几年很风光,有一个城里来的大老板在这里建了一座旅游度假山庄,吸引了不少城里人来这里休闲度假,连带着村里廊艘舱戳瞬簧俟猓变得富裕了不少。
  不过,去年的时候山庄出了事,一场大暴雨后山体滑坡,压毁了半个山庄,还压死了几个客人,山庄的老板也被抓了起来,所以山庄的生意渐渐地变得冷清。
  现在山庄的老板已经把山庄给了村子,由村里自己,营,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是每年还是多少有一些人来这里度假,毕竟这里依山傍水的风景很美,所以村里也就继续经营着山庄,只不过早没有了前几年的风光。
  李二娃今年十八岁,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村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镇里,是个土生土长的村里娃。
  李二娃人很机灵,很受村里人喜欢,所以就被安排到山庄里当了个服务员。
  李二娃今天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他路过厨房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他好奇地趴在窗口向里面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厨房里面,一男一女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干着那事。
  李二娃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熟悉,他不知道这大中午头的,这两个人躲在厨房里光着身子在干啥?
  两个人李二娃都认识,男的是山庄的厨师,叫张老五,女的是他们村里的赵桂英。
  李二娃看到张老五的一张大嘴正咬在赵桂英的奶子上,不断吸允着,赵桂英的奶子很白很大,看着很漂亮。
  “这么大的人了,还吃奶?”李二娃心里嘀咕了一句,他没听说赵桂英最近生过小孩啊,她怎么会有奶水呢?
  赵桂英发出一阵呻吟声,紧紧地抱着张老五的头,嘴里不断地道:“张哥,你吸得我好舒服啊,就这样。”
  张老五淫荡地一笑,嘴里骂道:“你这个骚女人,一天不干你你都受不了。”
  说着话,抬起了赵桂英的一条腿放在了桌子上,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草地上,蠛莸厝嗔肆较拢又淫笑道:“这样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赵桂英急忙点头,把自己的下身往张老五的手里贴了贴。
  李二娃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赵桂英的下身,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这时才知道女人的身体原来和男人不一样,伸手罅嗣自己胯下的家伙,自言自语道:“原来,女人的下面没有这东西啊!怪不得她们尿尿的时候都是蹲着的。”
  张老五又把一根手指深入了洞口,刺激的赵桂英连声尖叫。
  “张哥,要死了,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再快些,再快些。”
  “你这个小骚货。”张老五嘿嘿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看着因为空虚不断地扭动着身子的赵桂英,戏虐道:“想要满足,你就先伺候好老子。”
  按着赵桂英的身子蹲在了自己的胯间,把自己的家伙伸到了赵桂英的嘴边。
  赵桂英媚笑着顺从地把张老五的家伙含在了嘴里,不断地吞吐起来。
  李二娃的眼睛瞪得更大,男人的这个东西还能吃?他记得自己的家伙可是很骚的,可是看赵桂英的样子,居然吃的很舒服,就像是在吃冰棒一样。
  李二娃扯开自己的裤子看着自己比张老五大了潮兜募一铮心想:自己的家伙更大,吃起来是不是更好吃?有机会也让赵桂英尝尝自己的家伙。
  张老五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浴火,按着赵桂英趴在了桌子上,抬起她的一条腿从后面干了进去,飞快地冲刺起来。
  李二娃恍然大悟,原来男人的家伙衬芙入女人的身体,怪不得身体不一样呢,不过女人应该很痛苦吧,要不赵桂英怎么会痛的大声的哼哼呢。
  李二娃摇了摇头,不理解他们为啥要这样弄。不过,不知为何,李二娃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身体也开始发烫,自己下身的家伙更是肿胀的厉害,硬巢畹愣テ屏丝阕印
  李二娃吓了一跳,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身子和下身粗大的家伙,变得忐忑不安起来,难道自己是生病了?他不敢再看,赶紧离开了厨房,决定回家找点药吃。
  李二娃的家在村子的西头,平常的时候,他白天很少回家,都是呆在山忱铮今天是担心自己生病了,才会大中午的跑回家。
  刚要推门进屋就听见屋里面传出几声呻吟,李二娃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听声音应该是他继母发出的。
  “穆婶怎么了?怎么也会发出和赵桂英一样痛苦的声音。”李二娃心里嘀咕骋痪洌悄悄地向着窗口摸了过去。
  李二娃的娘在他的小时候就走了,前几年他爹又给他娶了个继母,姓穆,他一直叫她穆婶。
  来到窗口,李二娃悄悄地向屋子里面看去,看清屋子里面的情况之后,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屋忱锩胬疃娃他爹正光着身子压在穆婶的身上,不断地耸动着下身,穆婶的嘴里发出一阵阵呻吟声。
  李二娃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原来爹和穆婶也和张老五和赵桂英一样做着奇怪的事情,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似乎也看到过爹和娘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自己还问过他们干趁矗结果被爹揍了一顿。
  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李二娃的心中带着这个疑问离开了家。
  整个下午,李二娃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是他一直也没有想清楚,所以,李二娃决定自己也要找个女人试一试。
  不过,找掣雠人试一下呢?赵桂英?不行,自己可是偷看了他和张老五干那样的事情,万一问起自己在哪里知道男人和女人能干那样的事,自己不好回答。穆婶?就更不行了,他害怕被他爹揍。
  到底找谁好呢?李二娃犯起愁来。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女人,急忙跳称鹄矗向家里跑去。
  第2章 地荒了(1)
  李二娃想到的女人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叫李然,她并不是李二娃的亲姐姐,而是跟着穆婶一起虽然不是亲姐弟,但是李然对李二娃很好,很喜欢这个弟弟,基本上对他有求必应,所以李二娃才想到了李然。李二娃想姐姐平时对自己这么好,什么事都帮着自己,什么事都让着自己,这一次自己求她帮忙她一定会答应的。
  急急忙忙回到家中,李二娃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姐姐。
  穆婶正在做饭,看到李二娃着急忙慌的样子,问道:“二娃,咋唬磕阏庾偶泵慌的干嘛呢?”
  “没啥事,穆婶,我姐呢?”李二娃倚在厨房门口,看着穆婶回了一句。
  “你姐?”穆婶向外面看了看,疑惑地道:“刚刚还在外面呢,不知道这会跑哪去了。”
  姐姐不在家,那就等她回来再凰说吧,李二娃心里想着,坐在了厨房的门口。
  看着忙活着做饭的穆婶,李二娃的眼睛不由得盯住了穆婶的屁股,又想起了中午看到的那一幕,想到了穆婶白白的大屁股,和两腿间黑乎乎的一片,以及他爹不断耸动的身子。
  想着想着,李二娃全辉锶绕
  “二娃,你在这干嘛呢?”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李二娃一下子清醒过来,脑子还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回事,看来自己是真病了。
  回头一看。是姐姐李然站在他身后。
  李然比李二娃涣艘凰辏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七的个头,身材很苗条,前凸后翘,人长得也很漂亮。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李二娃。
  “回来了,刚刚二娃还在找你呢。”穆婶笑呵呵地道。
  “找我?”李然眨了眨眼睛,看着李二娃:“二娃,你找挥猩妒拢俊
  李二娃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当着穆婶的面说出来,还是不让爹和穆婶知道的好,笑嘻嘻地对李然道:“先不和你说,到时候再告诉你。”
  “哟,你姐俩还有秘密啊,啥事啊?还不想让妈知道。”穆婶笑呵呵地打趣道,她知道这坏芰┑墓叵岛芎谩
  “嘻嘻,那妈你就别问了呗。”李然对着穆婶撒娇道。
  “不问不问。”穆婶笑着摇了摇头:“这俩孩子,行了你们快收拾碗筷吧,一会就吃饭了。”
  李二娃家的房子分为东西两个屋子,他爹和穆婶住在东唬他和姐姐李然住在西屋,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担心自己求姐姐的事被爹和穆婶发现。
  兴奋和期待中,终于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李二娃飞快地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有些着急地看着姐姐脱下衣服进了被窝。
  灯刚关上,李二娃就向着姐姐地被蛔耆ァ
  “二娃,你钻我被窝干啥?”李然笑嘻嘻地拉紧了被子,她以为李二娃像平常一样在和她开玩笑。
  李二娃嘿嘿笑着钻进了李然的被窝,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下了一跳,一巴掌拍掉了李二娃的手,急声道:“煌蓿你干啥?不能摸姐姐这里。”
  李二娃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开口道:“姐姐,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奶。”
  “呸,胡说八道。”李然啐了一口,脸一下子变红了:“姐姐是个大姑娘,又没生小孩,哪有什么奶,你又发什么疯?”
  “可是,姐姐,女人一定生小孩才会有奶吗?”李二娃疑惑地问。
  “当然了。”李然点了点头。
  “可是。”李二娃眨了眨眼睛,向着姐姐的跟前凑了凑,小声道:“姐姐,那为啥女人没生小孩,男人也会吸她们的奶呢?”
  李然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知道的比李二娃多,一听就明白了李二娃的意思,脸臊得通红,嗔道:“二娃,你又在胡说八道,就不知道学好。”
  “不是,姐姐,我没有胡说八道。”见姐姐不相信自己,李二娃顿时急了:“我看到的,张老五就吸赵桂英的奶,赵桂英e没有生小孩啊!”
  “你看到他们干啥了?”李然虽然比李二娃懂得多,但是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似懂非懂,听见李二娃这么一说,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虽然知道李二娃说的是什么事,但仍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二娃把中午看到的事情绘声绘色e和李然讲了一遍。
  李然听得面红耳赤,身体燥热无比,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里,闷声闷气地道:“二娃,这种事不要和别人说,这不是好事。”
  “可是……”李二娃又想了想:“他们好像很舒服啊。”
  “呸,不要胡说八道e。”李然在被窝里踹了李二娃一脚,骂道:“滚回你被窝去。”
  “嘿嘿。”李二娃嬉皮笑脸地把手又摸到了李然的胸前,哀求道:“姐姐,你就让我吸两口,看看你有没有奶,好不好?”
  李然刚才已经被李二娃说的事情勾起了欲火,奶子再一次e李二娃握在了手里,顿时身子一软,燥热的更厉害,而且她也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心中有一种欲望不断地引诱着她。
  李然没有拍掉李二娃的手,咬了咬牙道:“二娃,姐就让你吸两口,但是你不准和别人说,爹和妈也不许说。”
  第3章 地荒了(2)
  李二娃见姐姐终于答应了自己,兴奋的差点蹦了起“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向着李然的胸口钻去。
  ”去。“李然用力地推开了李二娃的脑袋,小声道:”你先把手拿开,我把衣服脱了。“”恩,恩。“李二娃听话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李然在被子里把自己的上身脱光,把衣服放到了被子外面,脸色羞红地小声道:”二娃,好了。“李二娃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李然身体一僵,忍不住哼了一声。
  李然的奶子不是很大,李二娃的一只手就能包裹过来,但李然的奶子很嫩很滑,很有弹性。
  隔着衣服摸和贴着肉摸得感觉完全不一样,一种舒服的感觉从手上传来,瞬间就传遍了的全身,李二娃忍不住轻轻地揉动起来,再也舍不得放开。
  李然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单。
  李二娃感觉到了李然身子的抖动,奇怪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李然颤声道:”二娃,你快点吸两口,不要再揉了,姐姐快受不了了。“李二娃见姐姐的身体难受的厉害,吓得不敢再耽搁,急忙咬住了姐姐的奶子吸了起来。
  李然的奶子里自然没有奶水,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瞬间冲进了李二娃的嘴里,让他陶醉地深吸了几口,更加贪婪地吸允起来。
  ”啊……“李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轻声地呻吟起来,身体像过了电一样轻轻地不断颤抖,两只手紧地抱住了李二娃的脑袋。
  好一会,李二娃才挣扎着从李然的胳膊里抽出了脑袋,大口地吸了几口气,抱怨道:”姐姐,你想憋死我啊。“李然也知道刚刚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双手捂住了自己燥红的脸,娇嗔道:”你还说我,你不知道你刚刚把姐姐弄得多舒服,你这坏坯子。“”姐姐,你刚刚很舒服吗?“李二娃瞪大了眼睛,原来发出那种声音是很舒服,不是很痛苦啊,李二娃想到了赵桂英和穆婶的呻吟声。
  李然嘤咛了一声,再次把头钻到了被子里。
  李二娃此时也是全身燥热,下身的家伙肿胀的厉害,身中的欲火开始熊熊燃烧,憋得他很难受,忍不住伸手再次摸向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这一次没有让他摸,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二娃,你不是应经知道姐姐没奶了吗?怎么还摸?“”姐姐,我的身体憋得难受,你就让我在摸摸吧。“李二娃喘着粗气小声哀求道。
  ”不行。“李然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胸口,她害怕再继续下去,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姐姐,摸一下就行,我就摸一下。“李二娃哀求声中,强行地掰开了李然的双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二娃,你别这样,啊……“李然挣扎的身子陡然一僵,原来李二娃再次咬住了她的奶子。
  ”二娃,你别……我……啊……“李然的反抗变成了喘息,身子也不知不觉中软了下来。
  李二娃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下身的家伙憋得越来越难受,他一翻身压在了李然的身上,疃了几下下身。
  隔着衣服,李然依然清晰地感觉到李二娃家伙的巨大和火热,她知道接下来李二娃可能要做什么,紧紧地拉住了自己的裤子,哀求道:”二娃,你别这样,我们是姐弟,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可是姐姐,我憋得难受。“李二娃难受地蹭着下身。
  ”姐姐帮你,你先从姐姐身上下来,躺在我旁边,好不好。“李然柔声劝道,她知道现在不能刺激李二娃。
  李二娃听话地从李然的身上翻了下来,躺在了她旁边。
  李然松了口气,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跪坐在李二娃的身边,伸手把他的短裤脱了下来。
  没有了束缚,李二娃的大家伙一下子弹了出来,吓了李然一跳,她没想到李二娃的家伙居然这么大。
  伸手握住了李二娃的大家伙,有些生涩地上下撸动着。
  李二娃身体一个机灵,差一点直接射了,一执用挥泄的麻爽感觉像过了电一样,刺激的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舒服得轻声地哼了起来。
  ”姐姐,你看看我的这个东西好不好吃,张老五的东西比我的小多了,赵桂英还吃得很香呢,我的一定更香。“李二娃又想起了赵桂英舔张老五的家伙的那一幕。
  (系统删了,从传一遍)
  第4章 地荒了(3)
  李然在李二娃的家伙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你个不学好的坏坯子。“低下头,张开小嘴,小心翼翼地把李二娃的大家伙吞进了半根。
  李二娃哪受过这种刺激,李然m吞吐了两下,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精华喷进了李然的嘴里。
  李然没有想到李二娃这么快就射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咕咚咕咚几口就把李二娃的精华吞了下来。
  李然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慌忙捂着嘴趴在炕边干呕了几声。
  李二娃也没想到李然居然把自己射出的东西喝了下去,看到她难受的样子,急忙翻身坐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惶急地问道:”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李然气的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恨声道:”还不去给我找水。“”哦。“李二娃急忙跳下了地,倒了杯水,递给了李然,忐忑地站在地上看着李然。
  李然漱了漱口,把杯子放在了一边,看到李二娃还站在地上,没好气地道:”地上不凉啊?快点上来吧。“李二娃这才爬上炕,钻进了被窝。
  ”二娃,今天的事千万别和别人说,记住没?“李然又叮嘱了二娃一句。
  ”记住了,姐。“李二娃急忙答应了一声,刚刚李然的反应,让他感觉到是他做错了事,才把姐姐弄成那样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李二娃又忍不住开口道:”姐,你说张老五和赵桂英为啥做那种奇怪的事情?“李然自然知道李二娃说是什么事情,经历了刚才的事,李然已经不再像先前一样羞涩,想了一下开口道:”二娃,你知道耕田吧?男人和女人做那样的事和耕田是一个道理,女人的那里是田,是需要男人耕种的,如果长时间没有人耕种,女人的地就荒了。“李二娃恍然大悟:”原来是怎么回事啊,怪不得爹和穆也做那事呢,原来是穆婶的地荒了啊。“李然吃了一惊,惊声道:”二娃,你看到爹和妈做那事了。“”恩。“李二娃点了点头:”中午的时候……“李二娃又把中午看到他爹和穆婶的事说了一遍。
  ”二娃,以后不准再偷看爹和妈。“李然警告道。
  李二娃嘿嘿傻笑了几声,点头道:‘知道了,你不说我也不会偷看了,让爹知道还不打死我。”
  又嬉笑着向李然的被窝钻去。
  “二娃,你还想干啥?”李然警惕地拉住了自己的被子,不让李二娃钻进来。
  李二娃嘿嘿笑着闷不做声地和李然争抢着被子,李然没有他的力气大,最终还是被李二娃钻进了被窝。
  李然双手抱住了胸口,她的上身还是光着呢,又警告李二娃道:“二娃,你不准在对姐姐动手动脚。”
  “不会了。”李二娃拉过被子盖住了胸口,向着李然身趴苛丝浚小声地问道:“姐,那你的地有没有人耕啊?”
  李然的脸腾地又红了,恼怒成羞地骂道:“李二娃,你给我滚。”一抬腿踹了他一脚。
  却不想李二娃下面还光着,李然一脚正好踹在了他的家伙上,李二娃痛的惨叫了一声。
  李然也发现自己踢错了地方,急声道:“二娃,你没事吧,痛不痛?”
  李二娃忽然嘿嘿一笑,一伸手抱住了李然的腿,另一只手摸到了李然的两腿之间,嘴里说着:“我看看姐姐的地荒没荒,啊,姐姐,你的地是水田啊。”
  原来李然的身体刚刚也起了反应,下身的水流把裤衩打湿了。
  李然被李二娃突然袭击了敏感的地方,身子顿时僵住,又听到李二娃的话,顿时羞得无地自容,竟然忘记了阻止李二娃。
  “我摸摸姐姐的水田荒没荒。”李二娃的手顺着李然裤衩的边缘伸了进去,淼搅死钊坏牟莸厣希骸敖憬隳阏饫锖枚嗝啊。”
  李然的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着,一阵阵酥麻从下体传来,敏感的身体顿时起了反应,第一次被人摸了草地,李然体内的欲火腾地烧了起来。
  在也压抑不住身体的欲望,李然伸手抱住李二娃赤裸的身恚呜咽道:“二娃,姐姐的地也荒了,你愿意帮姐姐耕地吗?”
  李二娃的手又爬上了李然的奶子,下身的家伙也抬起了头,顶在了李然的小腹上。
  感受到李二娃的坚挺,李然颤抖着握住了它,轻声道:“二娃,来,用它帮姐姐耕地,姐姐的地还肀蝗烁过呢。”
  李二娃的呼吸变得粗重,猛地翻身把李然压在了身下,下身胡乱地在李然的身上拱着,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李然伸手脱掉了自己的裤衩,握着李二娃的家伙放在了自己的洞口,李二娃一点就通,扶好自己的家伙,猛地刺了进去
  “啊!”李然痛的惨叫一声,眼泪流了下来。
  “嗷。”李二娃舒服的嚎了一声,随即发现了李然的不对劲,惶急地道:“姐姐,你很疼吗,要不咱们别耕地了。”
  “别,二娃,你等一会。”李然抱住了李二娃,强忍着疼痛
  李二娃老老实实地趴在李然的身上,虽然下身舒服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动,但是他不想让姐姐痛苦,强忍着自己的冲动。
  “好了,二娃。”李然终于适应了过来,开始慢慢地扭动下身。
  李然的话让李二娃得到了解放,她的硪舾章洌李二娃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牛一样凶猛的撞击起来。
  “啊……二娃,你慢点,姐姐受不了了。”
  “二娃,你在快点。”
  “二娃,小声点,把嘴捂上。”
  两人都不敢大声,屋子里不时地响起一声砗簦闷闷地喘息声和呻吟声不断地在屋子中回荡。
  第5章 按摩(1)
  第二天起
  李二娃一脸坏笑地看着李然,凑上前去,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李然羞得脖子都红了,一巴掌拍掉了李二娃的坏手,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她知道李二娃又在想昨晚的事,想起自己和二娃昨晚上做的事,身子不由得变得燥热起来,一股火苗从身体中升起。昨晚的事实在是太羞人、太疯狂了,她居然和自己的弟弟干了那事,心中不由得有些羞愧,同时也很刺激,快活。怪不得男人和女人都喜犯赡鞘履兀原来原因是这个啊。
  李二娃嬉皮笑脸地从后面抱住了李然,两只手按住了她的两个奶子,在她耳边低声道:“姐姐,我还想要吃奶。”尝过了女人的滋味之后,他有些欲罢不能了。
  李然被李二娃摸得全身瘫软,娇喘着靠在了他身上,访牡芈畹溃骸澳阏飧龌蹬髯樱就知道欺负姐姐。”
  李二娃见李然没有拒绝,胆子顿时大了起
  “啊。”李然娇呼一声,抱住了李二娃。
  “李然,二娃,你俩起来了吗?要吃饭了。”就在李二娃吸得高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穆返纳音。
  两人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整理好。
  李然嗔怪地瞪了李二娃一眼,对门外应道:“妈,起来了,正收拾被子呢。”
  李二娃下身的家伙又支起了小帐篷,有些难受地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盯着房凇
  看到李二娃的样子,李然忍不住扑哧一笑,又瞪了李二娃一眼,笑骂道:“活该,随让你起坏心思了。”
  李二娃虽然憋得难受,但是也不敢对李然做什么,万一被穆婶进来看见了,爹还不揍死自己?算了,忍忍吧。
  吃吩绶梗李二娃就万分不舍地离开了家,去了山庄。
  初尝女人味,让李二娃红光满面,回味无穷,两只眼睛总是在山庄里的女人身上打转,心里琢磨着哪个女人的地需要耕了。
  山庄的女人都看出了李二娃今天不一样,笑嘻嘻地打趣着他。
  “二娃,是不是想女人了,用不用婶子给你介绍个?”
  “屁大的小子,下面毛还没长齐呢,能知道女人啥滋味?”
  “就是,二娃等你下面的家伙再长大点,嫂子给你开开荤。”
  一群女人哄堂大笑。
  李二娃赶紧跑开了,心里面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老娘们,都给我等着,早晚老子把你们的地都耕了,不知道女人啥味?哼,老子昨晚就尝过了。”
  李二娃又想起了姐姐光滑的身子,一股火苗不由得窜了起来,下身的家伙又硬了,恨不得马上就跑回家里再s姐姐耕耕地。
  憋的实在难受,李二娃只得掏出家伙按照昨天李然做的样子,自己撸了起来。
  李二娃撸了一身的热汗,今天山庄没有客人,他就向着山庄的澡堂走去,准备好好洗洗身子。
  山庄里面有一眼小的温泉,平时的时s都是给客人用的,只有没人的时候山庄自己人才会用,李二娃用过两次,泡着很舒服,今天他准备再去享受一次。
  刚走到温泉,就看到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俪姐,温泉有人用吗?我想泡个澡。”李二娃笑着和女人打招呼。
  女人叫周俪,是温泉的负责人,也是村里人,今年二十八岁,身材不错,脸蛋也很漂亮,脸上的笑容很妩媚,有一种勾人的风情。
  周俪打量了李二娃一下,摇头道:“里面没有人,你去泡吧。”眼睛又在李二娃身上转了转,又道:“二娃,等你洗完了,姐帮你按摩一下。”
  李二娃也听过按摩很舒服,只不过他从没享受过,就像试试啥滋味,点了点头,高兴地道:“行,俪姐,麻烦你了。”
  因为着急想要享受一下按摩的滋味,李二娃很快就泡完了澡,穿着浴袍回到了房间中。
  周阋丫换上了浴袍正坐在房间里等着他,看到他进来,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按照周俪的指点,李二娃趴在了按摩床上,周俪骑在了他身上,在他的头上,脖子上,后背上不断地捏着,掐着,拍着,弄得他还挺舒服的。
  等到周俪开始按摩李二娃的屁愕氖焙颍他像被电了一样,全身麻酥酥的,身上的火也上来了,下身的大家伙又抬起了头。
  第6章 按摩(2)
  家伙被压得有些难受,李二娃动了动屁股,趴着实在是活受罪。
  幸好,周俪让李二娃翻过身子,正面平躺,他才舒服了不少。周俪看了一眼他被顶起的浴袍,偷偷地笑了笑,然后两只手飞快地在他身上拍捏起来。其他的地方都是一触即过,到了他的大家伙这里却是放慢了速度,隔着他的浴袍抓住了他已经坚硬如铁的家伙,很有技巧地揉着,搓着。顿时李二娃的欲火熊熊燃烧起来。
  李二娃强忍着自己的冲动,他可不敢在这里对周俪乱来,心说:忍着吧,一会就好了,晚上回去让姐姐好好帮我弄弄。
  哪知道周俪并没有就此满足,一只手从浴袍下面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李二娃的大家伙,贴着肉按摩起来。
  肉和肉相贴,李二娃喘着粗气,心中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只能勉强地控制自己。
  周俪看着李二娃的样子,抿嘴笑了笑,又道:“二娃,这样按摩不方便,还是脱了衣服吧。”也不等他答应,就把他的浴袍解开了。
  脱下了浴袍,李二娃变成了一丝不挂,周俪打量着身子,李二娃人长得不错,这身材也不错,尤其是下身的大家伙又粗又长,像一根旗杆一样直直地耸立,上面青筋凸起,模样有些狰狞,看的周俪眼睛一亮。
  周俪这几年一直在山庄里帮人按摩,也算是阅人无数,这么大的家伙也没见过几次。她越看越是喜欢,索性倒在了李二娃的身上,抓住他的大家伙,对他搓着,套着,撸着,拉着,一套弄下来,居然把李二娃的大家伙搞得流出了两滴粘液。
  李二娃那经过这阵仗,被弄得舒服得直叫唤,眼睛盯在了周俪的屁股上。由于周俪是倒着跨骑在他身上,此时又前伏着上身,屁股就翘的高,对准了他的脸。
  李二娃一伸手把周俪的浴袍掀了起来,他惊奇地发现周俪的里面居然啥也没穿,白白的屁股,毛茸茸的草地,像一道美景一样一下子出现在眼前。
  李二娃吞了口口水,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周俪的屁股虽然不大,但很翘,很弹性,摸起来很舒服。摸了一会,李二娃的手按在了周俪的草地上,梳理了一下她的草地,一个手指按在了她的洞口。
  周俪的身子一颤,呻吟了一声:“二娃……你别弄姐那里……好痒啊。”
  李二娃顿时来了兴趣,手指一下子钻了进去,周俪的声更大,一张嘴把他的家伙吞了进去,卖力地又是添又是套的,爽的李二娃直叫唤。
  “太舒服了,太好了。”
  第一次尝到这种美妙的滋味,李二娃再也忍不住了,一翻身把周俪压在了身下,对准周俪水汪汪的入口,猛地刺了进去。
  “啊。”周俪发出一声满足的尖叫,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住了李二娃的身体。
  李二娃卖力地耸动着下身,把周俪弄得尖叫连连。
  “二娃……你好厉害……弄的……俪姐好舒服。”
  周俪热情地挺着下身,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李二娃,嘴里还大叫着:“二娃……用力……对,就这样……啊。”
  李二娃更加地兴奋,看着身下的周俪,一边狠狠地干着,一边问道:“俪姐,你的地也荒了,以后我帮你耕地好不好。”
  周俪的声音断断续续:“好……二娃……以后你…多帮俪姐耕地……俪姐……好喜欢。”
  干了好一会,周俪推开了李二娃,换了个姿势,翻过身来,撅起屁股趴在了床上。李二娃的兴趣更浓,扶正自己的家伙,对准周俪的股沟,又插了进去。
  扶住周俪的屁股,李二娃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快的让眼花,干的周俪的叫声满屋子回荡,嘴里也开始胡言乱语,什么粗话都冒了出来。
  李二娃看着身下被自己干的欲仙欲死的周俪,心想:看来山庄里的这些女人的地都荒了,有时间都帮她们耕耕吧。
  心里想着,一分神,李二娃就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浓浓的精华像机关枪一样,喷进了周俪的身体里。
  周俪已经瘫软在床上,好一会才恢复了一丝力气,帮着自己和李二娃收拾了一下下身。
  周俪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抱住了李二娃的胳膊,风情无限地说道:“二娃,我好喜欢你,以后多帮俪耕耕地,好不好。”
  这样的好事,李二娃还求之不得呢,急忙点头答应了下来,周俪温柔地拉着他钻进了温泉。
  第7章 被辱的华婶
  享受过周俪的按摩之后,李二娃这几天没事就喜欢往温泉那里钻,周俪自然知道李二娃想要什么,那天李二娃的大家伙弄得她也很舒服,一想起不过,这几天山庄的客人多了起来,他们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李二娃虽然您有些失望,但这几天依然很高兴,因为他还有姐姐李然。
  这对姐弟自从尝过了男女之间的美妙之后,就变得情似火,欲罢不能,每天晚上一关灯,李二娃就迫不及待地钻进李然的被窝,辛勤地帮李然耕地,几天下来,李然被滋润的愈发娇艳,身子也丰腴了不少。
  李然也知道李二娃是自己的弟弟,自己和他干那事不对,但是那种美妙的滋味就像魔鬼一样,不断地引诱着她,她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李然也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和弟弟干那事了,可是白天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到了晚上李二娃一沾她的身子,她就把什么决心都忘了,尤其是李二娃的家伙进入她的身子之后,除了欢愉,她的脑子里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李然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李二娃了。
  李二娃的人很机灵,几天下而且每次给姐姐耕地,两人都很舒服,既然这样继续下去就好了,只要别让人知道就行。
  所以,这几天李二娃过得很滋润,很性福,整个人红光满面精神饱满。尝过了女人的滋味之后,他再看山庄里女人,就发现了她们的不同,地荒的、地肥的、有人耕的、没人耕的,他觉得自己都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李二娃吹着口哨向着休息室走去,今天又来了一伙客人,他刚帮他们安排好房间,准备回去休息一会。脑子里想着刚刚的那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城里人穿的就是开放,那小裤衩短的一弯腰都能露出半个屁股,刺激的他火蹭蹭地往外冒。
  “不知道她们的地有没有人耕?”李二娃正想着,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女人急急忙忙地钻进了山庄中堆放杂物的仓库里。
  “咦,华婶这么着急干嘛?”李二娃认出了那女人是他们村一个寡妇,尹华,他叫她华婶。
  华婶就是山庄中被他认为没人耕地的女人之一,李二娃好奇地跟了过去,刚刚靠近仓库,就听见里面传出华婶的声音:“我求求你了,你别再来找我了,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
  “嘿嘿。”仓库里又传出一个男人的淫笑声:我不找你也行,那我就去找你家春秀去。”
  “不要,我求求你放过春秀吧,她才十六岁。”华婶哀求道。
  李二娃心中奇怪,是谁在威胁华婶,他猫着腰做贼一样靠近了仓库门口,慢慢地推开了一条缝隙,用一只眼睛向里面看去。
  仓库里的男人李二娃也认识,叫张二赖子,是村子里有名的懒货,整天游手好闲,偷偷摸摸的不干好事,村里的人都很烦他。
  “华婶怎么会和张二赖子搞在一起。”李二娃的心中很是疑惑。
  “不找春秀可以,但是你要老老实实地听话,把我弄得爽了,我就放过春秀。”张二赖子淫笑着抓住了华婶。
  华婶的脸上带着泪水,一声不发地任凭着张二赖子摆布。
  见华婶认命了,张二赖子得意地一笑,推着华婶趴在一堆杂物上,让她的屁股对着自己,几下就扒下了她的裤子,露出了华婶白一ǖ钠ü伞
  然后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扶住自己短小的家伙,对准华婶的洞口,也不做什么前戏,直接插了进去。
  “你这个骚货,你男人把我老婆拐跑了,我就干他老婆。”张二赖子一边干着华婶,一边骂道。
  华遗吭谒身下,紧咬着牙,一言不发,脸上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还钱?就算你还了钱,老子也不会放过你。”张二赖子脸色狰狞,狠狠地在华婶的屁股上拍了几巴掌。
  华婶忍不住惨叫几声,哀求道:“求求你,你不要折磨我了,我以后老老实实胰媚闩还不行吗?你不要折磨我了。”
  张二赖子狰狞地笑着:“不折磨你?哪有那么好的事,不要说你,你家春秀,我早晚也干了她。”
  “不要,不要祸害春秀。”华婶恐惧地叫道,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李二娃在外面看遗火直冲脑门,他听明白了华婶他们的话,村里都说华婶的男人和人跑了,原来是和张二赖子的老婆跑了,所以,张二赖子就来报复华婶。
  “妈的,张二赖子太欺负人了,你没能耐,老婆跟人跑了,有华婶啥事?还不肯放过春秀,看老子不废了你。”李二娃怒火中烧掖盒憧墒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
  第8章 帮助华婶
  “砰”地一脚踹开了门,李二娃再也忍耐不住,冲了进去,骂道:“张二赖子,你敢欺负华婶和春秀,看老子不打死你。”
  张二赖子和华婶都吓了一跳,张二赖子急忙页隽俗约旱募一铮提上了裤子。华婶也满脸惊恐地提着自己的裤子。
  看清是李二娃,张二赖子打了一个寒战,得得索索地看着他,他知道李二娃下手可狠着呢。
  有一次张二赖子对李然动手动脚,被李二娃知道后,暴揍了一顿,肋骨打断了两根,疑淼募一锊畹惚环狭耍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才好。从那以后他见到李二娃就会躲得远远的。
  张二赖子心中万分恐惧,他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到李二娃,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结结巴巴地道:“李……李二娃……我今天……可没惹你……你……你别乱来。”
  李二娃愤怒地瞪着张二赖子,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骂道:“张二赖子,你不但欺负华婶,还要欺负春秀,我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叫李二娃。”
  张二赖子看着李二娃拎着铁棍逼了过“
  看着张二赖子的窝囊样,李二娃对着他吐了口吐沫:”呸,看你那熊样,还敢欺负人,说,华婶欠你多少钱?“”三……三万。“看到李二娃没有动手的意思,张二赖子稍稍地松了口气。
  ”华婶,你怎么欠他钱的?“李二娃对着华婶问了一句。
  华婶呜呜地痛哭起来,或许是有李二娃腰,胆子大了起来,指着张二赖子骂道:”这天杀的王八蛋,春秀他爹把他老婆拐跑之后,他就来我家里闹,逼着我给他五万块钱,我哪有那么多钱给他?他就天天来家里闹,我实在没办法就给他写了个欠条。本想着等我还了钱就没事了,没想到他变本加厉,逼着我和他干那事,现在还把意打到春秀身上了,我打死你这个王八蛋。“华婶扑了上去,对着张二赖子,又抓又咬,心里憋着的怨气终于爆发了出来,张二赖子又不敢还手,一会功夫就变成了血葫芦。
  李二娃叹了口气,张二赖子就是个吃软怕硬的家伙,如果一开始华婶就这样硬气,张二赖子哪欺负她。
  见差不多了,李二娃拉开了华婶,安慰了她几句,冷冷地看着张二赖子,喝道:”张二赖子,欠条在哪。“”在我身上。“张二赖子胆怯地看了李二娃一眼。
  ”拿出来。“
  张二赖子犹豫了一下,李二娃哼了一声,了扬手里的铁棍,吓得他飞快地掏出了欠条,递给了李二娃。
  李二娃接过来看了一眼,递给了华婶:”华婶你看看,是不是你写的。“华婶接过来看了一眼,点头道:”是我写的。“”那你收好。“李二娃点了点头,有对华婶道:”还有那两万块钱,华婶你也别想着了,怕是早就让张二赖子祸祸光了。“”不要了,不要了。“能要回欠条华婶已经对李二娃千恩万谢了,那还会不知足呢。
  李二娃恨恨地在张二赖子身上踹了一脚,把他踢了个跟头,警告道:”张二赖子,以后要是你再敢欺负华婶,被我知道了,看我不打死你。“”敢了,不敢了。“张二赖子急忙保证。
  ”赶紧滚。“李二娃厌恶地转开头。
  张二赖子逃过了一劫,哪还敢留在这里,从地上爬了起来,落荒而逃。
  张二赖子走后,华婶扑通跪在了地上,对李二娃哽咽道:”二娃,华婶谢谢了,华婶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华婶给你磕头了。“说着话,就要给李二娃磕头。
  李二娃吓了一跳,急忙扔掉了手里的铁棍,扶住了华婶,急声道:”华婶,你这是干嘛?咱都是一个村的,再说,春秀还是我好朋友,你的事我咋能不管呢。“连拉带拽,把华婶拉了起来却不想华婶的裤子还没系上,刚一站直身子,裤子就掉了下去,露出了白花花的下身。
  李二娃急忙把头转向了旁边,华婶脸上羞得通红,匆忙提上了裤子,系紧了腰带。
  李二娃又想起了刚刚华婶白白的大屁股,这几天他的欲火正旺,下身的家伙速地抬起了头。他缩了缩身子,害怕华婶看到自己起了反应,飞快地对华婶道:”糟了,华婶,我还有活没干完,我先走了啊。“说完,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华婶看着李二娃的背影,噗嗤地笑了,李二娃的反应哪能逃过她的眼睛,自言自语道:”二娃,你真长大了谢谢你帮了华婶,你放心,华婶会好好报答你的。“第9章 女大学生(1)
  李二娃跑出仓库之后,身上的火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热,他也不知道这几天自己是怎么了,火苗一窜起跑到温泉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周俪,他憋得实在难受,没办法,只得跑到山庄外面的小河边自己解决了,正好解决完还能在河里洗个澡。
  大家伙软软地耷拉下去,李二娃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只不过又弄了一身臭汗,先洗个澡吧,刚脱掉了上身的衣服,正要脱裤子,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李二娃急忙把裤子提了起来,顺着树枝姆煜断蛲饪慈ァ
  一个漂亮的姑娘走到了河边,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是在看这里有没有人,因为李二娃是在一颗树的后面,树枝很密,所以她并没有发现李二娃。
  见到四周没人,姑娘把外套脱了下来,铺在草地上,然后坐在了地上。
  ”咦,这不是今天
  女大学生脱下外套之后,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短衣,下身是一条短小的牛仔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一直露到了大腿根。安排房间的时候,李二娃的眼睛就没怎么离开过这个女大学生的大腿,一个劲的想要往她的短裤里面钻。
  女大学生坐下之后,脱掉了鞋子,可能是走累了,脚有些酸痛,她把自己的两只脚揉了一遍,然后拿手机玩了起来。
  李二娃有些失望,原来是来这里玩手机的,要玩你在房间里玩多好,跑到这小河边来干啥。
  李二娃转身想走,又怕发出声;被女大学生听见,发现自己,到时候把自己当成流氓就坏了。他也不想想刚刚他还想要偷窥人家女大学生洗澡,不是流氓行径是什么?
  李二娃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树后,嘴里叼着根草棍,无聊地看着头顶的树叶,不时地瞄一眼女大学生,看她走没走。
  咦,女大学生在干吗?李二娃一下子来了精神,他看到女大学生的手居然伸到了两腿间,隔着短裤,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下身。
  难道他和自己一样,憋不住了,准备自己解决?李二娃再次兴奋起来,两只眼睛瞪得滚圆,一眨不眨地盯着女大学生的手,心中期待着能看到更好的戏。
  女大学生摸了一会,感觉到隔着裤子不过瘾,不能满足自己,又向四周看了看。
  李二娃急忙把头缩了缩,可千万不能被发现了,不然好戏看不到,自己要在被当成流氓告到山庄里,自己就完了。
  确定了围没有人,女大学生两只手解开了牛仔短裤腰间的扣子,屁股微微一抬,把牛仔短裤和小内一起脱到了腿弯。
  女大学生虽然不是正对着李二娃,但从李二娃的角度看过去,也把她下身的风景看了个清清楚楚。
  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中间,是一片毛茸的草地,李二娃发现女大学生的草地并不浓密,稀稀疏疏的,洞口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女人的地太荒了,连草都长不起来,肯定是没人帮她耕地。”李二娃的眼睛贪婪地盯着女大学生的下身,心里面兴奋地想着,自己要不要帮她耕耕地?不行,还是看看再说。

标签:致命  偷窥  不完  女人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