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有熊跟踪我(3)

第五十二章 老陈的前半生下

时间:2019-12-04 21:19:2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12   评论: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脱去捆了自己三年多的枷锁,老陈第一次发现,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美好,好久没回的家,第一件事便是亲一口胖嘟嘟的儿子,反馈给自己那副嫌弃的表情,又好笑又心酸。

  晚上的小别胜新婚,把儿子哄睡着送去隔壁房间,老陈便开启了野兽模式,千呼万唤叫出来,声音都把小陈伍惊醒了,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哇的一声就哭了。

  老婆委婉的说明日再战,然后老陈万万没想到,那会是他的最后一战……

  “,晚,警方破获一起重大毒品走私案,警局队长段凌峰同志不幸中枪身亡……”

  此时屋子里只有老陈一个人,妻子一早要送孩子上学,临走的时候给老公留了一份早餐。

  老陈靠在沙发上,拿着喝剩的半杯牛奶,电视里正播放一条,地台早间新闻,看到老段照片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杯子从陈言军的掌中滑落,直接摔碎在地上。

  突然一道晴天霹雳直击老陈的心脏,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仿佛瞬间清空了他的大脑。

  老段死了,死的太突然,明明再过几,月就可以光荣退休。这也就意味着卧底身份再无人知晓,真实身份没办法得到证实,从此老陈再没机会从新回归警局,永远沦为青龙帮的一员。更要命的是,无形中坐实了他贩毒在逃犯的事实。

  这一刻,老陈坚持多年的意志彻底崩塌,头嗡嗡作响,直到新闻,后,警方声称罪犯全部落网,抓获的罪犯除了大熊,都是毒品交易对象的人,也就是说,青龙帮只有熊震还活着,其他兄弟已经被警方击毙,而且大熊并没有把自己供出来。

  也许这是老陈心底唯一的安慰,却也是一份浓浓的愧疚……

  人一旦没有了意志,就只剩下一副躯壳,老段的死,兄弟被自己害进牢房,自己又被染上毒瘾,本该是天堂的生活,却一下子跌入地狱。

  老陈没有再回青龙帮,因为根据新闻报道判定,在隋庆山眼里他已经死了,如果贸然回去,反而会引来三爷的怀疑,第一次贩毒就出事,在警方布置作的天罗地网中成功脱逃,还没有被曝光,再傻的狐狸也猜的出老陈是什么身份,而且他也早已厌倦了混黑社会的生活。

  大熊入狱被判十八年,青龙帮老大却依然逍遥法外,自己卧薪藏胆三年多,用命换来的证据,看来老段还上交便离开了人世。老陈想通过同事帮忙找出资料,可惜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陈言军,永远的成为了青龙帮的原成员,万一不小心暴露了贩毒事实,搞不好还会丢了性命……

  不小心沾染的毒品,击垮了这个已经没了意志的男人,他变得颓废,活的像个行尸走肉毒瘾越来越大,家里的存款很快就被挥霍一空。他开始借钱,不顾妻子阻拦,借高利贷,甚至毫无尊严的跟陌生人要!

  欠款越来越多,最后被迫卖掉家里的掉房子,却依旧堵不住这越来越大的窟窿,只能通过搬家来逃避债务。没钱就出去打工,因为身份限制只能干些黑活,几个月回家一次。

  妻子早已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如果不是挂念陈伍,她可能已经死很久了,所谓的赌债,也只不过是来自母亲对儿子善意的谎言……

  时间对这个女人来说,就像一瓶慢性毒药,慢慢的煎熬,慢的流逝。陈伍终于长大了,去外地当厨师了,会赚钱了,能养活自己了,母亲也就放心了,在又一次忍无可忍的深夜,终于鼓足勇气,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农药,一饮而尽。

  懊悔,沮丧,妻子的离去,激活了老陈丢失的意志,他开始戒毒,用自虐的方式抵挡一又一波抓狂,那滋味如同被成千上万只小虫啃咬般痛苦。当他彻底戒掉了毒瘾,胳膊上也已留下一排排戒点烟疤,然而妻子已经回不来了,一切都回不来了……

  听完父亲的陈述,陈伍已经心痛的一塌糊涂,几乎就要飙出泪来,突然想起在老爸面前要坚强,于还没来得及夺眶的泪水,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难怪自己总是那么倒霉,原来这都是遗传!万万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原来沉默是有原因的,居然经历了这么多虐心,跟他相比,陈伍的这点辛苦简直是一朵飘落在河中央的蒲公英,根本不值得一提!曾经落无能的那个父亲形象,一下子高大了好多,黑社会卧底,不是一般警察能够胜任的!

  “记得当时的确有看到您的保密协议!我明天一早去跟领导说,还您一个清白!”

  听了前辈的故事,耿文皓对眼前这位大叔又增添了几分崇的敬意,内心的波澜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真的可以吗?”

  听到这个消息,陈伍瞬间激动万分,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大胆接受男神表白了……貌似搞错了重点,叮——退回到上一句,因为这样一来,父亲十几年的冤屈就终于可以真相大白了!

  “我的卧底资料是在哪里看到的?”

  说起这些资料,也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年代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尤其是公检法这种单位,响应政府号召,纷纷搬去了经济开发区,盖的又高大又上!而那些老旧的办公桌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都堆到警局的大仓库里。耿文皓在帮同事挑临时座椅时,随手打开身旁办工桌的抽屉,暗板露出一个缝隙,这才无意间发现了老陈的卧底资料,而这个办公桌,正是当年老段用的那张!

  “在单位的库里。”

  耿文皓直言不讳。

  “有没有看到关于青龙帮的资料?”

  老陈迫切发问,毕竟自己如今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为了收集逮捕隋庆山的证据资料。

  “前辈,其实那资料已经不重要了,今天下午,局里收到匿名举报,有人提供青龙帮二十年前的犯罪证据,隋庆山已经被警方抓获,他名下的企业已全部查封,这根助长在咱们城市将近三十年的毒瘤,终于拔出来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陈伍的心跳竟突然咯噔一下

  “他的家人也被抓了?”

  “他儿子没有!”

  突然一股醋醋的味道向整个房间弥漫开来,耿文皓知道陈伍在担心什么,他本来想说‘你男朋友没被抓’,可毕竟前辈还在这,喜出柜什么的,想想还算了。

  与此同时,老陈的大脑突然开挂,他知道那些二十年前的犯罪证据,应该就是他当年收集的那份,至于匿名举报之人,十有八九是势力仅次于青龙帮的第二大帮派-天狼社,可警局的资料为什么在黑社会手里?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他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只是还有件事他一时还想不明白,为什么小耿把资料上交给领导时,对方会说自己死了?记得当年卧底行动是绝对机密,唯一清楚他身份的老段十几年前就死了,难道他只是单纯的工作太忙,随口的一句敷衍?

  “我的卧底资福除了你的上级领导,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应该没有了……您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估计我的那份卧底资料已经不在了,你试探性问问就好,千万不要表现出强烈目的性。”

  “您的杆际恰…?”

  “我怀疑警局已经被渗透了。”……〗


标签:第五  第五十  五十  五十二  十二  
相关评论
本栏推荐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