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中年小说

单身父亲(全本)

时间:2017-02-27 22:22:07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16635   评论:1
  [正文 引子]

  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

  三十二应周尘刹,百千万劫化阎浮,

  瓶中甘露常遍洒,手内杨枝不计秋,

  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

  南无菩陀琉璃世界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正文)

  浩瀚南海,烟波缭绕,俯瞰南山,祥云,朵,梵音阵阵,好一处一处仙家所在。

  这一日,观音菩萨外出归来,静坐在莲花上掐指一算,又有一桩孽缘就在眼前。世间万物,造化不同,就算是菩萨也要顺应自然,不能强求去改变。

  “金吒,凡间今,是何年”观音菩萨看了一下眼童子问道:

  “是公元1970年6月19日子时”善财童子金吒很准确的回答道

  “去叫黑熊过来”观音菩萨吩咐道。

  金吒不敢怠慢,一会的功夫就把黑熊领到莲花台前,自己转身退了下去。

  “黑熊,你来这里修行很久了,现在准你下界投胎,好转世成仙。记住不要从龙阳君的山洞走过,切记。下山去吧。”观世音菩萨对那只被孙悟空弄来看守后山的黑熊说道。

  (凡事各有各的法则,如果没有提到龙阳君的山洞,黑熊大概真的不会路过那里。可是观音菩萨提到了,自然就有劫数在里面,躲,应该是没法躲的。)

  黑熊打点好行装,跟着护卫的使者走向南天门界河,心里念叨着不要从龙阳君的山洞走过,一抬头眼前竟然就是缥缈幻境的龙阳司。

  心里说了一句不好,想转身的时候,这只冥顽不灵的笨熊,还是被坐在囚禁自己的山洞窗口前的龙阳君的笑脸所迷惑,迷迷糊糊的凑了过去,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记忆的空白。

  当黑熊熊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前往投胎的路上,他看见了一条孕育着黑龙的大江,又看见了莽莽的大森林,还没有想好要在那里落脚,他的头先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那石头有些滚烫,把他身上的黑毛都烫光了,他感觉自己很难看,现在还哪里是熊了,分明是一只白猪。

  我的天呀,真难看,大黑熊不想再看自己这个模样,他顾不得在游离寻找一户合适的人家,听见有一家的婴儿发出了啼哭声,就不管不顾的飞了过去,把自己的灵魂融合进去了,他变成了一个白生生的胖小子。

  完达山林区的一户姓吴的人家迎来了自己的最小的孩子,是个带把的男孩。“是个儿子,我没有其他的欲望了,满足了,真的满足了。”吴石在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舒展,他好兴奋。“给我的娃取名叫吴雨旺吧,俗话说无欲则刚,希望这娃儿有铮铮钢骨。

  吴雨旺满月的时候,一个算命的先生对吴石在说“这娃天资聪慧,可成大器,看好祖坟。若祖坟有损此子当受磨难,不过晚年之后衣食不愁,还是不错的。”吴石在好酒好菜的宽带了那个算命的先生,把他送出了多远。

  (r算命先生就是张果老,他看到黑熊经过了龙阳司,就知道自己要亲自跑一趟凡间,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了。)

  吴石在并没有把算命先生的话太放在心上,偏巧那一年长了大水,吴家的祖坟受到了一点的破损。第二年吴雨旺的身体就出现了一次重大r意外,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吴雨旺,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吴家也就没怎么在意。

  那年秋天那个算命先生又来了,他说吴雨旺要大器晚成了,因为洪水的污垢弄脏了事先规划好的脉络,他的一生要增加很多的劫难。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r来的。

  那场洪水是怎么来的?是观音菩萨掐指一算,这黑熊没有听自己的话,还是招了龙阳君的道,这可怎么得了,怎么可以让一个有着龙阳嗜好的人过早地扬眉吐气,让木吒点了一下桃树枝上的甘露水,让张果老为吴雨旺也就是黑熊设计的转化r路多了一些变数。

  (这里要说的是,没有歧视,但是繁衍才是所有动植物生存的法则)

  因此这个黑熊必定在变成吴雨旺之后的人生之路并不平坦,

  前生的事只是r个引子,下面该我们的吴雨旺出场了,记住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中年的胖子了。

  [正文 001]

  人总要生存,尽管有些事情你从来没有干过,也没想过自己会干这件事,当生活都成了问题的时候,你就自然而r的做出选择,没有为什么?……

  (正文)

  大厦浴池的停业是老板事先想好的,决定把那里租出去开超市,事实证明是个错误。

  胖胖的吴雨旺考试回来的时候,在r下碰到了老板。“你去那里干了,告诉我一声,很多人再问我你的电话”。

  “目前还没有去找,我刚从单位回来,不过肯定还在开发区这片找,离家近些”。干着活照顾着家,是吴雨旺打工的原则。

  这一r也就决定了吴雨旺不能去大洗浴中心去干,因为那里脱不开身。

  吴雨旺没有急着找干活的地方,先去看了一下师傅李富贵,不管干上这一行挣不挣钱,吴雨旺还是感谢师傅,起码有了混饭吃的手艺。

  当年r开单位生意失败老婆闹离婚的吴雨旺,在同志场所很巧合的碰上了李福贵。在那间挤满人的蒸汽房,一直以为自己轻度ED,不能主动的吴雨旺,居然神奇的昂起了头。

  于是吴雨旺成了李福贵的徒弟,一个当年去浴池让别人搓澡的从不给别人搓一下背的人,居然开始笨手笨脚的拿起了毛巾,开始学着为别人搓澡,有些残酷。

  “既然从事了这个行业,就要有一种端正的态度”这是不爱说话的李福贵对吴雨旺说的最多的话。

  “你能成为L市这个行业的明星,因为你有文化,有气质,还有服务的热情”。李福贵总是这样给吴雨旺打气和鼓励。

  果然,刚刚出徒的吴雨旺,居然通过了一个大洗浴中心的测试,开始了他的搓澡生涯。

  用师傅李富贵的话说,“明眼且豢茨憔褪歉鲂率郑但是你的优势在于正规,手法一上有那么点意思”李福贵对有些得意的吴雨旺泼了冷水。

  但还是对吴雨旺很器重,俩个人工作的地方很远,一到周末李富贵总是带着吴雨旺去各大浴池观摩学习,很快吴雨旺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孩子上了初中以后,不能再让他过着近乎于无人管的生活学习,吴雨旺离开师傅回到了Z市,开始了大厦浴池的工作,见过世面,手法突出,很快就传遍了这个小城市。

  大洗浴的老板来找过自己几次,吴雨<谢绝了,自己知道小浴池更适合自己,可以照顾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还能方便自己偶尔难以压制的杂念,吃下豆腐。因为自己是同志。

  9月是金色的,麦浪滚滚展示着沉甸甸的期盼,果树梨树上面满是让你口水直留的果实,红的黄的成熟的胀破了果皮,压得枝儿笑弯了腰,正午的阳光还是那么的火热,在给万物驱赶已经有些凉意的秋风,让期待收获的人们心里更加感到温暖。

  吴雨旺走进匾额上还挂着红布的天玺浴池的时候,老板田天玺正在忙着装玻璃拉门。

  看着吴雨旺进来,习惯性的笑了一笑。

  “有什么事情吗。”

  吴雨旺道明来意。

  “你搓澡?”田天玺看着眼前这个体型富态,留着小胡子,一脸匪气的吴雨旺,怎么看怎么不像个搓澡的,所以疑惑的问。

  “恩,我以前在大厦浴池干的”吴雨旺很平淡地说其实再打自己的招牌。

  田天玺笑了。之前隔壁的铁路宾馆的老板江海浪就和自己说过,虽然是小浴池也庥懈龃暝璧模大厦浴池的搓澡的师傅手法好。把他弄来,可以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客源。

  田天玺也就在犹豫是不是要搓澡工,上哪里去找大厦搓澡的人呢?

  “也行,我开始没打算用搓澡的,房间都装修好了饽憬来看看那个屋合适,我改一下。”

  看到吴雨旺不招自来的送上门,田天玺决定设立这个项目。

  吴雨旺转了一圈发现都是单间,放不下搓澡床,摇了摇头。自己不能让田天玺去修改已经装潢好的房间,舛ɡ肟。

  “这个屋行吗?”田天玺指了下厨房拐弯出一个屋子。这是一个还没有按隔断的房间,上面是大大的水箱,显得棚很低,但是绝对够大。

  吴雨旺点了点头,“可以,能放下床就可以。”

  “多大的床。”田天玺问。吴雨旺耐心的告诉了自己的需要。

  “价钱怎么算,你中午要在这里吃饭吗”田天玺觉得自己对眼前这个胖胖的吴雨旺很有信心,开始谈论细节。

  谈好了细节,留下了电话,吴雨旺走出了天玺浴池,路过铁路宾馆的时候正好碰上江海浪。

  “在那里干了,我都好久没搓澡了,去了一次洗浴中心,他们糊弄,搓的不舒服”。

  江海浪说的是真话,大洗浴《啵再加上小县城洗浴老板对搓澡没有具体规定,搓澡师傅们当然是越快越好,多挣钱吗?

  老板不靠这一块挣钱,也就不很在意,大多数洗浴中心搓澡这一块是承包出去的,交了承包费,怎么做随你,生意好坏与自己无关,自己的精力都放到按摩∫豢樯希所以W县的大浴池搓澡这块很差的。吴雨旺再清楚不过了。

  “就在你隔壁。”吴雨旺指了指天玺浴池。“好呀,我这里也替你宣传下,好多老顾客都在打听你去哪里了。”

  江海浪很热心。吴雨旺感激的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因为中午的时间到了,自己要回去给孩子做饭,这是最主要的。

  吴雨旺结婚后最大的改变就是学会了做饭,而且做得一手好菜。

  当年在单位叱诧一时的生产科长如今办成了搓泄ず投子的全职保姆,吴雨旺的心态已经很平稳了,没有了刚到这个城市的浮躁,生活的压力让自己变得很现实,老婆挥霍了自己曾经辛苦算计来的一点钱财,离开了家。

  她无法面对大起大落,虚荣的心让她无法面对这个城市和她所认识的人,还芯褪侨说街心昴欠萃盛的需求。

  两个人没有离婚,是因为不想伤害到孩子,儿子吴南是个很优秀的孩子,懂事学习好,难得的是他的全面素质。

  这让默默承担起全部压力的吴雨旺感到无限的欣慰,所以自心可不去大浴池干活多挣些钱,也要留些时间多陪陪儿子,让他在关爱中成长。

  “儿子,爸爸找到新的地方干活了,以后中午爸爸要是不能及时赶回来,你就等一会,爸爸和老板说了,中午有一个小时不干活的”吴雨旺喜欢什么事情都和儿子沟通

  “没事,你买些蛋糕,中午你要是回不来,我就吃蛋糕喝牛奶”吴南懂事的说。

  “不用的,你多等一会就好,要是不赶趟回来做饭,爸爸就给你买包子回来的”吴雨旺看着吴南,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吴雨旺虽然为了孩子上学离开了单位,但是工作关系还是保留的,待遇也不少。只是不给开工资了,单位的一些活动有时候还要参加的。

  这不S市全民乒乓球赛在S市举行,曾经在单位获得过单打名次的他,趁着天玺浴池还没有开业,代表单位参加了比赛。

  吴雨旺没有再去天玺浴池,只是等他的电话。而天玺浴池已经全部装修完毕,老板娘古黛美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准备着开业的一切事情。

  瘦瘦的她和胖胖的盘扃粜纬闪艘恢只ゲ沟姆缇埃开饭店出身的古黛美干净利索做事一阵风,和老实脾气好慢性子的田天玺有形成了一种性格上的反差和互补。兴许婚姻的形成一定要有各种因素的磨合,才更有韵味。

  吴雨旺不知道,自己正在比赛的中段,天玺浴池已抛急缚业了。古黛美也不知道自己繁忙中的一个失误,就是吴雨旺正在比赛。事情往往出奇的巧合

  [正文 002]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气,顺的时候大家都是一团和气,不顺的时候,难免骂娘,事情总要一盼二的去看,不要计较太多,一切也就无所谓了……

  (正文)

  吴雨旺打乒乓球球的姿势比较正规,高抛发球下蹲发球还是旋转球都发的不错,可是基本功不行,是个典型的花架子,平时玩玩打个和平球还藕希单位小还能混个名次。

  到了市里比赛。基本上就是场场亚军,管他呢,能和同事们一起参赛本身就是一种乐趣,何况还能混身运动服,比赛结束了,带队的场长还问他“下个月有个智力比赛,你参加吗,参加的话我把资料给你拿来”。

  吴雨旺的对体育属于叶公好龙,喜欢,但是没多少真本事。但是在智力比赛上,应该还是很有优势的,他的记忆里是公认的,当然是指在单位上班,没离婚之前。

  带队场长章子雨和吴雨旺的关系用东北话说那是“罡罡的”。

  两个人一起搭档过,后来又成了同一个部门的上下级。对于吴雨旺离开单位,章子雨一直觉得有些失落,缺了好帮手,就等于去了一条坚实的臂膀和钱财。

  但是吴雨旺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孩子上埃这一点他赞同,因为自己的孩子已经在W市他奶奶家上学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章子雨知道吴雨旺的性取向,那个时侯只能说是知道吴雨旺喜欢开玩笑,开玩笑的方式就是扒男人裤子,摸男人的骄傲。

  吴雨旺没有接触外界之前,两个人都不知道,这叫同性恋,只是章子雨觉得吴雨旺有个很好玩的习惯而已。

  后来,也就是吴雨旺离开单位五年多的时候,吴雨旺在哈市知道了同志这个名词,也正是走进了同志圈,而章子雨则要更晚些的时候单>为所有领导配置了电脑,没事的时候在网络瞎逛,他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汇。

  那是又过了两年的事情,当再次碰在一起的时候,章子雨挑明了吴雨旺的性取向,吴雨旺也没有否认,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了。

 >“我找了家新浴池,最近好像要开业,所以不能参加了”。吴雨旺对章子雨说道。

  “哦,那算了”章子雨没有勉强。

  章子雨没有象吴雨旺那样坦诚,毕竟自己也是个场长,其实在两个人同时在一起支持工>的时候,他已经有一只脚跨进了这个群体,兴许比吴雨旺还早,只是自己没有去想去说,章子雨一致认为那是一场游戏。

  那是一个很精明也很秀气的货主,在酒后挑逗了他的纯洁,让自己在那间领导的小炕上失去了所谓同志的天真。

  不过那是一个诱惑的陷阱,差点没有失去上万元的货物,好在吴雨旺并不知情的拦住了那车贵重的货物,并且强制性卸了车。

  这是两个人工作上的唯一一次不配合,作为生产科长的吴雨旺态度是那么的坚决,气的主管场长章子雨破口大骂。

  后来章子雨发现吴雨旺是正确的,因为那个货主留给章子雨的抵押存折是假的,当然这个事情吴雨旺不知道。

  短暂的相聚然后是短暂的分别,吴雨旺很少回单位,那是他曾经辉煌的地。现在落魄的自己,还有一个更艰巨的任务,就是培养孩子和维持生存。

  古黛美对浴池设立搓澡并不看好,但也没有反对,所以开业之前没有给吴雨旺打电话。

  在她的心中洗澡的多搓澡的少,毕竟这是个〕鞘校流动的人口少,何况铁路这个区域应该是这个城市最不繁华的地方。

  似乎设立搓澡只是赏给吴雨旺一口饭吃而已。(这个想法一直延续了一年多,直到吴雨旺因病离开一个月,他才发现吴雨旺的重要,这是后话)

  鞭炮齐鸣彩旗飘飘,贺喜的人热热闹闹,显示了浴池老板的人缘和财气。

  古黛美长发披肩,黑色的紧身夹克紧绷的牛仔裤,配上高腰得的小蛮靴,娇小的身躯散发着妖气和活力,周旋在人群当中。

  田天玺不声不响的奔波在锅炉房和浴室当中,就像个长工一样卖力的忙碌着。

  下午当古黛美一脸红晕,满身酒气的回到浴池的时候,田天玺发火了。

  “跟你说昨晚先给师傅打个电话,你不打,现在i,联系不上,来了好几伙搓澡的,都没洗,还指责我们玩人撒谎,没有搓澡的就说没有,干嘛骗人”田天玺不言不语的发起火来还挺大。

  “怎么打不通,号码不对吗?”古黛美并没有喝多,此刻显得很镇静。

i “家里的电话,没有人接”田天玺声音很大,那个时侯吴雨旺还没有手机,可见多么的落魄。

  “不就是少挣几个钱吗?多来几个洗澡的不比那个挣得少”。古黛美开始安慰田天玺,这个想法一直是古黛美心中算不过来的账。

  洗澡的和搓澡的比较,古黛美一致认为,多一个洗澡的比多一个搓澡的挣钱,晕死。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让人家说我们撒谎,心里憋气”田天玺扔下一句话,转身进了锅炉房。

  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门前,下来三个人问道,“能洗澡吗?”

  “能”古黛美心里一肚子气,浴池不能洗在还能干什么,但是脸上还是堆着难看的笑。

  “能搓澡吗?是原来大厦的师傅吗?”

标签:观音菩萨  观世音  南海  莲花  单身  
相关评论

农村人小说网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